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代小說特區】賀婉青/入侵(下)

圖/徐至宏
圖/徐至宏

紅燈時他回到白天那一幕:上門買車的中東新移民,太太黑頭巾下一雙青澀的大眼,約莫二十出頭,抱熟睡的嬰兒左右來回,一副歲月靜好,嚮往未來,她是敘利亞搭船逃出來的難民嗎?滿臉落腮鬍的先生按計算機,算了又算,蹙眉垂額說準備的現金,付頭期款少一點,付月貸款也不夠,急得在冷氣房直冒汗。他們會是在土耳其海灘溺斃三歲小男孩的父母嗎?他想起應該在海岸奔跑嬉戲的小孩,靜靜躺在海床,穿著整齊短褲,被海浪來回沖刷,裸露的蒼白小腿。

在大眾交通不普及的密西根居住,沒車等於沒腿,他們的父母即使活著來到美國,沒有交通工具,跟在海浪中載浮載沉,被海浪來回沖刷的小男孩有什麼不同?如何幫助沒有信用記錄的新移民爭取更好的買車條件、貸款利率,幫助他們在新世界重新接軌?太太踱步聲、先生著急的眼神,在他心中來回走動,阻力層層漫來,迫使車速慢下,意識有狀況時,車已經熄火。

旁邊小溪的水從河道汩汩流出,淹漶低窪的路,車陷在水裡,快淹到擋風玻璃,馬達失去動力,車漂起,隨波逐流,推到下游去。

他想推門出來,卻被水流的反作用力給鎖住,車子開始打轉,猛烈撞擊下,眼前一陣黑,往外逃是唯一的活路。試圖開窗,發現沒有電能,窗卡住下不來。

下意識地想搖下車窗,「他媽的,只有按鍵,沒搖桿!」他渾身發冷,翻找尖銳的鑰匙,想擊破車窗,但車鑰匙改成無鑰匙設計,剩一個像飛碟的金屬遙控器;掏褲袋想找家裡鑰匙,想起前陣子房東換了密碼鎖,鑰匙已成過去式。關鍵時刻,他支持的新科技、綠能源的電子車停擺,像懲罰他的標新立異,他想到向來沉默的爸爸在電廠陸續跳電後激動的說,「你們年輕人沒吃過苦,成天想改變世界,嚷廢核、電動化,現在大家都用電,電不夠,分區限停,電費高漲,你們不是解決問題,你們在製造問題啊!」

疾雨下,河川湍急,王威廉錯愕靜止在爸爸的憤慨聲中,隨車漂流打轉,再轉下去,人間轉冥間!

暈眩中,頭重擊後椅背,感覺水從鼻孔汩汩地流出,順手一抹,是血。他半睜眼,窗外褐色的石紋龜裂,向地表無限延伸。放眼下望,混濁水流,漂浮著被暴風吹斷的樹枝殘葉,幾個載浮載沉的垃圾桶,他不知水有多深,還好,處在一個制高點,可以眺望地形,找出可能的活路。

他留意到岸邊凸出的土坵,被激流沖刷,水流時大時小,隨時會沖破,上面有忸捏的黃土蠕動,拇指大的小號角左右搖轉,兩吋之外再迸出一個小號角,小溪底竟有水怪,破土而出?

黃土顫抖,小土團瞬間拔起,一隻生物站立,兩腳不住抖動,大眼放出惶恐,像初生小狗,身上布滿大小不一的白斑點,是小鹿斑比。

牠隨時會被淹沒,湍急溪流激起的水花及泥濺濕牠,王威廉找尋身旁有沒有母鹿,不可能的,只有肚皮大的土方,容不得多餘的棲身。

車震了一下,一塊大斷枝隨波撞向車子,車身推高,樹幹將車卡得更緊,王威廉看車已高於水面,打開窗子,抓住外面樹幹,身子一懸,盪出車外,站在大樹幹上,搜尋可以站穩的著地點。

大水茫茫,幾枝大樹幹亙在溪流上,不知是漂流木,還是倒下的樹?漂流木不穩當,跳下去,有危險;王威廉仔細察看河面大樹枝的狀況,發覺一根實木是旁邊大樹延伸的氣根,之間纏連著氣鬚,他放心地往下跳。

