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DG6 淨水及衛生

友善水資源 共築美好環境

聯合國評估,2025年全球2/3的人口將面臨缺水問題。水資源珍貴而脆弱,經不起人為破壞,若將垃圾、有毒物質排放至河流、海洋,將造成嚴重的環境污染。對此,聯合國呼籲全人類,在2030年前,一同保護及恢復與水相關的生態系統。台灣是一座四面環海的國家,近年來,海洋生態的污染,成為迫在眉睫的水資源問題。

2021年、聯合報70周年時,我們邀請關注淨水及衛生議題的行動家,為台灣的未來許下願望。「湛。Azure」團隊創辦人陳思穎多年來致力於改善海洋環境,期盼製造出一座能清除海洋垃圾的機器,並在台灣各地漁港使用。國立台北大學都市計畫系副教授廖桂賢,和一群朋友創立「台灣河溪網」,期盼台灣恢復河川生命力。

2022年,我們持續關懷許願人在全台各地的最新動向,記錄他們為實踐願望所付出的努力,也期待更多民間力量響應支持,讓改變在台灣發生。

700

萬元

「湛。Azure」預計2022年以北台灣為示範點,今年1月已開啟第1座示範港,7月再開第2座,開設一座示範港營運一年需花費700萬。

「湛。Azure」團隊致力於改善海洋環境,期盼製造出一座能清除海洋垃圾的機器,並在台灣各地漁港使用。

「湛。Azure」團隊2020年10月發起「為湛而戰,海洋垃圾移除計畫」,要替蔚藍海洋向海漂垃圾大聲宣戰,已走訪百個商港、漁港及遊艇碼頭,並透過觀念倡議喚醒民眾,以及為海港環境找到專屬解決方案。

「湛。Azure」團隊執行長陳思穎表示,2021年透過聯合報許下願望,但處理海洋垃圾的問題,需要長時間去做環境等相關監測,才會知道有沒有改變,包括知道垃圾從哪裡來?垃圾數量的基準線在哪裡?有沒有因為湛團隊的進駐,讓垃圾量小於基準線等等,至少從去年至今尚未有明顯感覺到差異。

根據政府開放平台統計數據顯示,2022年3月,台灣海洋廢棄物來源主要為海漂,其次為淨灘、船舶人員產出的廢棄物居多。

不過雖然如此,陳思穎一行人依舊專心投入工作中,原預計今年將以桃園、基隆作為示範點,今年1月已開啟第1座示範港,7月再開第2座示範港,開設一座示範港營運一年需花費700萬。陳思穎表示,今年規畫有變動,改成桃園竹圍漁港和新北鼻頭漁港,「因為新北鼻頭港是湛團隊發跡的起點,這個『原點』具特殊意義,當初發現那邊的海洋環境有問題,才會有後續的湛團隊,因此列入今年的規畫」。

湛團隊今年將機體再優化,以第3代船型搭配第2代的遙控板系統。陳思穎表示,去年雖募資到1600萬元,但扣除部分行政費用,可支配金額大約是1400萬元左右,近乎全部都拿去做船體,光是2代機的規格驗證就花掉400萬。她無奈地說,當初因為做到一半資金就斷炊,希望各界協助募資,去年是義美、今年是陽明海運,若沒有這些贊助廠商就無法做到這些事。

陳思穎說,2022年最大的進步就是船體的製造,從船體形狀設計,到加裝前方導輪、防碰墊,去符合港口的結構,可以清理貼邊垃圾。今年6月8日海洋日,湛團隊曝光最新一代湛鬥機的船體,其功能日益進化,具有5G「無人化」的遠端遙控自動巡邏監測的能力,將加速清除海漂垃圾,為地球永續盡一份心。

海洋垃圾移除計畫除了設備製作外,最重要的是環境教育與居民溝通,提高大家的環境意識。
— 湛。Azure團隊執行長 陳思穎

湛團隊今年除了曝光新型湛鬥機外,預計9月會開始規畫將一艘船帶去環島,並開放報名,若民眾覺得家鄉有需要協助清除海洋垃圾,經團隊篩選過後,就會到該處服務,不僅是清理垃圾,也會教民眾如何使用,同時也讓各地主管機關及漁會了解,一艘船並不需要高超技術或專業人員,就能有效率地維護海洋環境,陳思穎說,「只要他們願意,我們就會教他們如何使用」。

