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大歷史》關於「語言」的誕生

書名:《人類大歷史》  
作者:哈拉瑞 Yuval Noah Harari
出版社:天下文化
出版日期:2014年8月27日
書名:《人類大歷史》
作者:哈拉瑞 Yuval Noah Harari
出版社:天下文化
出版日期:2014年8月27日

十萬年前,地球上至少有六個人種,但今日,只剩下一個人種:智人(Homo sapiens),亦即明智的人種。但是我們真的明智嗎?

從只能啃食虎狼吃剩的殘骨的猿人,到躍居食物鏈頂端的智人,從雪維洞穴壁上的原始人手印,到阿姆斯壯踩上月球的腳印,從認知革命、農業革命,到科學革命、生物科技革命,我們是如何登上世界舞臺、成為萬物之靈的?

從西元前1776年的《漢摩拉比法典》,到1776年的〈美國獨立宣言〉,從帝國主義、資本主義,到自由主義、消費主義,從獸慾、情慾、到物慾,從獸性、人性、到神性,我們瞭解自己嗎?我們過得更快樂嗎?我們究竟希望自己想要得到什麼、變成什麼?(編按)

文/哈拉瑞 Yuval Noah Harari

愛因斯坦能說的聲音,鸚鵡都能說,而且鸚鵡還能模仿手機鈴聲、摔門聲、還有警笛的尖嘯聲。當然,愛因斯坦有很多地方比鸚鵡強得多,但不論如何,語言這點可是遠遠不及。那麼,究竟人類的語言有什麼特別的地方?

最常見的理論,是認為人類語言最為靈活。雖然我們只能發出有限的聲音,但組合起來卻能產生無限多的句子,各有不同的涵義。於是,我們就能吸收、儲存和溝通驚人的訊息量,並瞭解我們周遭的世界。綠猴能夠向同伴大叫「小心!有獅子!」但現代人能夠告訴朋友,今天上午、在附近的河彎,她看到有一群獅子正在跟蹤一群野牛。而且,她還能確切描述出位置,或是有哪幾條路能夠抵達。有了這些資訊,她的部落成員就能一起討論,該怎麼逼近河邊,把獅子趕走,讓野牛成為自己的囊中物。

八卦理論

第二種理論,也同意人類語言是溝通、描述這世界的方式;然而語言要傳遞的最重要訊息,不是關於獅子和野牛,而是關於人類自己。我們的語言發展成了一種傳播八卦的工具。根據這一理論,智人主要是一種社會性的動物,社會合作是我們得以生存和繁衍的關鍵。對於每個人來說,光是知道獅子和野牛的下落還不夠,更重要的,是要知道自己的部落裡誰討厭誰、誰跟誰在交往、誰很誠實、誰又是騙子。

就算只是幾十個人,想隨時知道他們之間不斷變動的關係現況,所需要取得並儲存的訊息量就已經十分驚人。(如果是個50人的部落,光是一對一的組合就可能有1,225種,而更複雜的其他社會組合更是難以計數。)雖然所有猿類都對這種社會訊息有濃厚興趣,但牠們並沒有頗有效的八卦方式。尼安德塔人與最早的智人很可能也有一段時間,沒辦法在背後說彼此的壞話。然而,如果一大群人想合作共處,「說壞話」這件事可是十分重要。大約在七萬年前,現代智人發展出新的語言技能,讓他們能夠八卦達數小時之久。這下,他們能夠明確得知自己部落裡誰比較可信可靠了,於是部落的規模就能夠擴大,而智人也能夠發展出更緊密、更複雜的合作形式。

這種「八卦理論」聽起來有點扯,但其實有大量的研究結果,支持這種說法。即使到了今天,絕大多數的人際溝通(不論是電子郵件、電話、還是報紙專欄)講的都還是八卦。這對我們來說,真是再自然不過,就好像我們的語言天生就是為了這個目的而生的。

你認為一群歷史教授碰面吃午餐的時候,聊的會是第一次世界大戰的起因嗎?而核物理學家在研討會中場茶敘的時候,講的仍然是夸克?確實有時候如此,但更多時候其實講的都是:有哪個教授逮到老公偷吃、有哪些人想當上系主任或院長,或說又有哪個同事拿研究經費買了一臺Lexus轎車之類。

