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哈薩克爆不明肺炎 指揮中心推測應為新冠肺炎

評/沒配套的「山林解禁」 只是另一波亂象起點

【章魚法官來說法】張瑜鳳/迴避不迴避

圖/豆寶
圖/豆寶

假日上午,妹妹不甘不願地跟著媽媽到傳統菜市場,要不是答應妹妹可以買她最愛吃的烤地瓜和水煮玉米,怎麼可能將她從被窩中拉出來。但是媽咪用心良苦,深怕她冬瓜西瓜南瓜不分,還以為所謂的雞肉就是保鮮膜捆包著的一團粉紅色物體,所以非要她一起來體驗真實的菜市場人生。

「哇!媽咪,這是新郎拋出的花束啊!」妹妹指著一團綠色的植物大喊。

「這是妳最愛吃的綠花椰菜。」媽咪冷靜回答,平常都是切開、燙熟了擺在盤子上,妳終於看清楚它真正的模樣了。(遠遠看到蔡珠兒阿姨在水果攤,噓~不要打擾她,跟著她買一樣的東西就對了,行家出手,品質保證啦!)

賣烤地瓜的阿嬤看到妹妹,開心地打招呼:「妹妹好乖喔,今天要吃幾個啊?」妹妹扭捏地說:「一個就好啦!要減肥。」

阿嬤看了媽咪一眼,說:「減什麼肥啊?像妳媽媽這樣胖胖的也很好看啊!」順手就多塞了一個給妹妹。媽咪接過沉重的袋子,實在笑不太出來,勉強從齒縫中擠出一句:「謝謝阿嬤。」

渾然不覺媽咪臉色有異的妹妹,大口咬著地瓜,問道:「阿嬤每次都給認識的人多一個地瓜,她怎麼賺錢呢?」

買一送一,細水長流,有了交情,每次經過就不好意思不買了啊!人際關係就是這樣,朋友親戚、同學同鄉、社團公會……一圈圈,一連串,這樣的網絡,總是在各種場合激起話題,一表三千里,每一個人說起來都是親戚。對認識的人多點優惠,也是人之常情。

「那媽咪在法庭上遇到親戚怎麼辦,會對他有特別待遇嗎?」妹妹突然發現新大陸。「還有,妳在法院遇到爸爸,會像在家裡一樣罵他嗎?」妹妹高聲發問。

ㄟㄟㄟ,妹妹妳別搞錯,媽咪哪有罵爸爸?媽咪都是在跟爸爸「討論」、「商量」事情罷了。

如果有「十大想對法官之提問」,這一題必定排名第一吧!

如果去買大腸麵線,老闆是你的小學同學,他一定會多給你一瓢吧?(除非你小時候欺負他?)

求診遇到的醫生是親戚,你一定欣喜若狂,這樣他一定會特別照顧我們吧?

但是,如果有案件繫屬在法院,接到傳票時,看到上面法官的名字好熟悉,咦?居然是親戚(或是初戀情人、昨天才吵架的房東等)!或者開庭時,赫然發現庭上坐的是剛才在捷運上為了搶座位、差一點跟他大打出手的白目男……那麼,該慶幸期待法官可以特別優惠親戚、或者要自認倒楣準備接受敗訴或不利的判決結果呢?

「嗯,法官畢竟不是機器,難免受影響吧?」哥哥走走跳跳來開門,接過媽咪手中的菜籃,小心翼翼避開掃地機器人的路線。

是的,連冰冷的法律制度也考慮到人性的脆弱與艱難,所以設計出「迴避制度」。就像掃地機器人遇到障礙物會避開一樣,有些案件,法官遇到了,非避開不可。

如果當事人是法官的配偶、未婚配偶、親屬(八等血親或五等姻親)、法定代理人、法律規定法官是不可以審理這個案件的。還有一些特殊的規定,譬如曾經為該案件的證人或鑑定人、訴訟代理人,應該要迴避(民事訴訟法第32、33條、刑事訴訟法第17、18條)。

