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沿台灣海峽北上?盧碧颱風最快今生成 氣象局曝影響時間點

高雄女子遭路燈奪命 陳其邁:以最快速度協助申請國賠

《如何做一本書》書衣的作用是什麼?原來最早只是包裝紙!

書名:《如何做一本書:書中的每個小地方都有存在的用意,了解書的架構,重新認識一本書》
作者:丹尼斯.唐肯(Dennis Duncan), 亞當.史密斯 (Adam Smyth)
出版社:木馬文化/讀書共和國
出版時間:2021年7月1日
書名:《如何做一本書:書中的每個小地方都有存在的用意,了解書的架構,重新認識一本書》
作者:丹尼斯.唐肯(Dennis Duncan), 亞當.史密斯 (Adam Smyth)
出版社:木馬文化/讀書共和國
出版時間:2021年7月1日

文/丹尼斯.唐肯(Dennis Duncan), 亞當.史密斯 (Adam Smyth)

書衣(dust jacket)如何算是書的一部分?

書衣印有書名,因此屬於那一本書,卻仍是個獨立存在且可以分開的實體。書衣是一個特例,是一個分離的部分。書衣與書這種若即若離的奇特關係,正如本章所示,恰是定義書衣的特徵,且可以追溯歷史,回到這個特徵初次出現的時候。書衣確切起源於何時很難判定,在史料記載以前,已經以包裝紙形態存在了很長一段時間,至少從近代早期以來已有讀者用自己變通製作的包裝紙來保護書籍。書衣也與書盒和硬紙殼有密切關係,後兩者的存在略早於書衣。無論如何,書衣作為特製的「可拆卸的印刷包裝」,是書籍設計的一項獨特創舉,且顯然是在1820 年代,因應書商裝訂出版的來臨才出現的。在此之前販售的書,要不是未裝訂,就是只有暫時的封面,有待買主自行選擇裝訂方式。而今出版的書,有永久的布面裝訂已是標準規格。書商深切盼望裝訂書能以完好的狀態擺入顧客的書架,因此開始會用紙套包裝新書……。

不過早期這些文物,不全然是現代意義下的書衣。仔細看看《友誼餽贈》的外封皮,以及遺失的《紀念冊》書衣留下的照片紀錄,兩者都是全包封套。觀察書名文字的位置及摺痕和褪色的分布,顯見兩者原本都是完全包住整本書,前者甚至加上蠟封。根據馬克.戈伯恩(Mark Godburn)所述,兩者與禮物包裝紙雷同並非巧合,因為書名即已暗示,像《紀念冊》和《友誼餽贈》這樣的文學年鑑,原意就是送禮用書。蠟封包裝能吸引讀者把紙撕開,而這些外包裝紙幾乎全都「會在購買者拆開之後遭破壞或丟棄」。但這兩個特例託當年讀者之福得以保留下來,其中《紀念冊》的書衣很明顯曾沿著裝訂重新摺過,用以增加一層外皮。這張早期的臨時書衣,不只彰顯19 世紀愛書人的聰明巧思,也突顯這件物品自誕生之初就存在的矛盾。書衣經重複使用而令人費解的摺疊與使用痕跡,直指其根本上的不確定性:書衣到底是什麼,是可丟棄的包裝紙?還是書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如何做一本書》內頁。(圖/木馬文化提供)
《如何做一本書》內頁。(圖/木馬文化提供)

書商的確可能認定,一旦書本收進書架,這些封裝紙就會被丟棄,但讀者看來並不那麼肯定。最明顯的證據是,假如丟棄書衣被視為理所當然,現在也不會留下任何例子。封裝紙最後轉變成現代的書衣,有摺口摺進封面內側,也許部分為的是跟上某些讀者的習慣。這些讀者沒有丟掉包裝紙,反而已經曉得加以利用。當時甚至有一些「複合式」包裝的例子,包裝紙上印有虛線和裁切摺紙教學,讀者希望的話,能把包裝紙沿裝訂摺成書衣。例如約翰.惠洛克(John E. Wheelock)的《尋金記》(In Search of Gold)即印有「沿此線裁切可用包裝紙做書套」的使用說明,顯見封裝紙不只是現代摺口式書衣的前身,兩者之間甚至有多多少少的混種。話雖如此,從封裝紙過渡到現代書衣也非無縫接軌,因為以我們所謂的「材料預設用途」來說,兩者功能並不相同。訂製摺口書衣不必撕開,允許書本在外衣原封不動的狀態下仍可閱讀。書衣暗示著或至少允許了更大程度的永久保存。但隨著書衣在1860 年代以後成為常態,書衣與書的關係又迎來一組新的問題。