八卦通常聊的都是壞事。這些嚼舌根的人,正是最早的第四權,就像記者總是在向社會大眾爆料,從而保護民眾免遭欺詐和占便宜。

集體想像

最有可能的情況是,無論是八卦理論、或是「河邊有隻獅子」的理論,都有大部分屬於事實。然而人類語言真正最獨特的功能,並不在於能夠傳達關於鄰人或獅子的資訊,而是能夠傳達關於一些根本不存在的事物的資訊。據我們所知,只有智人能夠表達從來沒有看過、碰過、聽過的事物,而且講得煞有介事。

在認知革命之後,傳說、神話、神、以及宗教也應運而生。不論是人類、或是許多動物,都能大喊:「小心!有獅子!」但是在認知革命之後,智人就能夠說出:「獅子是我們部落的守護神。」

「討論虛構的事物」正是智人語言最獨特的功能。

大部分人都會同意:只有智人能夠談論並不真正存在的事物、相信一些還不可能的事情。如果你跟猴子說,只要牠現在把香蕉給你,牠死後就能上到猴子天堂、有吃不完的香蕉,牠還是不會放手。但這有什麼重要?畢竟,虛構的事物可能造成誤導或分心,帶來危險。某甲說要去森林裡找仙女或獨角獸,某乙說要去森林裡採蘑菇或獵鹿,聽起來似乎某甲就是活命機會渺茫。而且,我們都知道時間寶貴,拿來向根本不存在的守護神禱告,豈不是一種浪費?何不把握時間吃飯、睡覺、做愛?

然而,「虛構」這件事的重點不只在於讓人類能夠擁有想像,更重要的是可以大夥兒一起想像,編織出種種共同共享的虛構故事,不管是《聖經》的創世故事、澳洲原住民的「夢世紀」,甚至連現代所謂的「國家」其實也是一種想像。這樣的虛構故事賦予智人前所未有的能力,讓我們得以集結大批人力、靈活合作。

雖然一群螞蟻、一窩蜜蜂也會合作,但是方式死板,而且只限近親。至於狼或黑猩猩的合作方式,雖然已經比螞蟻靈活許多,但仍然只能和少數其他十分熟悉的個體合作。智人的合作則是不僅靈活,而且能和無數陌生人合作。正因如此,才會是智人統治世界,螞蟻只能運食我們的剩飯,黑猩猩更被關在動物園和實驗室裡。

天下文化好書推薦短片:

●本文摘選自天下文化出版之《人類大歷史》,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語言 獅子 猴子 天下文化 閱讀風向球

延伸閱讀

強尼戴普一個頭兩個大?怕女兒被裘莉緋聞男友勾引

喵皇觀察貓奴刷牙 脖子「45度→90度」歪到懷疑貓生:人類真怪

獅子驚現家門口 狂男「徒手打死剝皮」重傷滿身血…還把牠煮來吃送鄰居

UFO機密文件曝光!外星人與人類女性「性接觸」 最後懷孕了

相關新聞

金曲歌手阿爆新書《Ari帶著問號往前走》訴說3個女人的族語音樂三部曲

2020年,阿爆 Aljenljeng以《kinakaian 母親的舌頭》獲金曲獎年度專輯、最佳原住民語專輯以及年度歌曲等三大重要獎項,瞬間爆紅,成為眾人討論的焦點。大家都在問這個在混搭曲風中唱著排灣語的女孩是誰?以及,她為什麼能做得到? 一個從小愛唱歌的原民女孩,生長在原與漢、都市與部落場景的轉換之間,經歷各種元素的滋養與碰撞。長大後,人生的第一份工作,是夢想的職業歌手,但在毫無防備的時候,歌手之路戛然而止。之後,她是護士、喜劇演員、節目主持人……當她以為不會再與音樂發生關係時,音樂又選擇了她。 回顧阿爆的生命經歷,每一個階段恰巧都像沉浸、交錯、融合的實境秀,對她來說,人生的每一步都是選擇,沒有標準答案,人所能做的,就是往前走吧!

