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發監日未報到!張淑晶判囚8月今神隱 警方持拘票前往拘提

【我想對聯副說…… 駐站觀察】吳鈞堯/壽星與他的朋友們

壽星與他的朋友們。(圖/聯副)
壽星與他的朋友們。(圖/聯副)

聯副文學遊藝場「我想對聯副說……」徵文,由作家吳鈞堯、朱國珍擔任駐站作家,共收作品224篇。

讀友凌明理說:「聯副雖名為副,卻足以和正刊並駕齊驅。」

吳鈞堯則指出:副刊掌握的每一天是現在的,意圖暗示未來,但也會變成過去式,副刊成為時光沖激的三角洲。

10篇獲選佳作即日起陸續於聯副披露。(編者)

聯副的七十周年慶,也是讀者的周年慶

大約每一個人都有慶生經驗。自己出資、或三五好友運籌帷幄,買蛋糕、購置花束與禮物,事先告知或者巧心布局,在開燈時刻,眾多好友都來了,圍攏一塊兒,臉蛋與眼神都閃晶晶,朝向壽星。很可以揣測,壽星面露驚喜,走進來接受朋友祝福。

再來是重頭戲,蠟燭點燃了,燈光再度關閉,燭光一支兩支不等,恰都能照亮每一個祝福者的臉蛋。壽星位居中央,這時鼓譟聲起,「說、說,許了什麼願望呀……」壽星的願望有明暗之分。暗的,威脅利誘不能屈;明的,說上三十個都沒有問題。

一趟慶生,開燈關燈多少回,都為了迎接主角。慶生,壽星與祝福者的對應常是「一對多」,聯合報副刊的慶生卻屬「多對多」。生日者是副刊,但歷經七十寒暑,一代一代間以文字相傳,「副刊」是一個總稱,背後實則主編、編輯、美編,更早以前還有校對組負責校勘錯誤、行政組協助投稿通知與讀者服務,以及報社支持,副刊背後是默默付出的眾人。

徵文活動看似聯副的七十周年慶,卻也是讀者的周年慶,有七十年、三十五年、有十載,文學長河,任何一杓都是靈魂餵養。為聯副慶生呈現雙軌狀態,編者讀者、編者讀者,看似天南地北,實則都在一個版面的裡外。

文字的傳送與播種

來稿豐富難以取捨,每一篇來稿都是生日宴會打上光的臉,閃晶晶,實難劃分遠親近鄰,所以任務艱困,讓我必須一一掂量副刊精神、特質、傳續以及與讀者互動,才好拉出客觀距離審閱。

副刊與讀者以文學結緣,我選了幾篇文字的傳送跟播種,蒲公英一般,在遠方,也在讀者心田。忍星〈一眨眼,就永遠將你記住了〉,舉詩人渡也發表的一行詩〈相機〉、作詞家許常德〈矛盾〉以及詩人畫家侯吉諒的〈初夜〉,說明文字與讀者的締結,幾十年後依然深刻,作者長達三十五年的剪貼習慣,更把副刊的「手工藝」精神生動詮釋。缺乏高端科技輔助的過往,編輯的確是手工業,完稿、改稿、插畫等,無一不是親手畫藍圖並且幀貼,副刊傳到讀者手上,轉換成另一種「手工業」。

鄭健立〈斯文在兹,在副刊,在人〉,提及楊選堂、張繼高、黃碧端等擲地有聲的專欄,更提到副刊的另一種規畫視角,亦即在「被動」接收投稿之餘,更常「主動」跟作家邀稿,構造副刊的精神。

提到作家,范淑娟〈一起老去〉,陳述容易被忽略的重點,作家也會老去啊,隨著時代的劇變,文學殿堂上的大家,會病痛煩憂、也會得意或失勢。指陳新人、舊人以及文風改變。副刊掌握的每一天是現在的,意圖暗示未來,但也會變成過去式,副刊成為時光沖激的三角洲。

勾引報業鄉愁

刊登文章是副刊本質,我在這領域挑選忍星、鄭健立、范淑娟等三篇為代表。張桂瓊〈讓媽媽吃味的聯副〉也屬文字結緣,但提到當了鄰長可免費獲得一份聯合報、陳金鳳〈持續訂報的純讀者〉提到派報員工作,兩篇都有社會意義,讓我想起晨間走進幾十年前的大街小巷,家家戶戶的信箱中都擠著至少一份報紙,而早起送報打工,更是不少壯年人經驗。兩篇作品都能勾引報業鄉愁,期許大家都能如陳金鳳持續訂報,跟張桂瓊同款,繼續沉浸文學世界。因此,王岫〈向永不缺席的聯副致敬〉就點出副刊在當下面臨的挑戰,亦即大家都知曉的載體改變、閱讀輕薄化、資訊化等,導致目前各大副刊僅剩聯副「永不缺席」。王岫不僅關心聯副,涉及更深的閱讀結構與報社管理,並且看到許多副刊,「不是一周缺三或欠二」,高度肯定報社與聯副同仁的堅持努力。