陳思穎說,目前還是要先看資金募資狀況,畢竟環島也是需要錢,再加上申請進去各地港口不容易,要先與縣市政府及漁會溝通、是否能取得臨時停泊證、水卡、店卡等,這段時間下來,發現「溝通反而是需要花最多時間的」,曾多次被以「有找人定時清理港口」為由婉拒,只是真了解後,就會知道是一個人用傳統方式清理3、4個港,「一個港只清理一天怎麼夠?」,而一台湛鬥機只要一個人就能操作,「我們希望能以效率高的方式清理海洋垃圾」。

陳思穎表示,海洋垃圾移除計畫除了設備製作外,其實重要的是環境教育與居民溝通,提高大家的環境意識,也希望透過曝光,讓更多贊助商看到湛團隊,一起為海洋盡力,今年目前才募到800餘萬,希望集中火力,讓更多企業知道湛團隊需要幫忙、港灣需要協助,讓海洋可以回歸到最初。◾

如果想到河流只會想到水災,便喪失重要的生活品質。
— 國立台北大學都市計畫系副教授 廖桂賢

2021年,國立台北大學都市計畫系副教授廖桂賢為聯合報70周年許願,希望台灣能夠開啟一個「都市河川復育(Urban River Restoration)運動」,讓台灣城市裡被嚴重水泥化的水路恢復近自然的健康狀態,為市民提供多樣的生態系統服務。這一年她所創辦的組織「台灣河溪網」成功推動公共工程金質獎增設生態復育獎項,把箝制生態復育的建設拆掉。但她透露,目前還無案子申請此一獎項,希望未來幾年能陸續出現。

廖桂賢指出,公共工程金質獎生態復育獎項是一種「減法的概念」,減去人為對河川的加工,讓河川自然的發展,將生態的復育納入工程。她表示,去年一年並未看到前來報名的案件,可能是因為缺乏大力推廣、也可能時間比較短,各地政府都還必須做準備、整理資料。但光是成立這個獎項,便跨出相當重要的一步。

廖桂賢認為,河川復育也是一種自然解方。

宜蘭員山鄉大湖溪上游河段曾是環團口中蘭陽平原最後一段野溪,為防洪減災,水利署辦理改善工程卻破壞生態豐富的濱溪帶。廖桂賢表示,這是台灣習慣的工程思維,水利署等單位總是強調治山防洪等控制自然的手段。只擔心河川氾濫成災、忽視氾濫是河川正常的生態;而河川週期性的氾濫其實會帶來豐富物產。如濁水溪週期性的氾濫便送給人類重要的禮物—黑米。

天氣炎熱,台灣人習慣裝冷氣。但廖桂賢指出,歐盟現在推動的概念是自然解方(Nature-based Solutions,簡稱NbS),也就是以自然為本的解決方法。比方用種樹解決天氣炎熱、而不是打造水泥牆隔熱、或是裝上冷氣。

「河川復育也是一種自然解方」,廖桂賢表示,現代人往往只因怕河川氾濫,想盡各種辦法、打造各種工程控制河流。但其實河流可以提供生態系服務,具有調節氣候、供人們欣賞娛樂的重要功能,「如果想到河流只會想到水災,便喪失重要的生活品質」,她還會繼續推動「還地於河」的觀念,希望透過河流的力量為人類打造更好的生活環境。◾

張卉君長期推動海洋教育,希望台灣能建立以環境與生態優先考量的親海觀念。

2021年7月,農委會漁業署「漁具實名制」新制上路。不過,張卉君沿著台南到嘉義訪談50位漁民卻發現,政府在制定漁具實名制政策時雖立意良善,漁具間的衝突卻被忽視了,當海廢垃圾愈堆愈高、海愈來愈「薄」時,政策沒能對症下藥。

張卉君過去擔任黑潮海洋文教基金會執行長6年,去年卸任後,現職為黑潮董事。從組織回到個人,她持續倡議海洋環境議題,駐點在台南,全台奔走演講、走讀,也協助民間單位訪談調查。

