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好消息!鑽石公主號返國19名台人一檢「全陰性」二採23:30進行

才剛宣告淪陷...南韓又增87人感染新冠肺炎!累計433例確診

臺灣新生代相聲界之父 王振全謝幕後:「我該創業了」

在臺上演出的王振全,有「臺灣新生代相聲界之父」的美稱。(漢霖說唱團  提供)
在臺上演出的王振全,有「臺灣新生代相聲界之父」的美稱。(漢霖說唱團 提供)

(圖/Unsplash)
(圖/Unsplash)

文/劉郁葶、圖/劉郁葶、責任編輯/邵璦婷

公演開場,王振全身穿一襲長袍馬褂走上臺,親切地和觀眾噓寒問暖。他中氣十足,講起貫口活兒臉不紅氣不喘,聲線隨著曲折的劇情起伏,一句緊接著一句,如大珠小珠落玉盤。結束後是短暫的靜默,下一秒即迎來如雷的掌聲。

王振全是臺灣著名的相聲演員,擅長的說唱藝術如相聲、數來寶、雙黃、京韻大鼓等,有「臺灣新生代相聲界之父」的美譽。相較於一般相聲演員,王振全更敢於嘗試,他從中國引進「竹板快書」,也是第一個用臺語說相聲的人,並將英法文融進相聲之中。

王振全在1983年成立「漢霖民俗說唱藝術團」,2003年創立「漢霖相聲茶館」,現為漢霖說唱團的團長。回想草創初期,他身上只有兩百七十元,是名副其實的「白手起家」。好在一路上有志同道合的朋友們相伴,彼此相扶之下才慢慢做出成績,闖出一番名號。那時,漢霖一年巡迴三百多場,每每座無虛席,場面無比風光。

千金散盡的人生低谷

然而,漢霖說唱團在成立第19年發生了巨變,是王振全人生最低潮的時候。王振全的姊姊幫全團管帳多年,後因姊弟理念不合而拆夥,從不過問財務的他,最後僅得57萬。他感嘆地說道:「19年來,我帶著那麼多演員,一年三百多場到處跑,算下來這些辛苦一年僅值3萬。」會有今日的局面,王振全懊悔對人過於信任,但話鋒一轉,他說道:「她以前對我很好,就當作謝謝她吧。」

於是說唱團來到木柵,承租的房子連牆壁、天花板都沒有,基本的裝潢都無法負擔。因朋友的引薦,王振全向漢光教育基金會提案,得到三百萬的資金,那筆錢來的即時,漢霖因而活到了今日。好在老、小演員都沒跑掉,他們整頓一番後,開始全臺的巡迴演出。


謝幕後的真實人生

今時不同往日,相聲演員在舞臺上看似光鮮亮麗、獲得滿堂喝采,謝幕後卻得為現實生活奔走。從前漢霖的演員只需專注於藝術表演,另有專門的人員處理行政,如今為了撙節開支,很多事都得自行打理。王振全說:「我動不動就要開車環島。」若有表演剛巧在臺南、臺東,他就會環島一圈。

如今,相聲的從業人員有限,專業的更是有限,且多半難以全心投入。尤其近年演出的機會減少、價碼變低,生存的問題雪上加霜。王振全指出,相聲應當與時俱進,要不斷有新的作品產生,演員不能只會演而不會創作。然而,現在的演員無多餘的時間創作,必須為生活而奔波,形成了惡性循環。說唱團中的演員多半另有工作,「我們養不起他們,現在生存很困難,溫飽都是問題。」


臺灣,是相聲的沃土

王振全表示:「臺灣是相聲的一片沃土。」因臺灣的言論很開放、自由,任何議題都可以搬上檯面談論;此外,臺灣社會提供豐富的素材,而相聲正是以「笑」作為必備風格的語言藝術,針對社會上的各種現象口誅筆伐。

「臺灣人對西洋的東西很熟,但對傳統文化很陌生。」相聲是最精煉、親切的語言,若對它有正確的認知,那每個人都應當學習相聲,「哪個人不希望把話說清楚講明白?」目前,漢霖說唱團每年寒暑假會開班授課,也成立「說唱娃娃兵團」,培訓後輩以傳承相聲文化。王振全表示,學其他才藝如鋼琴、游泳,需客觀的環境才能展現,「但相聲不用,隨時隨地都能表演。」


未曾放棄的藝術家

漢霖的行政員工孫嘉豪說:「王振全就是一個藝術家!」他很有舞臺魅力,很專注於推廣相聲上,但除此之外什麼都不了解。王振全坦言,因不懂得行銷,默默做了很多事別人都不知道。當年漢霖將相聲的資料集結,擴充成相聲圖書館;另遠赴中國交流、將師資引進臺灣;知名的段子如玲瓏塔、十八愁,皆因王振全的推廣才廣為流傳,這些卻不為外人所知。

