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訊息藝開罐
聯副創作
聯副空中補給
繽紛心情
家庭副刊
讀創故事
閱讀專題
閱讀風向球
閱讀‧青鳥
中小學生讀物選介

臉孔強盜?從舊金山「人臉辨識」的監控禁令開始

官夫人最愛的儲蓄險被整頓 改買什麼能保值又有賺?

【剪影】薛好薰/取代

2019-06-12 00:01聯合報 薛好薰

薛好薰/攝影
薛好薰/攝影
分享

去年以及前年,同一枝樹杈上孵育著一窩藍鵲。我帶著相機捕獵雛鳥由孵化到大張著嘴索食,三隻大藍鵲警戒著輪番哺育,以及從雛鳥尾部叼走像一袋尿布包的排泄物畫面。隨著雛鳥身軀越來越長,小小窠巢容不下,逐漸被擠到一旁樹枝上。

也都在進入夏天的某一天,發現鳥去巢空。心中納悶:不曾見雛鳥練習飛翔,為何都不見蹤影?

今年,春天已到,藍鵲未回返舊巢。等著等著,旁邊的木棉花卻像一盞盞的燈焰在樹枝上參差地點燃起來,花瓣在晴日下散發出絲絨般的光芒,吸引一波波的綠繡眼、二三隻紅嘴黑鵯、白頭翁、八哥、蝴蝶來,守候許久,順手拍下各色姿態各異的木棉。別人看著也說好。

雖然好。他們卻不知道,我原先的等待。

(本欄歡迎投稿,文長以300字為度,附照片一幀,稿寄:lianfu@udngroup.com)

藍鵲

留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