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line

【即時短評】什麼時候公務員都成「國家機器」嫌疑犯?

蔡總統「永和警衛室」的汪姓中校,調回特勤中心四個月後,被派往韓國瑜陣營,甚至一度擔任非常核心的侍從組長。消息在選前被披露,勢必引發外界一波質疑,也必然導致相關部門的公信力,受到另一次衝擊。

汪中校涉及爭議,凸顯國安局對捲入私菸案人員的處分方式不合理。「幹部」購買5條以上,就必須逐出維安團隊,「一般」人員的門檻,卻高達100條。事實上,不屬幹部的「侍衛官」,官階與接近元首程度,往往比許多「幹部」更高,卻採用差別甚大的低標準,因此難免引發反彈。

這也顯示,邱國正局長一上任就急於出手除弊,但第一時間似乎尚未摸透特勤體系的結構與生態。如今國安局新聞稿宣稱,將會對處分「輕重修訂」,但願當真如此。

本案更惹爭議的,是當事人剛離開「大內」,又接手韓國瑜隨扈任務,被質疑有「戴罪立功」蒐集情資之嫌。對特勤中心來說,應該對此指控備感冤枉:以往特勤幹部保護對象「跨黨派」例子所在多有,為何從前都沒事,這次卻掀起爭議?

老經驗特勤幹部人數有限,的確不可能永遠只服務某一陣營。然而過往例子都是總統大選後,元首維安體系重新組成,這次卻罕見發生在戰況激烈的選前,當事人又的確正處「待罪」身分。更何況,本屆大選參選者低於預期,使特勤人力出現難得的充裕,此時還讓身分敏感的汪員留在韓陣營,外界怎能沒有「不當」聯想?

當然,理論上說,特勤維安任務,乃至全國為數龐大的事務官們,本來就應該沒有顏色,就不該捲入政黨競爭中。但是近日蔡政府為了達成連任目標,動員軍公教司法等公權力系統大打「總體戰」,不惜回到過去黨國一家時代的氛圍。面對外界一系列的質疑,執政團隊往往都以「湊巧」解釋,然而面對太多的「湊巧」,民眾心中會有幾分信任,答案不問可知。

特勤中心對汪中校的調動,箇中到底有無特別用意,外界難有確定答案;但理應超然於政黨之外的事務官體系,會被質疑是「國家機器」打手,全國的公務人員們,為何必須背負這種所謂「冤屈」,才是真正值得深思之處。

11月7日,國安局長邱國正校閱「安維七號」結訓特勤人員。圖/軍聞社
11月7日,國安局長邱國正校閱「安維七號」結訓特勤人員。圖/軍聞社

分享
分享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