儘管歷經許多困難,王振全仍堅定地說:「我從來沒有想放棄過」。王振全認為自己做很多事都是「無心插柳」,僅僅因喜歡而去做。如今回頭來看,他覺得自己莫名其妙地做對了一件事。「既然插了柳,那就有成蔭的可能。」王振全認為自己做了件國家、教育文化單位該做的事,憑藉著一己之力,和許多無私朋友的付出,相聲得以在臺灣開枝散葉。他表示,作為相聲演員雖然辛苦,有苦有樂,但終究是「樂多於苦」。


六十五歲,年輕好鬥的心

年屆六十五歲的王振全,在外人眼裡已達退休的年紀,他卻說:「我該創業了,有太多的事情還沒做。」相聲這一行沒有退休,也無年齡限制,這些年王振全越做興致越高,希望能寫下臺灣近代的相聲歷史。吳兆南過世後,只剩他最清楚這段過往,他感嘆地說:「那些人、那些事,我全經歷過」。

王振全坦言雖已一把年紀,卻把日子過得很辛苦,原因在於自己「好鬥」的性格。「人都有通病,你最擅長什麼,也最在意什麼。」作為一位語言工作者,他很在意別人說的話,看不慣、聽不慣而不去糾正,對他來說很困難。「人不可以沒禮貌,沒禮貌我就教訓你。」他曾半夜開車去加油,因加油站的青年散漫的問話而大動肝火;也曾因警察酒測時的態度不佳而吵架,因此被開了二萬元的罰單。他說現在會提醒自己,年紀大了跟誰打架都打不過,若想多活幾年,偶爾就裝聾作啞吧。

六十五歲的王振全,有著孩子的童心、青年的衝勁、老年的智慧,永對事物保持著熱忱與好奇心,在與世界磕磕碰碰後,找到處之泰然的平衡點,繼續為臺灣的相聲界耕耘。


本文為文化銀行授權刊登於聯合新聞網「閱讀」頻道。原文為「終生不退的相聲演員 六十五歲的王振全:「我該創業了」」,未經同意,請勿轉載。


語言 環島 青年 藝術家 文化銀行 閱讀專題

相關新聞

乳拓奇/記得說謝謝

前陣子獨自到台南懇親,久違地選擇客運返回三重。因為從台南市區想搭高鐵,得加轉車與等待時間,大概要耗費三個半小時才能到家,卻比客運貴接近三倍--只能說,遙遠的高鐵站真的是台南人的鄉愁。

劉素美/小窩心大溫馨

她是同社區的人,個兒嬌小,穿著講究,散發出高貴的氣質,冷冷地感覺不易親近。偶爾與她在社區大門外的站牌等車,若是搭「共乘」計程車,則多聊一句,得知她從公家機關退休,但仍不知彼此姓名;若是坐公車,我則往往比她早下車。

【青春名人堂】小美/年獸

農曆新年一向是亞洲國家很重視的節日,總洋溢著歡欣的氣氛。年節的到來有如一塊緩衝墊,讓人將一些不愉快的事物「暫時一筆勾銷」,比如那源源不絕的工作隊伍,或日常堆疊的漫長叨念與抱怨。彼時「廢」在任何「家」,都絕對是最舒適的選擇。倘若身邊有隻貓,那是最好不過的了。

【書評‧新詩】沈眠/詩歌是 最高級的思考

這幾年間,隨著各種生存議題的備受重視,也就產生相當數量的此類詩歌,並且有不少專以觀察、思維社會現象為主的詩集。而同時間,市場上充斥強調療癒感與抒情性、宛如流行情歌、非常接合通俗需求的詩集──兩者都有其脈絡可循,在資訊張牙舞爪的時代,簡易直白的訴求,是最有效的途徑,實在無可厚非。而乍看是理性與感性兩種極端,其實姿勢是一致的,他們都主動地站在群眾那一邊,企圖滿足更多詩歌進化以外的急迫欲求。在這樣的風氣裡,也就較無對詩歌藝術的追求,以及人性繁複內在的剖切。

【書評‧詩歌】蔡琳森/以旋律寫作

在其歌唱職涯不停轉向、自我顛仆又迭起、自我貼標籤再撕掉標籤的行進之間,實乃體現了其一貫的逃避再現霸權之政治學,或許,這也讓他即使年邁了還堅持持續登台演唱的勞動,更近乎羅蘭巴特揭露過的(可以抵拒神話收編的)「樵夫的語言」。這正是狄倫老爹叛逆之精髓……

【書評‧小說】郝譽翔/新世紀的台北寓言

《尋宅》是裴在美近年來重要的長篇之作,她透過男主角「郭哥」視角,呈現出台北的今/昔、二十一世紀/一九六○年代的對比。我們也不妨把《尋宅》視為是白先勇《台北人》的續篇,主人翁同樣都是台北東區的外省族群,而《台北人》寫的是第一代人的漂泊失根,《尋宅》寫的則是台北土生土長的第二代,長大後去國離鄉,當再度回到這座房價暴漲,到處充滿了五光十色廣告看板的消費之城時,心中湧起強烈的疏離與陌生,竟和白先勇〈遊園驚夢〉結尾錢夫人對於台北的感慨:「變得我都快不認識了——起了好多新的高樓大廈」,並無二致。

熱門新聞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