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宜蘭1外國人解除檢疫後確診 搭火車去全聯、清心福全

1小時內告知7萬劑疫苗分配誰? 黃珊珊怒嗆中央:無人做得到

王壽來 /正義終究沒有缺席——名將王靖國70年後入祀忠烈祠

王靖國將軍抗戰時期照片。(圖/王壽來提供)
王靖國將軍抗戰時期照片。(圖/王壽來提供)

在一九四九年國共內戰的最後階段,

家父擔任第十兵團司令兼太原守備司令,

率領十萬英勇國軍死守太原孤城六個多月,

奮勇抵抗三十多萬共軍的圍攻,

直到彈盡援絕,城破被俘,最後病死獄中,

這不啻是他求仁得仁,對國家的忠誠!

七十餘年後的今天,

政府終於讓成仁取義的家父,

入祀國民革命忠烈祠,

總算是正式還給了他一個公道……

太原保衛戰指揮官王靖國將軍殉國70年後入祀忠烈祠。(圖/王壽來提供)
太原保衛戰指揮官王靖國將軍殉國70年後入祀忠烈祠。(圖/王壽來提供)
我是在單親家庭中長大的,壯年時忙於為生活、為工作打拚,從未真正想過該為早已殉國的父親做些什麼,直到屆齡退休之後,才起心動念,要在自己生命的棋局未殘之前,為一生戎馬、征戰無回的先父討回一點公道。

若襁褓時期不計的話,我這一生從未真正見過父親的面,緣由無他,就是當年家母帶兒女避難來台時,我也只不過是一兩歲大的孩子。雖說如此,我對父親的威儀倒是深印腦海,因為,家母把一張父親身著戎裝的泛黃巨幅照片,數十年來一直高掛在家中飯廳牆上,遂使我對老爸的容貌牢牢「停格」於此。

家父王靖國將軍,是古書上所說的「不思其父,無貌於心」的遺腹子,由寡母一手拉拔長大,因而母子感情極其深厚,即使父親在保定軍校畢業後,投身軍旅,戰功彪炳,一路晉升,做到師長、軍長、集團軍總司令,回家面對母親時,永遠是和顏悅色,百依百順,鄉里傳為美談,儼然成為地方上有名的孝子。

在個人成長的過程中,我對父親一生行誼的了解,全來自家母的念叨,即使同一版本的陳年往事,早已耳熟能詳,但每一回母親「開講」,我依然聽得津津有味。這些來自於一個離亂時代軍人家庭的「媽媽經」,固然無關乎國家大事,卻很能彰顯父親的為人處世之道。

例如,父親出生於一個堪稱窮鄉僻壤的農村,而他很有飲水思源的觀念,在他事業有成之後,非僅回饋故里不遺餘力,而且只要是鄉親找上門求助,不論親疏遠近,識與不識,他無不熱情以待,有求必應。無怪乎母親在手頭窘迫的時候,每每感嘆道:「你父親以前出手太大了,否則我們一家子到台灣後,不至於全無家底,過得如此清苦!」

山西五台縣新河村王靖國將軍老家門口。(圖/王壽來提供)
山西五台縣新河村王靖國將軍老家門口。(圖/王壽來提供)
說起來,那個時代我們的父執輩,身處國難當頭的年月,國家民族意識格外強烈不說,那種愛鄉愛土的情懷,也深植內心,對此,多年前,我偕內人曾遠赴中國大陸從事尋根之旅,在走訪家父的出生地山西五台縣新河村時,亦得到了若干令人感慨繫之的印證。

猶記,一行人坐飛機抵達省會太原市後,盤桓數日,先是參訪了坐落於該市西華門六號,現已被指定為「重點文物保護單位」的家父故居「王公館」,又去了位於定襄縣河邊村的閻錫山莊園,之後才驅車尋尋覓覓,費了好一番手腳,找到了只有百來戶人家的偏鄉新河村。

經熱心村民的帶領,終於看到父親祖宅的真實面貌,只見高牆已然斑駁不堪,院子內的房舍也已坍塌荒廢,不過,門楣上「和致祥」三個大字,雖見歲月刻畫過的滄桑,外觀依然氣派醒目,頗能顯示原屋主不凡的襟懷。

人們踏入這樣一個不起眼的荒村,不難感知家父出身何等寒微,後來他能力爭上游,成為一代名將,不就是古詩句「將相本無種,男兒當自強」的明證?尤值一提的是,新河村裡至今仍保留著兩塊年深日久留下的刻石,其上分別記載著家父捐錢設立小學,以及斥資修建河堤的始末,由此亦可見出他是一個心存感恩、未曾忘本之人。