《日本第一女公關的人際溝通術》:堅持14年,只做一件事

Enrike(小川愛莉)從18歲開始展開公關小姐的生涯,一開始時薪只有日幣1500元,前四年完全賺不了錢,直到入行第七年,因上傳一口乾掉香檳的「香檳空瓶」到部落格上,開始受到關注。加上其對待工作的真誠態度與努力,形塑出別具個人特色的「Enrike溝通術」。最高時薪曾達日幣26萬元,年收超過一億日圓。 《日本第一女公關的人際溝通術》是根據Enrike共計14年的公關經歷所寫成的實用溝通法則,也記錄了她從沒沒無聞到日本第一的公關生涯。從公關界退休後,Enrike將日式酒店的待客法則以及累積的人脈運用在企業經營,成功開展了香檳代理、美容保養等事業。

《郭婞淳:舉重若輕的婞念》從最弱的地方鍛鍊,才能成為頂尖

郭婞淳的金牌之路是一條自我挑戰的旅程,充滿考驗與挫折,如同我們的人生。她首度分享舉重與人生相通之道,歸納出突破自我的信念、把壓力轉換為動力的方法,獻給每個在生活中努力的人,找到可以依循的成長軌跡與力量,讓人生也能,舉重若輕。

《吳敏求傳》半導體孤鷹的不凡創業路:首位登上《富比士》封面的臺灣企業家

從客廳的任天堂主機到車庫裡的車子,都少不了旺宏的記憶體﹗台灣第一位登上《富比士》封面的企業家吳敏求,《吳敏求傳》首度分享,他帶領旺宏從零到全球第一大快閃記憶體的經營智慧﹗

邱瑞鑾/當氣味遇上文明──《氣味文明史》譯者序

17世紀以前的人對於糞便尿液不太反感,甚至很喜歡拿放屁來說笑。但17世紀之後,在衛道人士眼裡,氣味是隱身在各種瘟疫水汽中的罪惡,甚至是女性私密的下體,女人被視為擁有獨特的臭味。 但在18世紀之後,當鼠疫絕跡,饑荒不再,戰爭也遠離。這個追求享受的世界需要怡人、淡雅的新香味來陪伴它走向文明,此時花香、果香才與女性連結,進而變成為享樂主義的象徵。 受社會文化經驗影響甚深、有許多歷史包袱的嗅覺,其實是唯一可以直通大腦邊緣系統,影響我們情緒的感官,有強烈的個體差異性和標示性,比如當有毒物質逼近時,氣味會讓大腦送出危險的負面訊號。在安全狀態下則送出正面甚至歡愉的訊息,比如有助於物種延續的性吸引力。 2014年據說有科學研究發現人類可以分辨一兆種氣味,遠比過去以為的一萬種還多。但事後又證明這個研究的數據有問題,但香氛產業卻早已因為這個錯誤的數據歡欣鼓舞,大肆宣傳。本書作者認為這也間接證明了,所謂的嗅覺、氣味都是人為定義。因此,在科學研究之外,以人文視角檢視人類對待氣味的態度如何轉變,也同等重要。

班尼迪克‧康柏拜區搶拍電影,2020亞馬遜網書年度小說No.1——《候鳥的女兒》

北極燕鷗是世界上遷徙時間最長的候鳥,會在一年內從北極一直飛到南極,然後再度北返,如此一生的累積飛行路程可長達地球到月球間來回距離的三倍。人類尚未完全了解這種鳥類獨特的季節性遷移原理,牠們就已瀕臨滅絕,只剩下稀少的一群孤單地堅持著每年的遷徙。專門研究北極燕鷗的鳥類學家法蘭妮,身上彷彿也流著候鳥躁動不安的血液,每在一個地方定下來,就忍不住開始準備下一次的流浪;而這份飄盪的欲望也讓她如同瀕危的鳥兒般愈來愈孤獨,儘管她渴望愛與歸屬感,但似乎總是無法留在所愛的人身邊,如今的法蘭妮仍舊孓然一身,處處掩匿自己的行蹤,為了觀測地球上最後一群北極燕鷗的遷徙而來到格陵蘭。她計劃跟隨這群燕鷗前往南極洲,卻沒有正規的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