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整理包/該你打疫苗了嗎?接種前後注意事項別忘記

舉重/完美中的不完美 郭婞淳跌坐奧運賽台露出甜笑

嚴長壽/借鏡「不老部落」的經營之道

嚴長壽。聯合報記者陳立凱/攝影(圖/聯合報系新聞資料庫照片)
嚴長壽。聯合報記者陳立凱/攝影(圖/聯合報系新聞資料庫照片)

文/嚴長壽

被動的形成與主動的規劃

面對台灣島內這種暴起暴跌的市場,對於任何一個經營者來說,都是很難的事。要能管控成長,必須先區分兩個截然不同的概念:「被動的形成」和「主動的規劃」。過去十多年在偏鄉互動扎根,給我這兩種強烈的感受。這是完全不同的論述方向,以下稍作解釋:

第一、「被動的形成」:也就是沒有看到自己的特點,只看短效,只會摘取最低的果子,例如,忽然看到需求湧現,立刻隨波逐流,如心理學實驗中被現況制約的「刺激與反應」,整個情勢迫於形勢而發展,不僅沒有能展現自己最珍貴的特色,反而只是做為旅遊資源的被動提供者,直到濫用殆盡之後被遺棄。

第二、「主動的規劃」:亦即主事者有規劃、有遠見、內心有一張藍圖,清楚掌握什麼要存、什麼要廢、什麼要擋、什麼要加強,方方面面充分的考慮到才能夠有意識的「掌控成長」。

所有市場都有其極限,有它可容受的最大飽和度,從旅遊的推廣者、當地的供應者,再到當地人的生活品質,這些沒有一個不需要規劃。若是不擇手段開放,一旦超過了飽和與極限之後,便會降低品質,甚至同時提升價格,如前所述,這無異是「質低價高」式的殺雞取卵自殺行為。

放大到更宏觀的區域來看,一架飛機有多少機位、一個城市有多少飯店、房間、床組⋯⋯,都有飽和容量,風景區以及旅遊景點也一樣,總量是有限的。其他還包括交通、停車場、餐飲服務品質,無一不需要規劃,而且要考量淡旺季的不同,根據自己最適的容量來平衡。但是,我們的都市規劃者、掌握決策的人,卻忘了或是忽略不計,從來都沒有正視問題,甚至不認為以上所有這些面向都是有限的,業者更期待生意愈多愈好,這種心態才是最大的危機。英文有句名言:「managing the growth」,亦即面對市場必須要懂得「管控成長」,不合理的成長絕對不是好現象,反而是警訊。

「不老部落」堅持管控成長,細水長流

位於宜蘭縣寒溪村的不老部落是個值得借鑑的例子,即使經營這麼多年,聲名遠播,但他們全村都沒有被利益沖昏頭,或想方設法賺更多錢,即使在旺季日日客滿的情況下,他們最多還是只收納三十位來客,再怎麼關說、求情,也只有三十個人。同時他們也慢慢改變遊客的習慣,配合部落最好、最適宜的供給,不會妥協勉強自己,拚命搶客,把自己做爛。

總量管制好之後,村民剩餘的時間及精力可以專心致志維繫自己原住民的傳統文化,或是安排子女去念原根職校,復育地方生態等等。這是一種清明的堅持,因此不老部落可以不受任何疫情、淡旺季影響,持恆永續的發展,永遠不愁客源。相反的,我同時心痛的看到很多地方,能做的竟然只是最容易走的短視近利,跳不開「暴飲暴食」、「質低價高」的循環,永遠學不到教訓。

這幾年我在長濱,看到了一家名叫「分手巧克力」的民宿。它座落於極靠海的邊緣地區,從公路望去,因地勢低,隱身在芒草裡,外人根本看不到,有種與世隔絕的抽離感。業主是陶藝家高小姐,將民宿取名為「分手巧克力」其實別有用心,希望旅客一個人來這裡小住幾天,讓自己跟情人分手、跟工作分手、跟過去分手,體驗與日常舊事分手的孤獨感。走入裡面,清一色單人床、單人沙發、單人小廚具。空間用色大膽,深藍的木地板配上暗紅的窗簾與沙發,浴室或小廚房則將過火磚與磨石子櫃體檯面運用自如,有種室內外交錯延伸與厚實的穩定感,平衡了空間中許多斜角、斜牆的不穩定張力。