濕透的他,臉上掛著冰冷髮條,慢慢凍結成小髮棍,敲打瘦削臉頰,只感麻木。他沿河岸走,前方高於頭的雜草阻擋了視線,這是哪裡,還要走多久才能找到住家求救?芒草割手,撥開長草時,慘白冰冷的手,已沾上斑斑血跡,手似鎌刀,斬荊披棘,開出一條沒有軌跡的便道。

前方狗聲狂吠,他怯場,明知有聲響,就有生機,他太疲累,被一連串的暴風、淹水驚嚇,怕跳出狼狗,無力抵擋,猶疑是進是退?

滂沱大雨像水槍直射雙眼,眼勉強張開一線,反聚焦看清窗口有一支槍對著他,才明白闖入私人領土。

汪汪汪,狗吠得瘋狂,王威廉能想像狗在室內中,張牙咧嘴,跳得比人高。

他的眼睛徹底被雨水糊住,不能抬手去抹,擔心一動,室內主人誤會他,反擊開槍。

他使力緊壓眉頭,眉眼和鼻梁快齊平,再用盡吃奶的力氣睜大雙眼,看清前方大樹上的標語「擅闖領地者格殺勿論,沒一槍斃命者,再補一槍!」他感覺兩腿濕熱,冷冽的身體有了溫度,尿不聽使喚地溢留滿地。

他將兩手一抬,高過於頂,顯示兩手空空。一身狼狽的模樣,像個失敗的入侵者。

女主人從屋內拉一條及腰的黃金獵犬出來,「酷比,酷比!」大聲吆喝、使勁地控制牠不往前暴衝,男主人拿獵槍指王威廉,要他往前走。

暴風雨天,外面闖進一個亞裔青年,臉上斑斑血跡,一身骯髒,不知意圖,子彈已經上膛。

「你想幹什麼?」

王威廉像陰屍,牙齒打顫,兩手高過於頂,像是膜拜上天,「我……我的車被沖到溪……溪流,卡……在水……上,我需要幫忙!」

瑪莉進屋將酷比放入地下室,請王威廉入內,拿浴巾讓他擦乾濕漉漉的身體,往下滴的雨水弄濕了瑪莉家地板,瑪莉進房又拿了幾條浴巾給他。馬克問他全名、住哪、有印象車卡在哪、附近有識別的標的嗎?

瑪莉端來一杯熱巧克力,要他先喝暖身軀,王威廉捧起熱騰騰的杯子,裊裊熱氣升起,凍僵的腦袋慢慢有了畫面。王威廉打了寒噤,手,指向他走來的方向,一棟等邊三角形一層樓的住家,矗立在河岸上,像是鑲在石壁上的飛鏢。還有一隻在土坵上站不穩,全身顫抖的小鹿斑比,發出「呀——呀——」,跟天空一群黑色的烏鴉對喊,即將被急漲的大水推入溪流,或是被虎視眈眈的鴉群分食。

「那是著名建築師法蘭克·萊特設計的房子,在長松路上。對了,我是馬克、太太瑪莉、還有小狗酷比。你叫什麼名字?住哪?」

「我叫王威廉,從加州搬來。」

瑪莉不可置信地轉身看馬克,問,「你開電動車嗎?」欲緝捕的人竟然登堂入室!

王威廉點頭:「我的車沒關係,我們先去救小斑比,可憐的牠出生就被狂風暴雨交擊,一定嚇壞了。」

瑪莉跟馬克收起疑慮的眼神,將追緝的念頭拋在腦後。

他倆在家中,電燈忽明忽滅,電視也斷訊多次,酷比趴在他們腳下,縮成一團。暴風雨滯留的鋒面比預期來得久,還好家在山坡上,密西根各地發出淹水警報,突發大雨癱瘓了下水道,陸地積水,河水、湖水漫淹,電視上看到戶外成水鄉澤國。

