足球無國界 世界盃的民族大遷徙

本屆世界盃開幕賽,我們在俄羅斯國家隊的陣中某然發現了一位名字不太像斯拉夫民族名字的球員-馬里奧‧費爾南德斯(Mario Fernandes)。斯拉夫民族的姓氏不外乎就是一些夫字輩的,像他們的守門員阿金費耶夫(Akinfeeva)。而費爾南德斯,一看就知道是來自拉丁民族,他是巴西人,在巴甲格雷米奧效力了四年後加盟了俄超的莫斯科中央陸軍,曾經在U21時代表巴西隊有出場記錄,但現在依照現今國際足聯的規定,U21前你可以先代表某國家隊出戰,之後你可以代表另一隻國家隊,費爾南德斯雖然有代表過巴西U21出戰,卻從未代表成年隊上過場,於是在取得俄國國籍後,現在他就能以該國國腳的身份出現在世界盃賽場。

費爾南德斯(左)雖然是為俄羅斯隊效力,但他原本是巴西人。 美聯社
費爾南德斯(左)雖然是為俄羅斯隊效力,但他原本是巴西人。 美聯社

足球運動員在現在的環境,轉換國籍為其它國家效力早已是司空見慣之事,本屆的世界盃736名參賽球員中,有高達82名成員都不是為出生國效力。為其它他國家效力的因素不外乎以下幾點:

1.在原本的國家隊完全踢不上主力,為求發展於是另謀出路,比如當年葡萄牙的中場大將德科(Deco),在巴西默默無名,但被當時葡萄牙教練斯科拉里(Scolari)慧眼識出大英雄,進而曉以大義,將他帶到葡萄牙陣中,他早先在巴西發展的並不順遂,早早就遠渡歐洲賽場,所幸在葡萄牙的波爾圖(Porto)打出了名堂,而後成為世界級的組織中場,然而他一次都沒有入選過巴西國家隊,甚至連U字輩的都沒有。

2. 在其它國家成長的外籍球員,以德國為例,早年的克洛澤(Klose)及波多斯基(Poldoski),兩人都是波蘭移民,現今國家隊陣中的厄齊爾(Ozil)及京多安(Gundogan),這兩人則是土耳其後代,他們對於原先的出生國早已生疏,也都是在德國學習足球,最後選擇代表培養自己國家的隊伍,這看上去也是順理成章。

德國隊中場厄齊爾是土耳其裔,目前效力英超兵工廠俱樂部。 美聯社
德國隊中場厄齊爾是土耳其裔,目前效力英超兵工廠俱樂部。 美聯社

3.一些球員可能家境不好,而本身也沒有太高的天賦,在一些足球發達的國家中不要說入選國家隊,就算是在職業聯賽可能也是表現一般,然而哪怕是精英班中排名倒數的成員,對於其它足球較不發達的地區,一旦對方肯加入,對本身實力還是能有提升空間,於是乎就有像卡達這些富到流油的國家,以大筆金錢利誘讓這些人轉換國籍,當然這也不是什麼殺人放火搶劫之事,用不著以高道德的眼光來看待這些事。

短期間利用實力超群的外籍球員,對於國家隊來說到底有無好處,立竿見影的例子還真不少。1934年的義大利世界盃,要說墨索里尼跟他的好朋友希特勒相比,打仗實在是不怎麼樣,但在辦實業搞經濟這方面確實有想法。在他的鐵腕政策下,義大利足球實力開始慢慢爬升,國內聯賽也有了起步,但他老兄看了一下陣中球員,總感覺實力還差了那麼一丁點。身為地主國要是不能奪冠,這面子是絕對掛不住的。於是他將目光轉移到了巴西跟阿根廷,要手下探子去給找找,看他祖上是來自義大利的,義大利語能基本溝通就行了,只要實力夠強,通通把他們給挖來,要多少錢給多少,就這樣找來了四到五名高手,於是義大利人風風光光的拿下了第一個世界盃冠軍。