隱身在芒草裡的民宿分手巧克力,它的每一間房間都是單人房,並且面對大海,這樣特殊的設計,即是希望旅客享受獨處的時光,過上幾天屬於自己的日子,讓心靈得以放鬆、沉澱。(圖/天下文化出版 提供)
隱身在芒草裡的民宿分手巧克力,它的每一間房間都是單人房,並且面對大海,這樣特殊的設計,即是希望旅客享受獨處的時光,過上幾天屬於自己的日子,讓心靈得以放鬆、沉澱。(圖/天下文化出版 提供)

全部民宿僅有五個房間,每一間都面對大海,這種空間安排是希望旅客享受一個人獨處的時光。房間裡可以聽到海聲,如果颱風來時更好,可以在面對太平洋的屋內或到小陽台近觀滔天大浪,感受那種海浪洶湧的衝擊與震撼。一個人面對大海時,往往也是與自我對話的時候。這種新型態獨創的經營模式,印證我一直主張的,台東不需要「阿曼」。阿曼飯店一次要開四十間Villa 的量體,需要四百位人員提供貼身服務,台東沒有這麼大片的土地,也沒有這麼多可以招攬的員工。相對的,「分手巧克力」只要一位管家就足夠,旅人來了,鑰匙交給他,提供隔天簡單的食物外,附近就有小店可以採買簡單的生活用品,過上幾天屬於自己的日子,這即是一種新的生活哲學。

書名:《我所嚮往的生活》作者: 嚴長壽出版社:天下文化出版時間:2021年1月1日
書名:《我所嚮往的生活》
作者: 嚴長壽
出版社:天下文化
出版時間:2021年1月1日

有了以上的啟發,近來我跟長濱民宿夥伴聚會,想建議業者將來可以更自信大膽對部分旅客要求:盡量不接待一日住宿客,並為了環保,對住兩天的旅客提供不換床單的建議,若住三天還可進一步提供優惠。讓旅客了解來我這裡必須慢慢玩,如果匆匆來去,第二天一早就走,不但感覺不到當地的精采,下次也不會再來。可以先從鼓勵開始,讓大家體認到這是個好方式。

例如,近年來歐洲許多地方正在推行「小鎮文化」,一方面對應於小鎮人口數,進行總量控管,一方面要求外來客慢遊,建立一定的指標,達標者可以獲得認證,而很多有心人反而刻意避開熱門的旅遊景點,鍾情於尋找這樣的城鎮。所以我一再強調「管控成長」,期待旅客飛來一趟就要多待幾天,因為要多待幾天,業者要學習更多功課,懂得經營與包裝,若旅客只去一些拍照打卡地點,到此一遊而已,下回他們也不會再來了。而且不只是旺季,而是四季都必須運用到這個優勢,也就是不能只有第一階段的客人,而要深耕文化,留住第二期、甚至第三期的客人。

●本文摘選自天下文化出版之《我所嚮往的生活》。想看更多「嚴長壽」的著作:立即查閱


分手 民宿 巧克力 天下文化 閱讀風向球

相關新聞

孤獨經濟全球化!疫情衝擊下孤獨感變得更具體而清晰

孤獨世紀的起點並不在二○二○年的第一季。新冠肺炎來襲前,早就有許多人感覺孤獨、疏離、破碎已久。 我們怎麼會變得如此孤獨?又必須做些什麼才能重新與他人連結?

【她們的創作日常】梅森.柯瑞/以牡蠣和香檳為食的女作家

文/梅森.柯瑞(Mason Currey) 伊莎.丹尼森(Isak Dinesen, 1885-1962) 伊莎原名凱倫.丹尼森(Karen Dinesen),生於哥本哈根,於1914年與身為

《君王、疫疾、世界史》早期就有的苦難──痛風

這些領導人都有病!? 揭開古今掌權者費心掩飾又無可奈何的病史與真相

誰說好人不能脫單?資深心理師教你一出手脫單又脫魯!

為什麼大家都喜歡好人,卻沒有女性想跟好人交往? 或者我們換個方式問,好人為何難脫單? 因為好人的眾多特質,在一般人際或職場上是優勢,放在情場中卻是劣勢。

皇室也難倖免!維多莉亞女王夫婦所忽略的重要生命課題

文/萊恩.霍利得 「馬是給工作累死的,大家都該記住這點。」 ——索忍尼辛(Aleksandr Solzhenitsyn) 跟大多數皇室夫妻相比,維多利亞女王和王夫亞伯特親王(Prince C

【臺靜農與老舍】蔣勳/文章為命酒為魂

不知道為什麽幾次想問老舍的死,終於沒有開口。臺老師與近代左翼文人的牽連瓜葛甚深,在臺灣白色恐怖株連甚廣的清除左派氛圍壓力下,臺老師如何自處?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