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菲律賓海發生7.0地震 尚無災情傳出

1男2女沒錢租屋 住涼亭圍帆布撐過寒冬深夜

全臺最大文學遊樂場,就在臺文館—「文學力─書寫LÁN臺灣」常設展

作家們如星星般在牆面綻放,讀者只要動動手,就可以展開來了解每個作家的流派、關係和作品與相關的一切。(圖/國立臺灣文學館 提供)
作家們如星星般在牆面綻放,讀者只要動動手,就可以展開來了解每個作家的流派、關係和作品與相關的一切。(圖/國立臺灣文學館 提供)

「文學力─書寫LÁN臺灣」是臺灣文學館全新的常設展,也是全臺最大型、最趣味的文學史大展,展場以活潑且年輕化的方式呈現,讓常設展褪去文學沉重的刻板印象。臺文館也是手握科技部評比一級學術期刊、架構 40 個文字資料庫的研究型博物館,自然必須爲「臺灣文學」講出好看的故事,蘇碩斌館長現身說法,分享此次常設展設計規劃的四個心機。(編按)

文/蘇碩斌(國立臺灣文學館館長)

正規的博物館具有四大業務:典藏、研究、展示、服務,常設展就是這些業務的大型軍火秀—從典藏品庫房的彈藥間、在研究中提煉震懾的爆炸力、經過視覺設計的展示、提供觀者絕佳的體驗。

因此常設展表層當然有炫爛的設計留住你的眼,但深層的,就是典藏、研究展現的知識密度。2020 年推出的「文學力—書寫 LÁN 臺灣常設展」,策展的戰略不僅是熱鬧技法與門道知識兼具,更蘊含至少四個心機。

第一個心機:感受文學史的艱辛、但最後必須看到希望

常設展刻意挑選的亮色主視覺,意喻文學必須望向未來。有時,我們會以爲「現在已是文學很糟糕的時機,但由常設展走過長長的臺灣文學史,由較寬廣的時間尺度來衡量,現在,並不悲戚、反而光明閃爍。近年雖然紙本的商業出版量有很大的瓶頸,但是「書寫」卻由各種人群在多種媒體不斷的繽紛多元散開,書寫力炸開的文學,其實是文學的全新時機。

換個理論性的說法。臺灣文學固然有諸多先賢挺著硬頸、拚了命留住一道偉大的文脈;但是隨著文學史的前輩大師逐步凋零,文學界其實有「再來就交給你們」的新人作家奮力鵲起,接棒寫出更多不同類型的文學。我們需要偉大的少數作者,更渴望讀者躍身成爲大量的作者—就如思想家羅蘭巴特「作者之死」的理論啟發。

日常中的一切透過口耳相傳、大眾媒體和教育體系,滲透到人們的日常生活——人類正置身最「文學」的一個時代。(圖/國立臺灣文學館 提供)
日常中的一切透過口耳相傳、大眾媒體和教育體系,滲透到人們的日常生活——人類正置身最「文學」的一個時代。(圖/國立臺灣文學館 提供)

第二個心機:全方位觀眾網羅策略,熱鬧和門道兼具

愛熱鬧的觀眾,會發現這裡的文學可以玩;看門道的文學控,也保證大腦 CPU 會快速轉動。常設展雖表達活潑,但知識量絕對有深度。臺文館是手握科技部評比一級學術期刊、架構 40 個文字資料庫的研究型博物館,自然必須爲「臺灣文學」講出好看的故事。我們 2017 年就曾邀請優異學者在「虛擬博物館」線上空間撰寫簡明版的文學史。這些研究知識,此回在常設展,精華都轉化到實體空間。因此,學術型觀眾,絕對看得到門道—熱鬧和門道,正是《策展簡史》作者 Hans Ulrich Obrist 說的雙腿理論(Double leg theory)的兩隻腳。