然而最近這些年的義大利足壇卻為了是否重用歸化及移民球員在左右搖擺,反對派的論點大多強調於重用這些人將壓縮到本地球員的生存空間,但這是否是真心話卻不得而知,眾所周知該國的極端民族主義一直都存在。而因為義大利沒能晉級世界盃正賽的前教練文圖拉(Ventura)就飽受批評,在他執教的期間,為數不多的比如埃德爾(Eder Martins)及若日尼奧(Jorgniho,兩人都是巴西歸化)均無緣國家隊,連在法甲尼斯隊已找回狀態的巴洛特利(Balotelli)也從未被徵召,好在新任教練曼齊尼(Mancini)接手後,巴洛特利總算是重新回到了國家隊。他的父母是非洲加納人,從小在義大利長大。最近義大利經過大選,兩個極端民族主義政黨組成了聯合內閣,可想而知未來這個國家將會是往不同的方向發展,不僅是義大利,這個風潮又再一次的在歐洲其它國家吹起,希望那些移民及歸化球員不會受此影響。

尋求庇護的難民在羅馬觀看世界盃比賽。義大利近來的排外風潮再起,新移民想要代表國家...
尋求庇護的難民在羅馬觀看世界盃比賽。義大利近來的排外風潮再起,新移民想要代表國家隊出賽恐怕不易。 美聯社

至於日本,得先從20世紀初談起,當時有大批的日本人為了追求更好的生活而移民到了巴西,入境隨俗這群日本人也與當地巴西人通婚,在當地形成了一大聚落,進而也跟著巴西人一起踢起了足球。70年代初,日本的經濟復甦一躍成為亞洲的強權,一些日裔巴西人也重回自己的故土。一位名叫拉莫斯‧琉偉(Ramos Ruy)的20歲年輕人也來到了東洋,從外表看他根本不像亞洲人,留著一頭長髮外加落腮鬍,只因他有一點日本血統,他在巴西並沒有參加過任何一隻職業球隊,但他的腳下技術已經讓當時的日本人目瞪口呆。

像拉莫斯這樣的海歸日裔也不少,於是他們紛紛加入了當時日本的足球甲組聯賽,多是各大企業所屬的隊伍,而拉莫斯則是加入了讀賣新聞。這些球員也讓日足協堅定了想法,腳下技術必需師從巴西,但當時國際足聯還未解除禁用歸化球員的規定,一直等到他35歲時,終於代表日本隊參加了1992年的亞洲盃錦標賽。35歲已經算高齡,而且他踢的還是攻擊中場,然而他依舊是陣中的絕對主力,靠著他日本隊在決賽3:1擊敗中國,終於站上了亞洲之巔。

之後日本J聯賽的興起,他一直踢到快四十歲才退役,而他一直是那個年代日本青少年的偶像,除了漫畫主角大空翼之外,拉莫斯也是推動日本足球不斷向前的功臣。發展商業聯賽的同時,也不斷擴充基層人口,之後還有三都主及田中鬥莉王等混血球員也替日本國家隊效力,而如今日本陣中已經沒有任何海歸球員了。海歸成員確實可以幫助一時,能有承上啟下的作用,但自己人也不能表現太糟糕。

對於歸化或移民球員,只要當事人真心認同一個國家,那對於提高知名度及競技水準多少有一定的助力,以平常心來看待就好。但若像是卡達那樣在幾年前的亞洲盃花大錢引進了一名烏拉圭球員入籍,看上去似乎短暫增加了帳面實力,但對於實際成績並沒有幫助,那大可不必了。而我們台灣的朱恩樂,大老遠從土耳其來台結婚定居,因為認同我們並熱愛這個國家,最終如願批上中華隊戰袍,在幾場關鍵比賽屢次立下戰功。筆者曾訪問過當事人,他已經能以流利的中文與我們溝通。當然在外援願意幫助我們的同時,也別忘了提升自己本地的競技水準,二者並進,對於現今的足球環境才能真正有所做為。

留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