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宮文物月刊】嘆為觀「紙」──略論阿部房次郎爽籟館之宋代紙本收藏觀

宋 龔開 駿骨圖 卷 大阪市立美術館藏
宋 龔開 駿骨圖 卷 大阪市立美術館藏

文∣何炎泉(任職於國立故宮博物院書畫文獻處)

圖∣國立故宮博物院、大阪市立美術館提供

「遺珠-大阪市立美術館珍藏書畫」(展期:2021年7月24日至9月21日)為國立故宮博物院首次大規模的書畫借展,當中以阿部房次郎(1868-1937)爽籟館的收藏為主軸,每件都有其精彩可觀處,更有些宋元作品為藝術史上孤品。最值得注意的是,當大家尚未完全意識到物質研究的重要性時,阿部房次郎在如此早的年代,就已經將眼光投向罕見的紙本作品,如此超時代的賞鑒觀究竟是出於巧合?還是有意的?

提到阿部氏的收藏品,就很難忽略內藤湖南(1866-1934)與長尾甲(1864-1942)兩位重要鑑賞家的影響,不過阿部本人的品味與態度,對於這批藏品的性格當然才是主要關鍵。仔細觀察爽籟館中的藏品,可以發現一個特殊現象,就是宋畫中的紙本比例偏多。他收藏精品中的吳道玄(685-759)〈送子天王圖〉(圖1)、燕文貴(活躍於十世紀晚期至十一世紀初)〈江山樓觀圖〉(圖2)、蘇軾(1037-1101)〈木石圖〉、宋徽宗(1082-1135)〈晴麓横雲圖〉(圖3)、米友仁(1074-1153)〈遠岫晴雲圖〉(圖4)、宮素然〈明妃出塞圖〉、龔開(1222-約1307)〈駿骨圖〉(圖5)、鄭思肖(1239-1316)〈墨蘭圖〉(圖6)、宋人〈護法天王圖〉(圖7)、宋人〈臨盧鴻草堂十志圖〉(圖8)、宋人〈散牧圖〉(圖9),都是紙本作品。很難讓人相信這僅僅是偶然,畢竟傳世宋代紙本數量如此稀少。

圖1 唐 吳道玄 送子天王圖 全卷及局部 大阪市立美術館藏
圖1 唐 吳道玄 送子天王圖 全卷及局部 大阪市立美術館藏

圖2 宋 燕文貴 江山樓觀圖 卷 局部 大阪市立美術館藏
圖2 宋 燕文貴 江山樓觀圖 卷 局部 大阪市立美術館藏

圖3 宋 徽宗 晴麓横雲圖 軸 大阪市立美術館藏
圖3 宋 徽宗 晴麓横雲圖 軸 大阪市立美術館藏

圖4 宋 米友仁 遠岫晴雲圖 軸 大阪市立美術館藏
圖4 宋 米友仁 遠岫晴雲圖 軸 大阪市立美術館藏

圖5 宋 龔開 駿骨圖 卷 局部 大阪市立美術館藏
圖5 宋 龔開 駿骨圖 卷 局部 大阪市立美術館藏

圖6 宋 鄭思肖 墨蘭圖 卷 大阪市立美術館藏
圖6 宋 鄭思肖 墨蘭圖 卷 大阪市立美術館藏

圖7 宋人 護法天王圖 卷 大阪市立美術館藏
圖7 宋人 護法天王圖 卷 大阪市立美術館藏

圖8 宋人 臨盧鴻草堂十志圖 全卷及局部 大阪市立美術館藏
圖8 宋人 臨盧鴻草堂十志圖 全卷及局部 大阪市立美術館藏

圖9 宋人 散牧圖 卷 局部 大阪市立美術館藏
圖9 宋人 散牧圖 卷 局部 大阪市立美術館藏

將目光移到蘇軾〈行書李白仙詩〉(圖10)的兩張砑花箋紙,就足以讓人對阿部氏的紙張品味刮目相看。傳世宋代砑花箋紙還有一些數量,不過文人自行生產的不明顯花箋,目前全世界約存三十件左右,日本收藏中僅見阿部氏手上這兩張。此卷當初在日本銷售時到處碰壁,因為從沒人收藏過蘇軾真蹟,加上缺乏鑒定家的支持。後來內藤湖南和犬養毅(1855-1932)都極力讚賞此作,然收藏界仍然無人願意出手,直到阿部房次郎拜訪博文堂主人原田悟朗(1893-1980)時,此作才遇到伯樂。年輕時曾為綢緞莊學徒的阿部房次郎,擔任過阿部製紙所的專務,後來成為東洋紡績株式會社社長,或許正是對於紙張與織品的經歷與認知,讓他培養出非凡的鑑賞力。

圖10 宋 蘇軾 行書李白仙詩 卷 大阪市立美術館藏
圖10 宋 蘇軾 行書李白仙詩 卷 大阪市立美術館藏

圖11 宋 黃庭堅 致齊君尺牘 卷 國立故宮博物院藏 特殊攝影
圖11 宋 黃庭堅 致齊君尺牘 卷 國立故宮博物院藏 特殊攝影

紙張一出現就深深影響著書法的發展,然而對於繪畫卻是不同的故事。繪畫很早就成為專門技藝,不是會識字能寫字的人就能夠從事的工作。儘管創作性質上的不同,使用的工具卻是一樣,從出土的早期帛畫上,可以清楚看到圓錐狀毛筆的使用。這個共同的創作工具,使得後來拿毛筆寫字的文人,有機會跨足到繪畫領域中。畫畫除了輪廓線以外,上色也十分重要,傳統顏料需要透過反覆渲染塗抹,才能達到物象該有的質感。相對織品的韌性與耐水性,紙張確實顯得柔弱許多,完全經不起染色賦彩的摧殘。此外,紙張纖維的吸水、滲暈、呈色等等,也與織品不同,原先在織品上發展出來的各種技法,要生搬硬套到紙上操作自然有其難度。