「說實在,無論怎麼判,都會被質疑不公平吧?」哥哥想了想說。

是啊!就像是外科醫生不適宜為自己親人開刀一樣,當事人與自己的關係,究竟會不會影響判斷呢?與其讓外界猜測,不如在事前就排除這樣的情況。

這些親屬關係的要件都很明確,法官應該要自行迴避。但是還有一個情況是,如果案件的當事人既非配偶也非家屬,確有事實足認其執行職務有偏頗之虞的,當事人也可以聲請法官迴避。

「什麼叫做有偏頗之虞?」妹妹問。「像我偏食一樣嗎?」

這個就要看具體情況而定,譬如說法官與當事人恰巧是房客與房東關係,而正在為租賃契約打官司,或者是曾經在捷運上發生衝突……等等,必須有具體情事及證據,不適宜自行揣測或者過度聯想。許多司法黃牛會借此機會騙當事人,說什麼跟法官很熟、可以代為關說,千萬不可以上當啊!

「像媽咪在法庭上,都儘量不對雙方當事人微笑或者多說一句案件以外的話。因為怕當事人會觀察:『為什麼法官跟對方笑兩次,只對我笑一次。』因而產生誤解。」媽咪壓壓自己的眼睛兩側,唉!好像少笑一點也不會減少魚尾紋啊!

「如果當事人真的申請迴避,那是誰來決定呢?」哥哥好奇地問。

是的,必須同院的其他三位法官組成合議庭,如果人數不足,則由兼院長的法官裁定,若不能由院長裁定,則由上級法院裁定決定(民事訴訟法第35條、刑事訴訟法第21條)。

迴避制度不是法官專屬的,法院的書記官、司法事務官等也一樣適用。至於每年上場的各種考試(會考、學測、高普考、各種專業人員的考試),試務人員若有親屬要參加,原則上也不會讓他介入的,就是要避免讓人質疑程序的公正。

「上次叔叔結婚,屬虎的人都不能進去新娘房。」妹妹突然想到。

這也是一種「迴避」制度啊!你們有沒有聽說,農曆年初一,出嫁的女兒不可以回娘家?

「這是什麼奇怪的習俗?」哥哥不解。

各種風俗習慣,都是多年累積下來的生活經驗,是否遵循、有無禁忌,很難一概而論。只要不違反公共秩序與善良風俗,法律是不會強制禁止的。

不過像是距離學校兩百公尺內不可以經營電動遊戲場、水源區不可釣魚、軍事管制區禁止進入……這些「迴避」的規定,有它的目的與安全要求,千萬不要輕易違反。

爸爸翻完報紙了,咳了一聲,「最好是距離媽媽辦公室一百公尺內不可以有服飾店。」

奇怪,女為悅己者容,我穿得漂亮是礙到誰嗎?看來需要跟爸爸好好「商量」、「討論」一下了。

刑事訴訟 民事訴訟

延伸閱讀

經營權之爭躍台面 泰山股價「靜」觀其變

龍邦提解任泰山董座 遭駁回

龍邦提全面改選董事案 遭泰山董事會否決

日月潭九蛙疊像也要安全距離 未來採單一方向進出

相關新聞

【父母心情】玲敏/不變應萬變

每天早晨五點,我固定與老二通視訊電話,只因面臨全球險峻疫情,個性獨立的他仍舊滯留英國未歸。 「媽,放心啦,沒問題的。」以不變應萬變是老二的處事態度,這天他一如往常敘說當前英國現況,他總是一派稀鬆平常。

【晨光幫幫忙】劉昭儀、潘昌志(阿樹老師)/用科普架橋造路,跨越知識障礙

嗨,大家今天過得好嗎? 很抱歉我不是「理科太太」,更別說理科媽媽了!