這2年,黑潮啟動「漁業廢棄物圖鑑」調查,第一年完成東岸調查後、去年啟動西岸調查。在漁業廢棄物中,有60%是廢棄漁網、漁具,可能導致魚群、鯨豚、海龜纏繞死亡。

為進一步了解漁網成為廢棄物原因,張卉君從台南到嘉義,訪談50位漁民,她發現其中一大關鍵原因是「漁具之間的衝突」沒有被看見。

張卉君持續倡議海洋環境議題,全台奔走演講、走讀,也協助民間單位訪談調查。

根據漁業署統計,國內從事沿近海漁業的漁船有22000餘艘,其中刺網船有9700餘艘,將近一半,也代表刺網船是台灣沿近海最主要的家計型漁業。為減少漁網廢棄,農委會漁業署去年7月啟動「漁具實名制」,漁民必須在漁具寫上漁民的名字,違規未標可罰最高15萬元。

不過,實際到了港邊,刺網船卻不如統計數字那麼多。

滯留鋒面襲台的午後,無人出海的嘉義網寮漁港顯得特別寧靜。港口停滿4、50艘小船,幾乎全部都登記為刺網船,但放眼望去,實際上執行刺網漁業的刺網船不到5艘,絕大多數都是養蚵船。

張卉君說,當她拿著漁業資料到現場調查時,發現嘉義刺網船登記有1250艘,卻多半都是養蚵產業在經營,真正刺網船不到250艘,「連尾數都不到」。

採訪團隊抵達時,只見漁民蔡嘉宏在一疊疊整齊排列的蚵串中間,蹲在雨中懊惱地從長長的刺網間解下被勾纏到的蚵殼。

蔡嘉宏是張卉君訪談的眾多漁民之一。他說,這裡的刺網船大多是祖傳事業,政府執行漁具實名制,是為避免漁民將刺網拋入海中、纏繞海中生物或珊瑚,實際上「漁網成本那麼高,何必如此?」。

蔡嘉宏邊整理被蚵殼纏繞的刺網,一邊解釋。漁網成本從3600元到12000元都有,至少可以用10次以上,只要出海時有點浪,幾乎每天回來的刺網都會纏滿蚵殼;每隔幾日,就會纏到被丟棄在海中的蚵索、蚵棚,纏到又收不回時,只能割破它,讓它留在海底。

張卉君(右)深入港邊與漁民交流,了解台灣漁業現況。

蔡嘉宏的苦惱,也是張卉君採訪到普遍刺網漁民的心聲。

傳統人工清洗牡蠣,需將整串帶殼牡蠣一顆顆先分粒後,再將分好的牡蠣逐批清洗,去除外殼上附著的藻類與泥土。在西岸,部分養蚵業者會將蚵仔送往洗蚵場,滿滿一籠要價70到80元。

海上洗蚵機引進後,則可機動性裝設在竹筏上,透過馬達及輸送帶傳導,直接抽取海水進行清洗作業。

不過漁民說,當地時常可見蚵殼、被剪斷的蚵索,直接被倒入海中,加上政府回收蚵棚誘因有限,廢棄的蚵棚更是堆滿沙灘。

蔡嘉宏說,每年漁獲雖然也會有數十萬元,但光是額外增加的網具損失就超過20萬,他強調,「網具本來就有成本,20萬是額外增加的成本。」

養蚵產業在台灣蓬勃發展,刺網遭蚵圾纏繞導致「被海廢」的情形,刺網漁民向民代、漁會、政府反應,卻未被重視,也讓他們只好吸收成本,自認倒霉。

多年來,刺網被認為是魚類的「死亡之牆」,也持續有呼聲禁用流刺網。但張卉君認為,流刺網雖然不好、禁用也是要努力的方向,但必須避免將刺網漁民汙名化,也需要政府輔導轉型。

她說,畢竟有無良的漁民、也有具生態概念的漁民,「不同種類漁具衝突帶來漁業廢棄物,因果關係必須被釐清」,若能從刺網議題發展出更細緻的討論,才有可能打開死結。◾

他們也正在為SDGs努力

許願未來 點亮角落微光

聯合報71周年 | 2022許願成果報告

統籌
林秀姿
製作人
蔡佩蓉、林雨荷洪欣慈
採訪記者
張曼蘋、陳宛茜侯俐安
影像
余承翰、蘇健忠報系資料照
視覺設計
許瑋琳
工程師
顏傑、周融聖
協力團隊
羅國俊、應翠梅熊迺祺、蔡惠萍魏忻忻、唐秀麗何雅玲、許君吉陳易辰
監製
蕭衡倩、林秀姿潘如瑩、董谷音
製作單位
聯合報新聞部
2022.09.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