這一切的改變,要歸根於北宋文人。當他們對紙張與毛筆的特性越來越熟悉的時候,逐漸萌生出在紙上作畫的想法,開創出影響後世深遠的「文人畫」。這一類的作品可以(傳)蘇軾〈木石圖〉(私人收藏)、王庭筠(1151-1202)〈幽竹枯槎圖〉(日本京都藤井有鄰館藏)、米友仁〈遠岫晴雲圖〉為代表,觀者可以從畫面上感受到濃厚的業餘氣質。儘管物象描繪能力相當有限,不過他們積極嘗試在紙上作畫的創意、精神與勇氣確實可嘉,更是讓繪畫史一舉從絹本世界中走入紙本中,開創筆墨的新境界。

對於紙張的探索,除了業餘畫家的參與,專業畫家當然也沒有置身事外,例如李公麟(1049-1106)。正是出於專業畫家們的參與,紙本繪畫技法的開發才能夠更加快速、深入與完整,不僅僅是文人的墨戲而已。

宋畫中的紙本,在當前尚未獲得充分的關注,儘管與紙張關係密切的文人畫早已是骨董級的題目。然而,看到阿部房次郎收藏中的紙本作品,除了讚嘆其獨到的收藏視野外,更是令人精神為之一振。這隱藏在紙本背後的品味,讓他一舉超越了同代收藏家,也成為當今物質文化研究中難以忽視的一環。

本文摘錄自《故宮文物月刊》460期7月號

「遺珠─大阪市立美術館珍藏書畫」展覽資訊

●展期:2021.07.24~2021.09.21

●陳列室:北部院區 第一展覽區 202, 204, 206, 208, 210, 212

●了解更多:連結

日本 國立故宮博物院 美術館 大阪 閱讀專題

延伸閱讀

超美!內惟藝術中心建設啟動

影/李永得訪嘉義市黃敏惠提10億文創建設簡報

護樹團體控高雄輕軌粗暴移樹 捷運局:配合美術館景觀

防災意識向下紮根 繪畫和著色比賽等小朋友來領獎金

相關新聞

臺灣鐵器時代出土大量玻璃珠?用考古學與材料科學找答案

為什麼要研究臺灣鐵器時代玻璃珠? 古代物品的交換與流動,是考古學密切關注的主題。臺灣在新石器時代的流行物品是「玉」,到了鐵器時代,玉的風潮不再,取而代之的飾品正是「玻璃珠」。過去臺灣考古學家認為鐵器

打造人纖時代的臺灣紡織

你在意質料還是品牌? 比如,尼龍、特多龍、開司米龍,或是竹獅牌、太子牌、洋房牌。 前者是1950年代中期開始,臺灣紡織工業最新的人造纖維衣料,簡稱人纖。後者是1960年代中後期,臺灣本土新創的各大紡織品牌。1950年代是臺灣紡織業起步的年代,受官方保護政策,仰賴美援的棉紗,日本的原料與技術合作,約在1960年代才逐漸進入自產自銷的豐衣時期。

以畫筆為眼 漫畫家筆下的四O年代臺灣運動賽事

東京奧運因為疫情的影響之下,延後至今年7月開辦,在各界的關注之下,媒體、新聞無不積極記錄報導著這世界性的運動賽事,讓國人們得以在遠方為自己所支持之運動員加油打氣。隨著賽事發展,令臺灣觀賽者感到最為振奮的事情,莫過於東京奧運女子舉重59公斤級項目,舉重好手郭婞淳為我國取得了此次奧運首面金牌,更達成其各大賽事金滿貫的傲人成績。值得注意的是,媒體新聞在轉報此次賽事的同時,其中一張郭婞淳於第二次抓舉時成功舉起時露出微笑的照片,更成為其此次奪取金牌過程中令人印象深刻的畫面。

【故宮文物月刊】文物預防性保存發展略述

文∣ 岩素芬(作者任職於國立故宮博物院登錄保存處) 圖∣ 國立故宮博物院提供、沈建東提供 博物館除了文物本身的故事外,博物館與文物互動產生的大小事,也成為博物館本身發展歷史的一部份,例如在博物館的

還會再有乾旱嗎?臺灣不容樂觀的水資源困境

「地球模擬器」與氣候變遷 臺灣在 2021 前半年面臨嚴重的乾旱,中南部水情見紅,讓在地居民相當憂心。這次乾旱是否就是氣候變遷的結果?中研院環境變遷研究中心許晃雄特聘研究員指出,氣候系統極端複雜,不

《鹽分地帶文學》第94期鬼月南瀛話鬼

撰文/謝國興;圖片提供/謝國興 在臺灣民間信仰的觀念中,人是由肉體(七魄)與靈魂(三魂)所組成,正常狀況是兩者緊密而穩定的結合,但也可能因驚嚇、沖煞或鬼魅勾攝,而使靈魂逸出或完全脫離肉體,造成「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