前述父親的義舉,新河村的老輩們無不記憶猶新,其中一名長者還特地跑回住家,取來一方珍藏了一輩子的銅製墨盒,讓眾人輪流傳觀,並解釋說那是當年家父回鄉來校訪視時,送給每一位小學生的紀念品。

當我小心翼翼地接過此一墨盒,瞧見盒蓋上鐫刻著「苦學救國」四字,頓時紅了眼眶,所感受到的,不僅是父親的遺澤,還有他對國家局勢的深沉憂慮,以及對下一代的殷切期許。

仔細想來,父親此種飲水思源的人生觀,著實貫穿了他一生的行事,最明顯的例子即為,民國三十四年對日抗戰勝利後,蔣委員長擬派家父出任河南省主席時,曾指示胡宗南將軍攜其親筆信至其駐地密商,本應欣然接受該項重任的家父,因慮及過往提攜自身最力的長官是閻錫山先生,就在請示閻氏意向後,婉謝了層峰的美意,而此舉也決定了他人生最後的結局。

只因閻氏一言,即放棄更上層樓的高位,這是父親對有知遇之恩者的義氣,而在一九四九年國共內戰的最後階段,家父擔任第十兵團司令兼太原守備司令,率領十萬英勇國軍死守太原孤城六個多月,奮勇抵抗三十多萬共軍的圍攻,直到彈盡援絕,城破被俘,最後病死獄中,這不啻是他求仁得仁,對國家的忠誠!

這一頁可歌可泣、鮮為人知的悲壯歷史,從未被當時的政府所重視,也早已被無情的歲月所湮滅。所幸正義雖然遲到,但終究沒有缺席,經筆者及各方有心人士的共同努力,七十餘年後的今天,政府終於讓成仁取義的家父,入祀國民革命忠烈祠,總算是正式還給了他一個公道。

今年三月,我以家屬身分出席入祀儀式,心頭百感交集,腦海中飄過了南宋詩人陸游的名句:「王師北定中原日,家祭毋忘告乃翁」,今年清明上山祭拜謝世多年的家母時,我一定要向她稟報此一告慰慈心的佳音!

詩人

延伸閱讀

影 /將軍沙灘鯨豚擱淺 成大鯨豚研究中心解剖

台北/孫立人將軍官邸 日式風情「雅鴿書苑」喝咖啡

【被遺忘的一本書】陳義芝/《異域》將軍百戰身名裂

公義教會追思太魯閣號亡魂 殉職袁淳修母姊出席

相關新聞

【聯副不打烊畫廊】詹賀油彩作品〈鋼琴師〉

●「荒謬劇──疫情下的獨白」於南畫廊(台北市敦化南路一段200號3F)展至6月5日。

【文學的社會事件簿】吳晟/悲傷溪州糖廠(上)

2017年台北國際書展會場,和文學好友汪其楣教授相遇,她告訴我有一篇我的家鄉溪州糖廠子弟的臉書貼文,敘述她對生於斯、成長於斯、夢中永遠的故鄉溪州糖廠,無盡的感懷。我表示很想看,但我還不會用臉書、我們還不是「臉友」,我請兒子從汪其楣的臉書搜尋,列印下來,收藏在我的資料夾。

【文學相對論6月 二之二】鍾玲vs.陳義芝/死亡的黑洞

小時候,家居荒僻,門前經常有喪葬隊伍經過,吹吹打打,顯示有人又去到了另一個世界。

【文學相對論6月 二之一】鍾玲vs.陳義芝/單相思的困境

什麼是單相思呢?應該是心中深深戀慕某人,但是因為某種原因,不敢、或者是不可能讓對方知道,所以就一個人自苦。單相思也可能很激烈、很痛苦。就因為「某種原因」會根據每位相思者的境遇而不同,也會因為相思者的個性、心理狀態而不相同,所以每一段單相思故事都會不一樣呢。

【被遺忘的一本書:《許地山小說選》】何致和 /荒島上的一本書

「如果你飄流到荒島,只能選擇帶一本書,你會挑哪一本?」

張經宏/阿綠的房間

客廳不大,卻有兩扇大大的窗。午夜急雨穿過檸檬樹,送來窗框潮濕的腐氣。巷子外的機車噗噗遠走,地板有窗玻璃篩下的樹影。從白日的記憶我隱約辨認,右手前方一只木製矮几,過來一張藤椅、一座方形電扇,再過來是飯桌。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