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訊息藝開罐
聯副創作
聯副空中補給
繽紛心情
家庭副刊
讀創故事
閱讀專題
閱讀風向球
中小學生讀物選介

林杰兒/與書為友,天長地久

2019-04-14 06:00聯合報 林杰

自小嗜書,各種類型的書一概來者不拒,學生時期也理所當然地幾乎年年擔任班上的學藝股長,就連大學聯考當前,我還是在高三那年奮力讀完了一百本課外書。父母對此當然會有意見,於是有時教科書假裝翻開,底下其實津津有味地讀著自己心愛的小說,待聽到爸媽上樓突襲檢查的腳步聲,立刻抽換,粉飾太平。回想起來,那時的閱讀,簡直還帶點偷情的趣味。

上了大學,誤打誤撞進入法商學院,我仍深情地不能忘記對文學的熱愛,成天往紅磚綠蔭的百年文學院跑。中國文學史、文學概論、紅樓夢、杜甫詩、莎士比亞等,都在那幾年陸續修完,同學因而戲稱我念的是「經濟系中文組」。

後來,在校園裡遇見了當時的男友、現在的老公,可能是長年擔任學藝股長帶來的「職業病」,我為他精心製作了一張名片大小的「愛書人會員卡」,上面還有對聯:「與書為友,天長地久。」中間則畫了十個長方格子,請他每讀完一本就自己登記書名於空格中,填完可來換發。

單純美好的校園愛情長跑八年後,我們攜手步上紅毯。柴米油鹽的家庭生活之外,書本始終是我們不可或缺的民生必需品。有時,靜靜的深夜,我們一起在床上各自夜讀,偶爾交換幾句剛剛讀到、忍不住想馬上跟對方分享的精采段落……張愛玲結婚證書上那段「願使歲月靜好,現世安穩」,說的大概就是這樣的時光吧。

有次,讀張戎的《慈禧》(她的另一本書《鴻--三代中國女人的故事》,曾讓我在十七歲那年廢寢忘食,一路讀到了凌晨五點)看到許多慈禧不為人所知的生平點滴,其中不乏媲美八卦版的史實紀錄,實在太刺激了,轉頭問旁邊的老公:「嘿,你知道慈禧也有小狼狗嗎?」

誰知他竟然不做多想地回我:「知道啊,是安德海。」聞言大驚,敢情是我太孤陋寡聞,竟然今日才識得這小安子嗎?細問之下,才知老公先前讀完的另一本書裡剛好有提到這段緋聞。書海茫茫中的巧遇,實在讓人驚喜不已。

還有一次他正讀著東野圭吾的《解憂雜貨店》,我則隨意翻讀雜誌,忽然對他拋出一問:「你這本的譯者是不是王蘊潔?」他把手中的書翻過來,一看,果然是這位譯者,這下換他吃驚了。其實,我的雜誌剛好就介紹到這位譯者,說她是東野圭吾作品在台灣的最佳代言人,果然讓我一猜就中,一定是位很認真的譯者。

與書本的緣分也往下延伸,家裡三個孩子都愛看書,從繪本到現在的橋梁書,我無比欣喜地看著孩子們的成長。那天,讀小四的孩子帶回一本《吸墨鬼》,據說是學校最近很熱門的一本翻譯兒少小說,我也好奇拜讀,書中主要描述吸血鬼的後代吸墨鬼以書為生,只要用一根吸管就可以吸取書中所有文字,吸完書中墨水不但臉色健康紅潤,而且輕鬆神遊書中所有劇情場景……啊,這種超能力,對即將奔四、已然開始有老花等現象的我來說,實在是太令人心嚮往之了。

然而,即使沒有這根魔法的神奇吸管,親愛的孩子們,我們打勾勾約定好了,我們一起與書為友,天長地久。

慈禧吸管雜誌莎士比亞老花

贊助廣告

留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