馬克開出輕型卡車福特皮卡150,「一起去找小鹿斑比及你的車吧!」

外頭的雨收斂了野性,從暴灌成了細雨,天空一角露出了陽光。

王威廉抱起斑比,放入自己的外套內裡,用體溫幫牠取暖,斑比身體不停地顫抖,還打了幾個噴涕,王威廉被噴出的氣流刺激,也打了大噴涕,趕快用手捂住嘴。水慢慢退下,發現石床躺一隻流口水的母鹿,搖頭晃腦,似乎受到撞擊或刺激,王威廉不敢接近,在手機地圖按下了定位,先送小鹿到動物中心庇護,再請動物中心拯救母鹿。

開到動物收容所,停車場到處是找停車位的車輛,馬克繞了幾圈才找到停車位。收容所的大廳,有人抱小兔子、浣熊、小鳥……各式被暴雨衝散、無家可歸的動物,王威廉從外套內裡拿出斑比,小鹿經分類後送到獨立小房間照顧。義工將小鹿抱在懷裡擦乾,拍撫,盡母親的義務安慰牠。他們報告還有一隻母鹿在河床,看起來很虛弱,需要轉送到動物醫院去治療。

三天後,當地衛生局打電話告知王威廉,母鹿及小鹿發現患有狂鹿症,病菌會影響中樞神經系統逐漸退化,導致消瘦,走路傾斜、顫抖,最終腦組織空洞而漸進式死亡。狂鹿症是傳染病,蔓延快速,經由唾液、尿液,透過水源傳染。當地衛生局已經公告附近居民,見到走路歪斜、瘦削的鹿都要通報,衛生局會將生病的鹿送治隔離。

王威廉跟小鹿有近距離接觸,需要觀察一年,度過潛伏期,才能確保沒有感染狂鹿症。王威廉顧慮已有變種新冠病毒的威脅,不想再添家人的心理負擔,沒有告訴在台灣的爸爸媽媽,僅申請在家辦公,把觀察期當成時數長一點的隔離,疫情期間隔離已成常態,旅行、出差後都需隔離。

一如往常,瑪莉帶上紙袋,裝入自栽的蔬果,跟馬克遛狗到巷尾,送上多做的愛心餐盒放在王威廉門口。酷比先停下來,瑪莉蹲身把紙袋往門廊推近一點,怕下雨打濕。沒人察覺王威廉的不一樣,只有瑪莉跟馬克知道祕密。

秋天新冠疫情再起,大家關回家裡,避免出門。

瑪莉在家常滑手機,資訊從社群八方湧入,破解之前的謎團:走路失序的鹿、黑壓壓的蟬群,破壞了社區數十年慣常的寧謐,她這樣的老住戶感覺被侵犯,怪罪新住戶改變現狀,其實他們多想了。春天滿山遍谷的蟬鳴,不是蝗害,是數以百萬蟄伏十七年的蟬集體破土而出,密度高達每英畝150萬隻,求偶發出的聲音超過90分貝,大約是吹風機在耳邊的音量;驟然歸於穆靜則是幼蟲鑽入泥土蟄伏十七年沉潛的開端。

穿土而出的是人類的想像力,不是異象、妖孽。

生物聲嘶力竭地鳴唱,吸引異性交配,生命的張力奔放炙烈,大自然生生不息,生態進化,氣候變遷,沒有東西能停在原點。

接連三場暴雨,吹倒巨木,壓垮鹿的棲息地,鹿在後院奔跑的景像已不復見。傾盆大雨時,看見窗外死魚、青蛙的浮屍,繞屋子打轉,瑪莉覺得自己及三層樓的房子也漂游在汪洋中,她擔心腐屍的細菌汙染水源,開始喝瓶裝水,又想起聯合國說量產的寶特瓶是碳排大元兇。

彷彿看到自己和馬克、酷比坐寶特瓶砌成的方舟飄搖在水裡、風中,轉啊轉成宇宙的一小點,成為地圖上消逝的亞特蘭提斯。

暴風吹垮大樹、壓斷電線導致社區大停電,處於狂鹿症觀察期的王威廉在家靜坐,看風看雨,越坐越像一棵扎根的巨木。

他回想兒時想當太空人的弘願,違背父母心願來美國念社會學,來密西根享受開窗涼風拂面的自由,暴雨大水中滅頂的掙扎,瞥見法蘭克·萊特百年前設計融合大自然有機建築的驚豔,懷裡濕冷、顫抖的小鹿怦怦的心跳……走過人生極險,生命消滅在眨眼瞬間,人的念頭流泛,唯有像樹木盤根錯節地扎根才能力頂紊亂身心的狂風暴。