【家人關係】趙南星/沒有人天生會扮演哪個角色

年節前,和爸媽帶著將近九十歲的外公一起去金寶山看外婆。外婆在媽媽小學六年級時就因心臟病去世,外公父兼母職,一人辛苦拉拔四個小孩長大。可能那年代照相技術不發達,也可能媽媽因忙碌於家務而鮮少述說,我對外婆

【小兒科醫師的診間筆記】陳彥任/讓小朋友開心的選物指南

「那個……醫生!」帶著孩子來回診的馬麻有些靦腆地問:「我女兒想要問你送的東西是在哪裡買的?她想要當科學研究作業的主題。」 想像自己有間記憶選物店,將每個珍貴的回憶陳列給顧客:光亮亮的夏天搖著綠玻璃瓶,想把汽水裡的彈珠拿出來;劍王鳳王獸王合體成雷神王,最後還能變成絕對無敵雷神王。

【家人關係】林月鳳/挑菜挑出繽紛樂

以前上班時總是急就章,豆子用切的,花椰菜也是燙軟再炒;哪像現在,退休生活步調放緩,顧及老伴牙口不夠堅實,只好細心挑菜,去蕪存菁,讓他方便進食。 當一把綠色菜筍來到跟前,我便邀外子一起挑菜,我用剪刀剪

【美味記憶】陳得勝/一缸金柑糖親情

一日午後接到小學同學張董的電話,心想張董大概又要約眾人開同學會了,想不到他說:「你能不能帶我去買小時候吃的那種金柑糖?要玻璃缸裝的,網路買的無論長相、口味都覺得跟小時候不同。」放下話筒,金柑糖的記憶如

【美味記憶】遊俠/口糧餅乾在我家

自有記憶以來,感覺自己似乎始終處於飢餓狀態,中小學是成長期,又生在物資匱乏的年代,肚子的滿足感總挨不到下一餐,尚合乎邏輯。

【美味記憶】柯孟君/吃魚,不難的

兒時餐桌上永遠有魚,乾煎虱目魚、炸土魠、白帶魚、肉魚或蒜苗炒烏魚。通常魚中段部位刺較少,小孩都會先夾來吃,等到中段被挖得差不多了,爸爸或阿公便會在此時拿起整條魚東蹭西蹭,最後僅剩有如被擺在博物館裡的化石魚骨般乾淨。

【我心中的那棵樹‧網路徵文優勝作品】劉家楨/長竿修竹

車抵員集路枋橋頭站牌,下車後沿著蜿蜒的湳底巷約莫半個小時的光景,舉睫推開四方的風景,沃野千里綠浪翻騰,茂林修竹圍繞的村落映入眼簾,那是初中畢業負笈台中後假日回鄉最美的期盼,村落裡紅瓦紅磚的三合院是流浪

【我心中的那棵樹‧網路徵文優勝作品】吳宥蓁/一輩子的救兵

同學會回高中母校,十幾個歐巴桑七嘴八舌,青春漾漾浮現。畢業三十年來,母校增建了幾棟大樓,多了一幢幢水泥巨人挨著肩,少了一片片綠油油映藍天。幾十隻腳爭相鑽進巨人夾縫裡找回憶。 「這棵樹還在耶!」新巨人

【我心中的那棵樹‧網路徵文優勝作品】璧璧/傳達幸福的魔法樹

升上國一第一天上學的路上,一位陌生中年男子突然靠近,手捧一株樹苗,說這是一株很珍貴稀有的樹苗,見我有緣,想贈與我。而我早知他已尾隨我一段路了,現在正面對決,嚇得我逃之夭夭。

【我心中的那棵樹‧網路徵文優勝作品】小毛小姐/被大王椰子樹擋住的你

曾經有個喜歡的男生,他下課時都會從我家經過,但是是走在我家對街的那一側,他經過我家沒多久,便會再路過一棵大王椰子樹,我知道他會在那右轉進巷子裡,我總是一直看著他,直到他消失在大王椰子樹旁。

熱門新聞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