至於科技迷、遊戲控的觀眾,大量「文學內容」呈現在互動裝置之中。例如展場入口一幅巨型的「文學星圖」,就是文學館的作家資料庫,委由執行團隊選件撰文,送進電腦演算人際關係網絡,最後是閃亮星點漂浮在超大面板的宇宙藍之間。文化內容和尖端科技,設計出的十餘樣文青風格遊戲,純看歷史、寫兩句詩、創作一段小說,應該是全臺灣最有氣質的遊樂場。

作家傾囊解惑的「文學籤詩機」,籤詩可以帶回家作紀念(圖/國立臺灣文學館 提供)
作家傾囊解惑的「文學籤詩機」,籤詩可以帶回家作紀念(圖/國立臺灣文學館 提供)

第三個心機:宜示臺灣文學的多元成家

文學不是只有一般熟悉的小說、散文、詩三種,以前不是、以後也不會是。歷史上,臺灣至少還有兩種特殊、常爲「正統史家忽略的文學表現系統。其一是原住民族的「口傳文學,如同荷馬史詩在西方文學史的神聖地位,臺灣原住民族從「不用文字j的世界就留下至寶般的故事,聲韻節奏豐富、敘述套路強大。臺文館珍藏有卑南、魯凱、阿美等等部落耆老的原音重現,各種祭儀禱詞、神話傳說,來到這一區,文學不是用看的、是用耳朵聽嘴巴說的。

原住民族神話傳說的「口傳文學」(圖/國立臺灣文學館 提供)
原住民族神話傳說的「口傳文學」(圖/國立臺灣文學館 提供)

其二是「白話字」,是臺文館列名「世界記憶國家名錄」的重要館藏。「白話字」是十九世紀英格蘭長老教會到海外宣教所創的拉丁字母拼音系統,用來教導當地人讀聖經,1865 年引進臺灣,在教會推廣有成。白話字在日本時代有了突破發展,臺灣文化協會的蔡培火、林獻堂力推,用簡單的拼音文字取代繁難的漢字,訓練了許多世俗大眾能讀能寫、吸收新知。白話字戰後遭到政府打壓禁用,但解嚴之後,又復活爲臺語文學作家所用。這一段簡直是世界級的「書寫民主化」故事。常設展副標題「書寫LÁN 臺灣,就是借用白話字,鼓勵觀眾打破既有的語言思維,接受臺灣文學的多元傳統。來到這區,不要忘了帶走一張「白話字名片」。

光看這兩塊,就知道臺灣文學不只國字書寫、不只小說散文詩三類。還有,長期被歸到通俗文學的言情、武俠、奇幻等文學邊緣人,「文學力」常設展也都客觀呈現它們在臺灣曾經佔有的歷史位置。但無論如何,「文學並沒有固定的樣子,至少我們的文學,已不是孔夫子所稱子游子夏專長的那個「文學」,也不是曹丕認證爲經國之大業不朽之盛事的「文章」。未來的文學,有待每一代書寫者重新創造。

第四個心機:文學館的獨門樂趣 說故事

文學館眞的不同於一般「獨尊物件」的博物館。那是因爲,文學最擅長的是物件散發出來的「說故事」,文學館常設展覽當然也要說故事,這是文學展覽最大的魅力。文學館這個特色,其實走在世界策展潮流的前端。博物館的發展史,在 1970 年代與西方的人文社會思潮一樣,都經歷後結構主義式的「語言學轉向」。也就是說,博物館固然是典藏「物件」,然而傳統策展是「讓物件自己說話」,策展人只是爲物件組織一個它們自身的小宇宙。然而,1970 年代「語言」作爲人類生活意義的創造性角色,開始被思想家注意;反過來看,「物件」的意義當然也是由人所賦予。如此一來,博物館就必須爲物件「賦予意義」,也開始了博物館的「溝通轉向」或「敘事轉向」。

場展風格年輕活潑(圖/國立臺灣文學館 提供)
場展風格年輕活潑(圖/國立臺灣文學館 提供)