琳琅滿目的不同設計和開本,可見出版界就連對書籍最基本的特徵,從一開始就沒有共識。路易斯.卡羅(Lewis Carroll)特別要求將書名印在書衣的書脊上,便足可為證,那在當時還不是常見的做法。卡羅對自己書作的實體樣貌別有興趣。1870 年代中期,他致信出版商麥克米倫(Macmillan Publishers Ltd.),詳細說明即將出版的《獵鯊記》(Hunting of the Snark, 1876)一書應如何編排。他認為在書衣的書脊印上書名,「書可以豎於書攤,書衣不必被拆下,可以維持比較乾淨也比較賣得出去的狀態。」卡羅的介入說明在維多利亞時代的倫敦,書籍受煤煙和塵垢汙染的程度,在街頭眾多書攤擺賣時尤其嚴重。此外也顯見當時認為摺口書衣比封裝紙更可丟棄而不足惜,因為書衣往往更早就被丟了。書販習慣拆去書衣,認為會妨礙陳列,也難快速辨認書籍。出版商把書衣當作書的一部分印行,但顧客可能很少實際看到書衣。

《如何做一本書》內頁。(圖/木馬文化提供)
《如何做一本書》內頁。(圖/木馬文化提供)

19世紀末,情況有了轉變。書背和正面都印上書名成為常規,加上其他發展也顯示書販開始會保留書衣不再丟棄。過去大多留白的保護層,漸漸填滿文字和插畫。書衣現在除了會標註售價和可選擇的各種裝訂方式(買主有時可選擇使用比較便宜的「光面紙板」或比較昂貴奢華的布面),也會大聲宣傳該書的購買人氣:「售出五萬冊!」書衣成為廣告推薦和名人背書的版面。這類書衣不只能推銷所包裝的書,也能用來推銷同一出版商發行的其他書籍。書商的出版書目雖也會出現於包裝紙,但摺口書衣推銷得更激烈。1883 年,威廉.吉布森(William Hamilton Gibson)的《大路與小路》(Highways and Byways)由哈潑兄弟(Harper Brothers)出版,書衣沒印上書名,反而翻印了一篇對同作者另一本著作的辛辣書評。書評印成密密麻麻、水平排列的兩個長欄,包在書的外層,不像書衣,更像獨立的單面印張或廣告摺頁。有些出版商甚至會印上其他商品廣告。1885 年版的小說《保羅與維珍妮》(Paul and Virginia)就醒目地印著鋼琴和神奇神經安定劑的廣告。書衣代表額外的廣告版面,「廣告看板不再只立於原地,更走入每一個潛在顧客家中。」曾經樸素無華、自慚形穢的書衣,如今在19 世紀末印刷品目不暇給的花花世界,與報紙、雜誌、海報一同爭搶目光。

●本文摘選自 讀書共和國/木馬文化 出版之《如何做一本書》。


廣告 木馬文化 閱讀風向球

延伸閱讀

中芯紹興項目進入量產 月產能7萬片晶圓、良率99%

Google:從今年8月開始在Google Play Store上架App 都必須以AAB格式提供

台積先進封裝營收 大躍進

都市傳說不要信! 一日「奇萊連峰」 親眼見證這裡很美

相關新聞

大師兄火葬場報到!新書《火來了,快跑》看火化爐後的人生百態

原本在殯儀館擔任接體員的大師兄,離開零度以下的冰庫,調到千度高溫的火葬場。新書《火來了,快跑》便寫出火化爐的後台故事,再次以大師兄幽默輕鬆又溫馨的敘事風格,為讀者揭開火葬場的神秘面紗。

Middle/或許不要往來,就是最好的再見。不要問候,就是最好的忘記

我只是選擇用這一種比較不會太痛的方式,去紀念那些遺憾與曾經而已。

憂鬱會殺了我們的孩子!吳鳳新書談教育,為孩子找回「快樂」DNA

許多人被問道希望自己的孩子長大後成為什麼樣的人時,心中可能出現數十種不同的答案:聰明、乖巧或成功等美好的願景。而吳鳳面對這道問題時,他給出的答案是:「快樂」。他認為自己教育的過程中,孩子的快樂永遠擺在第一位。吳鳳常在臉書上分享,自己近幾年來最大的變化就是有了兩個女兒,與女兒聊天時,常常問她「是不是快樂?」「哪些事讓妳快樂?」

《一生必修的科學思辨課》霍金的名聲與評價

一般常認為,科學有著客觀思考、充滿理性的特質,但事實並非如此,科學既不真理性,也不全客觀,大科學家戴森說的好,「科學更接近藝術,而非哲學」。

少女老王/沒人想生病,卻始終有人對防疫心存僥倖

大部分人在疫情的籠罩下,已經漸漸的將多一層防護的習慣揉和進生活之中,但還是有人,口罩依舊堅持著不戴好,甚至連居家隔離也做不好,而大部分的人卻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這些風險發生,祈禱著那個「萬一」不要發生在自己身上⋯⋯

從1964到2020年,不容錯過的東京奧運看點與蛻變史

文/劉善群 楔子:下町.筷子.晴空塔   寫這本書的動機來自一雙筷子。   三年前買了一雙要價日幣一萬元的筷子,它來自日本東京下町的「江戶大黑屋」。朋友剛聽到時都覺得我太奢侈了,不就是一雙平凡的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