凌明理〈成為國民文藝素養的一道日常主菜〉彷彿為副刊困境指出明路,讓閱讀文學成為每天日常,就需要教育的挹注,書香社會不能當作口號,每天的日常、每天的副刊,都可以成為基本營養。此外破題「聯副雖名為副……卻足以和正刊並駕齊驅」,更點出文學價值。

尋常人的副刊夢

依據屬性、特色,我艱難地遴選以後,再回到「讀者」上,江清香〈半生情緣的老友〉、嘉文〈賀喜聯副邁入七十年〉涉及成長情境,對於生活細節都有生動描繪,前者與文學的愛天長地久,後者遭「聯合報捲棍」棒打,更曾參加副刊抽獎獲得「國際牌雙卡帶錄音機」,都讓人再三莞爾。

最後,我以徐正雄〈青春見證〉作為賞析收尾,該文交代尋常人的副刊夢,而這個夢竟然可以非常近,近到接到前聯副主任陳義芝來電,告知作品上報。它扼要交代讀者跟編輯非常近,讀者跟作者也僅一線之隔。

入選與否,誠然也是一線之隔。當壽星與祝福者圍攏一起,燈關了以後,在蠟燭的微光中,每一個人臉蛋都閃晶晶,是壽星、也都是帶來祝福的人。謹以我的誠懇跟敬意,祝福聯副七十歲生日快樂,以及陪伴它前進的所有人。

周年慶 詩人 徵文

延伸閱讀

5至9月壽星全適用!超夯火鍋「幾月送幾隻蝦+幾號送幾顆文蛤」生日優惠登場

聯合副刊70周年展——「文學星空下」,星光燦爛!

壽星85折、大學生送雞翅!魷魚大叔再推2款韓食獨享餐

日職/接受英雄訪問 吳念庭暖心提到壽星栗山巧

相關新聞

【文學星空下──聯副70紙上展:我與聯副二三事之5】陳義芝/燈火通明那棟樓——我的《聯副》歲月(下)

6.

【文學星空下──聯副70紙上展:我與聯副二三事之5】陳義芝/燈火通明那棟樓——我的《聯副》歲月(上)

1981年初受邀參與《聯副三十年文學大系》編輯,春節前,瘂弦召集成員說明他的宏圖,主張將《聯合副刊》累積的成果,整理出版。春節後開工,我參加現代詩與散文的編選,每天傍晚從仁愛路、敦化南路口的私立復興中學趕到忠孝東路、基隆路口的聯合報,搬出一大落舊報,一天天翻閱,一篇篇細讀,進出那棟夜裡燈火通明的大樓,歷時大半年。

【文學星空下──聯副70紙上展:我與聯副二三事之4】小野/忠孝東路走九遍——紀念一個台灣最美好的年代和許多大大小小的天使(下)

那次千禧年後的拜訪是我們最後一次見到馬各。那天我們天南地北的聊著所有我們共同走過的時光。像是這些文藝青年在參加了我的婚禮...

【文學星空下──聯副70紙上展:我與聯副二三事之4】小野/忠孝東路走九遍——紀念一個台灣最美好的年代和許多大大小小的天使(上)

1989年初,剛滿37歲邁向38歲的我,莫名其妙的從工作八年的中央電影公司「退休」了。一切只因為任性,臨時起意,沒有想到下一步要做什麼,離開的時候只得到一枝壞了的鋼筆當禮物,彷彿預告未來的世界用電腦寫作即可。我問和我一起離開的吳念真說:「你得到的鋼筆可以寫字嗎?」「可以呀,而且好寫得很。」他開心的回答。

【文學星空下──聯副70紙上展:我與聯副二三事之2】林懷民/文青小林成長物語(下)

一九七六年,平鑫濤先生離開報社,全心經營皇冠和電影公司,馬各重掌聯副。隔年馬各創辦聯合報短篇小說獎,邀我當評審。我說,我...

【〈文學星空下──聯副70紙上展〉特別篇】張騰蛟/弦語粹輯

弦的語言,有獨特的風格,創新的魅力,很詩很哲很文學,再加上那字正腔圓、渾厚優美的語氣,話一出口,那些滾動著的、閃爍著的字珠字串,便飄然入耳……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