上述的博物館簡史,無疑突顯了博物館靠向「文學」的世界走勢。蒐藏物件固然是基本,與人溝通更加重要。文學館蒐集歷史上的作家文物,但並不迷戀「物件」本身的藝術靈光,文學館的策展,正是爲「說故事」的文學再一次的「說故事」。新時代的觀眾,也是博物館的「合作者」,參觀博物館,彷如共同創作文學作品一般的樂趣。

一動手 文學就開始

11月初開幕的「文學力─書寫LÁN臺灣」,是一個久久更換一次的常設展,需要燒腦、燒錢,更是燒時間。幸賴館內硏究及展覽人力,還有受託的設計、文案、科技、工程合作廠商共同的合作,得以完成。

四個心機,是國立臺灣文學館以博物館策展人、也以說故事的人之雙重身分想要獻給各位的肺腑之言。是的,所有人,其實都被文學包圍,所有人,只要一動手就開始生出文學。看過展覽的我們,都必定會驕傲於臺灣走過往昔的坎坷而來到此時繽紛、奔放的文學世界。

文學力─書寫LÁN臺灣 常設展

展覽時間: 2020/11/07 ~ 2030/11/06 18:00

展出地點:國立臺灣文學館-展覽室A、B 

「文學力:書寫LÁN臺灣」 常設展主視覺。(圖/國立臺灣文學館 提供) 國立臺灣文學館
「文學力:書寫LÁN臺灣」 常設展主視覺。(圖/國立臺灣文學館 提供) 國立臺灣文學館

本文為國立臺灣文學館授權刊登於聯合新聞網「閱讀」頻道,原文「〈「文學力─書寫LÁN臺灣」:四個心機解密〉」,發表於《閱‧文學》68期,國立臺灣文學館出版,未經同意,請勿轉載。

博物館 國立臺灣文學館 館長 閱讀專題

延伸閱讀

最有氣質遊樂場開幕!臺文館新常設展,邀你玩出文學力

山東臨沂/訪博物館 認識東夷、臨沂文化

詩人趙天儀辭世 文化部長李永得頒褒揚令

法龔固爾文學獎作品續集 描寫銀行家之女復仇路

相關新聞

【名單之後】黃博鈞/撐著,先不睡!劉精枝和他的《小憩》

在劉精枝作品得到入選的臺展第四回,西洋畫近百幅作品以人像為題的有十二幅,也僅有這幅的人物睡著了。縱觀共十六回的臺府展作品中,以睡相為題的也不超過十幅。佔有人生重要意義的睡眠,難道就這樣被眾畫家或審查員們忽略了嗎?」

【2020OB好書獎】開箱天才IT大臣唐鳳書櫃!一起暢聊她的閱讀起源

文/郝妮爾(作家) 攝/Kris Kang 出版業的年度盛事——Openbook好書獎,即將於今(12/1)正午揭曉得獎名單。在評審團如火如荼進行各獎項的評選時,本年度的閱讀代言人,政務委員唐鳳,

【臺灣服飾誌】日治中期摩登「黑貓」怎麼穿?

現代女孩們的時裝被大概分為幾種風格,日系、韓風、復古……甚至「陷阱」等等。而某些打扮特別前衛或跟隨流行的人,偶爾會被戲稱為「潮潮」。那你知道,臺灣的日本時代也有屬於他們的潮潮嗎?他們又穿些什麼呢?

【臺灣服飾誌】日治時期臺灣男學生穿什麼?

男子高校生青春洋溢的笑容,是日本偶像劇常有的場景,那日治時期的臺灣男學生又穿什麼呢?

【故宮文物月刊】寶相重光─清乾隆金壽佛修護記

文︱林永欽(任職於國立故宮博物院登錄保存處) 圖︱國立故宮博物院提供

【故宮文物月刊】雪域遺珍—院藏清代三大呼畢勒罕進貢法器

文︱賴依縵(任職於國立故宮博物院教育展資處) 圖︱國立故宮博物院提供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