他用電腦專長,設計物資配對的App傳給瑪莉和馬克,聯繫住戶安裝新App,應對社區停電。大家可登記需協助事項,App配對人力、物資,送出備用發電機、手機充電寶、有看病拿藥需求的家庭、或是送餐盒到行動不便老者的家。摸黑的夜,App物資配對成功,連續跳出的鈴聲像安魂曲,在寂清的社區中奏出安定的旋律。

餘暉映照,延伸的晚霞將整個社區染上柔和的金黃色,瑪莉、馬克碰到遛狗的黛比及戴草帽的蘇珊大姊,手機同時響起App配對成功的鈴聲,「酷比」及白貴賓在背後汪汪叫,他倆轉身,看到羅馬簾拉起,王威廉在窗前揮手。(下)

羅馬 衛生局 暴雨

延伸閱讀

收編30隻浪浪「一半是橘貓」放飯大場面 暴風吸入聲網喊療癒:豬圈嗎

期待換傷害?《勝利女神:妮姬》聖誕露菲疑和諧引包緊緊梗圖抗議 玩家號召舉報盼改分級

停在殯儀館內機車靈異消失 警一查發現「恐怖」真相

睡覺練核心?樹懶腿勾樹幹神技「懸空躺平」 網驚:第一下仰臥起坐

相關新聞

過年狂被「催生」 人妻神回1句親戚秒閉嘴:拖老公下水就對了

過年返鄉最怕被親友問東問西,除了感情工作學業,有時還會被長輩催婚或催生,常使氣氛尷尬又不知道如何回話。一名人妻PO文分享一系列回覆親戚問題的話術,同時透露一個秘笈「凡事都把老公拖下水就對了」,讓不少網友看完直呼「好讚好愛」。

媳婦不解婆家說初一洗澡會窮 網曝解方:找老公一起去這

農曆春節即將到來!大年初一是新年最重要的一天,有一些迎接新年好運的傳統習俗及禁忌,傳統長輩或民俗專家常提到這天有不能洗頭、打掃、睡午覺等禁忌。日前有一名媳婦不解上網求問「有人婆家過年的傳統,大年初一不准洗澡的嗎?」掀起網路正反論戰。

十年租金竟是房貸!46歲女子為愛月繳房租 分手後接一信件崩潰了

交往20年足以了解枕邊人嗎?台灣有位46歲的女子日前發了一篇「警世長文」,講述與男友交往20年的血淚史。她表示與男友一直有結婚共識,又同居合租了10年,其間她每月支付新台幣1.4萬元的租金。

幫過世父普渡1人400元…女兒提1理由不給錢挨轟:你爸會氣到跳起來

該如何與婆家人好好相處,是不少女性婚後得面臨的課題。有人妻發文分享過去與前夫家人的相處狀況,回憶有一次夫家要幫往生的公公靈骨塔普渡,兄弟姐妹平均一人得分攤400元,而小姑卻表示自己已經嫁出去了不應該付這筆錢,讓她無奈喊話「你爸要是知道他死了妳不幫他出錢普渡,一定氣得從棺材跳起來」。

她怨家人果皮不清、油膩鍋盤疊好疊滿 網憤教戰:撐必勝

若有同住家人生活習慣不好,真的非常令人頭痛。日前有一名網友貼出一張照片,在廚房的洗碗槽裡,躺著油膩膩的鍋盤及削下來的果皮未處理,引發網友共鳴熱烈回應。

煮飯只是女人的事?婆婆總說外食有毒 聽到小孩講「奶奶說」就快崩潰

婆媳問題是許多家庭的世紀難題,日前有一名媳婦上網發文表示,婆婆一直嫌棄她不會煮飯,她受夠這種情緒勒索,現在只要聽到小孩講「奶奶說」兩個字,就極度反感厭惡,她不解「煮飯為什麼只是女人的事?」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