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訊息藝開罐
聯副創作
聯副空中補給
繽紛心情
家庭副刊
讀創故事
閱讀專題
閱讀風向球
2019台北國際書展
中小學生讀物選介
讀書人專欄

轉型正義是否「正義」 由什麼原則來判斷?

《秀宅不出門》尋常卻只道當時——讀宇文所安《追憶》一書

2018-09-18 11:00聯合新聞網 讀.書.人

【讀‧書‧人 專欄/祁立峰】

分享

如果是藝文愛好者,大概都曾有過為了文壇偶像或大師,提早前去發表會排隊領號碼牌,為了親炙其間聽上一場演講的經驗。即便平常遍讀這位大作家的書了,但跟本人握過手拍過手,看著他親筆落款,那就是格外迥異的經驗。

這可能有點像班雅明(Walter Benjamin)理論裡所說到的「靈光」,在機械大複製的時代來臨之前,那些真跡原版,有著無以取代的熠熠光暈。

但如果放進學術圈或許就不是這麼一回事。就我所知學界的師友們,相較於對學者本尊的好奇,更看重論文著作與論點之本身。許多時候我們對前輩或同儕學者久仰大名,私淑多年,即便素未謀面,卻不減損對其研究成果的了解,以及對其著作的認識。換言之,學者以著作聞名,更勝於本身的氤氳靈光。如果說的更科學更實證一些,應該說對學者來說,將前輩師長視為偶像,在本質上可能會悖反所謂的學術倫理。學術研究應該創新,應該突破,應該立基於前代學者的基礎之上,大破大立,開創新格局。

但美國漢學家宇文所安(Stephen Owen),以及他同為哈佛東亞系教授的夫人田曉菲或許是例外。宇文所安榮獲2018年的唐獎,即將偕夫人來到台灣進行一週的公開演說。這消息已經在貴圈沸揚騰騰,就算我這種綜藝咖的邊緣學者,也都忍不住像要去搶五月天或蕭敬騰在小巨蛋演會會門票那般,勁搞搞地上網搶票。

閱讀精彩全文,請前往【讀創故事】



分享

作家簡介

祁立峰

國立政治大學中國文學系博士,現為國立中興大學中國文學系助理教授。研究領域為中國古典文學與文學理論。另著有散文集《偏安台北》,長篇小說《台北逃亡地圖》,以及相關學術著作。希望以書寫紀錄這危如累卵的偏安小時代。



留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