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副 ‧ 為你朗讀54】鴻鴻/我的祖先

我的祖先

鴻鴻

我的祖先是金色的魚群

日夜交替地紡織著大海

直到被刺網捕捉


我的祖先是山間的雲霧

經年跟竹筍和麋鹿戲耍

直到被廢氣滲透


我的祖先追尋自由而離鄉背井

卻終生成為獄卒,以及囚犯

鐵柵白日徹寒,夜晚熾燙


我的祖先是被一再竄改的課本

我的祖先是被一再塗抹的地名

我的祖先是一張被揉皺了的,空白的身份證


我從稻浪上學習祖先的語言

從山洪中辨識祖先的歌聲

從你深情的吻

呼吸到祖先溫柔的鼻息



●說詩

身為外省第二代,在黨國完美洗腦下,直到年近三十,我的認同才從文化中國,逐漸轉向現實台灣。理解父母那一輩的顛沛流離,也理解這座島嶼曾經遭受的反復侵凌,我感到自己需要重新整理,「認祖歸宗」──不止是面對文化與歷史多元族群的認同,更要謙卑面對自然、面對人類所占有及利用的土地與海洋。然後,所有的認同都要回到生活上的實踐,回到彼此相愛,這認同才不會造成區隔,而是融合。

(本專欄每星期六上線,敬請期待!)

【相關閱讀】

‧【聯副 ‧ 為你朗讀53】鴻鴻/鈕來鈕去

‧【聯副 ‧ 為你朗讀52】鴻鴻/天問

‧【聯副 ‧ 為你朗讀51】鴻鴻/聞以軍退出加薩走廊


相關新聞

【聯副 ‧ 為你朗讀85】唐捐/詩不能……

詩並無治療的能力。 (有時候,你需要的只是超級小刀,不是詩集。) 文字不能把一朵落花扶回它原來的位置......

【聯副 ‧ 為你朗讀84】唐捐/往事一種:兼悼阿河(節錄)

我的心上人曾經 從我的胸腔掉入我的腹腔

【聯副 ‧ 為你朗讀83】唐捐/無厘頭詩

無厘頭詩 唐捐 1 爛的 不只蘿蔔 腐鼠也有微痛的說 殺蜜 暗爽都你 阿得內傷就我 2 站在輝煌的廟前 大聲喊著: 踹共 神明呵呵 笑出一些煙 我以為

【聯副 ‧ 為你朗讀82】唐捐/春服

春服既成 盛夏即將過去 沂水暴漲如吞象之蛇

【聯副 ‧ 為你朗讀81】唐捐/在昔日

在昔日我學會詠誦聖詩的平凡的地方 總有些枇杷生長。風琴像一頭 虛弱的,帶著血氣與靈的,多愁的獸

【聯副 ‧ 為你朗讀80】林婉瑜/銷毀

我銷毀了一些詩 那些詩不是很好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