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移民後裔球員帶回世足冠軍 化解法國種族融合衝突

4年一度世足賽日前落幕,年輕「Les Bleus」法國隊以4:2打敗克羅埃西亞黃金世代,為法國添得第二座冠軍殊榮,然而當法國民眾奪冠當日於香榭大道上慶祝國家隊奪冠時,殊不知巴黎政府早已以安全為由停止當地大眾運輸系統運作。

法國主力球員博格巴,是非裔移民。 美聯社
法國主力球員博格巴,是非裔移民。 美聯社

在台灣很難去想像在一個普天同慶時刻,政府會以安全為由關閉所有運輸系統,但在種族、意識形態與宗教十分多元的西方社會,尤其是法國,大肆慶祝後果往往會是掀起社會衝突開端。其實,體育往往是能夠凝聚民心的一股力量。在台灣,重大國際賽事總是能令人民拋開過往省籍情結與政治傾向,同樣的Les Bleus在法國所象徵是民族與宗教之間融合產物,這支法國隊在場上拿下每一場勝利,則為社會和諧邁進一步。

就在20年夏天,法國民眾在相同地點以東道主身份歡慶世界盃冠軍到來。當時由英雄席丹(Zinedine Zidane)率領法國一舉大敗熱門的巴西隊,贏得史上第一座世界盃冠軍,把法國足球推上巔峰。當時法國人才體認到,外來移民與種族多元化,已漸漸成為法國社會主流,人們不容再忽視這一批所謂移民子弟,尤其在當時法國隊組成,大多數主將都是有移民背景。而這支由移民後裔所組成的隊伍,最終把法國帶領至過去前所未有領域,可說是讓法國人對於這些被貼上標籤的移民就此改觀。

1998年法國隊是一個象徵該國多元文化絕佳範例,其中隊長席丹乃是來自阿爾及利亞的阿拉伯後裔,而中場大將維埃拉(Patrick Viera)則是從小生長在法國邊緣化郊區非裔球員,另外後防主力德塞利(Marcel Dessailly)則是來自迦納移民,傳奇後衛圖拉姆(Lilian Thuram)也是來自加勒比海法屬殖民地子弟。

世界盃奪冠讓法國人對於這些被貼上標籤的移民就此改觀 美聯社
世界盃奪冠讓法國人對於這些被貼上標籤的移民就此改觀 美聯社

不可否認,如果沒有這些球員,法國是不可能拿下該年世足賽冠軍,這也令法國民眾開始對移民子弟刮目相看,也促進法國國內社會和諧。而這股對於外來移民的好感直到2000年法國隊於歐洲國家盃摘冠後則是達到了顛峰。當時更為這支法國隊創造了「black, blanc, beur」(法語:黑、白、黃,此原意為非洲裔、法國白人與阿拉伯裔)一詞象徵法國多元社會與族群融合開端。

可惜好景不常,在過去20年裡,隨著經濟與政治變化,再加上法國隊屢屢在國際賽場上失利,使得法國境內對於種族與宗教衝突與議題再次升溫,隨著難民湧入與極右翼趁虛而入多重壓力下,眼看現任總理馬克宏(Emmanuel Macron)已束手無策,法國隊竟然再次於世界盃奪魁,可是這次Les Bleus是否能夠再次挽救一個即將分裂法國?

如今2018年法國國家隊和98年如出一轍,在23名法國國腳裡,就有19位球員是外來移民後裔。而這些後裔子弟在法國於過去的20年裡,深受法國極右翼政黨崛起影響,在成長過程中或許飽受歧視與不公平待遇,但是他們仍舊願意把自己對於足球熱情貢獻給這片他們生長的土地。

2018年的法國隊再次把大力神金盃給捧回家,但他們仍舊是被現今已飽受意識形態所掌控的法國社會高度檢驗,甚至被質疑這支法國隊不夠「純正」。可是就當小將博格巴(Paul Pogba)為法國踢進鎖定世界盃冠軍的第三球時,當時還會有誰會在意博格巴其穆斯林的背景?這也許就是足球的魅力。

世足賽奪讓法國人對於這些被貼上標籤的移民就此改觀。 美聯社
世足賽奪讓法國人對於這些被貼上標籤的移民就此改觀。 美聯社

毫無疑問,體育實力是一個國家國力象徵,而在法國,足球就是一個能夠超越種族籓籬與意識形態並且能夠凝聚社會一股力量。而在政治人物對於現今社會問題毫無頭緒窘境下,Les Bleus法國國家足球隊就成為這個國家彌平社會問題的最後一帖良藥,但良藥終究只能暫時止痛,如想要徹底根治問題,還是必須考驗當政的智慧,才不會再次有人質疑Les Bleus的血統與純度。

留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