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DG10 減少不平等

尊重族群差異化 為社會注入暖流

減少國內及國家間的不平等現象是SDG10的核心宗旨,希望建立兼容並蓄的社會,確保人人不因經濟、年齡、性別、身心狀況、族群或宗教等因素,受到差別對待。根據法務統計年報數據顯示,台灣每年新增2千至4千名少年進觀護所,讓更生少年權益受到各界關注。

2021年、聯合報70周年時,我們邀請關注平權議題的行動家,為台灣的未來許下願望。更生少年關懷協會秘書長江元凱,致力於輔導行為偏差的青少年、保護安置等領域,讓這些少年重新築夢,回歸社會。今日掌中劇團團長許家誠,曾誤入歧途,出獄後痛改前非,展開傳奇的布袋戲人生。

2022年,我們持續關懷許願人在全台各地的最新動向,記錄他們為實踐願望所付出的努力,也期待更多民間力量響應支持,讓改變在台灣發生。

192,466

人次

更生少年關懷協會服務項目包括更生少年職場培訓、司法少年服務、安置保護、弱勢少年就業創業、兒少培力、兒少社區關懷等部分,經統計歷年服務人次共19萬2466人次。

更生少年協會秘書長江元凱,積極經營未來咖啡,幫助更生少年回歸社會。

更生少年關懷協會秘書長江元凱接觸輔導行為偏差的青少年、保護安置等領域已約30年,2016年協會成立「616少年夢工廠」作社區據點,同年創辦「未來咖啡」,作為少年出所後的職場中繼站,讓更生少年透過製作餐點、咖啡等飲品,培養責任心,同時透過平台讓這些少年們重新回歸社會。

江元凱表示,以往孩子進入矯正學校,地方政府就會需要介入並建立關係,做後續追蹤,但因為政府的行政程序,等到社工真正進去認識孩子時,距離孩子離開已經沒剩幾天了,根本沒辦法建立關係;再加上他們原生家庭關係不好,可能也不會想回家,導致後續追蹤成效不佳,一直希望孩子只要進入少矯院校,就可以立刻知會地方政府,進而介入去建立關係,「但過去法務部跟衛福部都說是互相尊重,導致變成灰色地帶」,「提前知會並順利銜接」一直是協會希望可以推動的部分。

談到未來咖啡,江元凱去年提到咖啡廳的孩子薪水是使用多元就業服務,當時有「一年一約」規定,若孩子1月進來可以做到年底,若12月進來就只能做1個月,他們一生只能用一次政府的福利,就喪失使用資格,後來經過與勞動部多次反映,現在已改成孩子若是下半年到職可以晉用到隔年6月,讓孩子不會喪失權益。

據協會統計,2017至2021年,未來咖啡學徒累積共70名少年,並不定期進行驗尿,以確認少年未再施用毒品的情況,僅6名被驗到三級毒品反應,相當於一成五再犯率。更生少年關懷協會表示,顯示中繼職場培訓及輔導,可協助大部分少年遠離毒品再犯情況。

由於協會服務項目包括更生少年職場培訓、司法少年服務、安置保護、弱勢少年就業創業、兒少培力、兒少社區關懷等部分,經統計歷年服務人次共19萬2466人次。

江元凱(中)接觸輔導行為偏差的青少年、保護安置等領域長達30年。

江元凱坦言,其實很難去計算真正的服務量,像是去少觀所上課,一次就替180人上課,且每週都會去,若這樣計算下來數量就很可觀,對他而言,真正的個案是離開少觀所後,願意進到未來咖啡學習接送餐或接受密切會談的個案。

江元凱表示,未來咖啡不會只提供這些孩子就業而已,還會有職場見習、接風餐等,接下來還需要更多的工作人員,因此現在位於未來咖啡內的辦公室已不夠用,正在考慮搬遷,擴大辦公室空間,讓更多工作人員進駐,也會有更多和孩子會談的空間,進而可以接更大量的服務。

江元凱表示,協會目前對外募款需要約4千餘萬元,但只能盡力募款,有時候金額達不到,就只能先進行比較急的部分,像未來咖啡就有一些硬體上的需求;再來是政府委託案的家扶中心,場地的場租必須另外找,加上裝修部分,2022年還需要募集約1千萬元左右的資金,希望可以多多協助。

江元凱說,由於更生少年關懷協會這一年就是因應政府相關需求,發展速度有點快,很多人都認為社工最重要的是服務,但其實內部結構與專業亦是如此,現在問題比較多的是調整結構,因此去年協會內部陸續優化管理,未來幫助更生兒少也會更完善。◾

更生人沒有悲觀的權利,想重新走進家庭和社會,得先學會接納自己。
— 雲林縣今日掌中劇團長 許家誠

曾經年少輕狂、誤入歧途的雲林縣今日掌中劇團長許家誠,克服更生人出獄後的生活難題,重新接納自己,接下父親的偶劇團,一切從零開始,他努力多年從演而教,重新走進高牆內,以偶教化學弟,展開新人生,他認為更生人更需要社會的支持,否則走回老路並不奇怪。

年近不惑的許家誠從失去信心、懊悔、茫然的更生人必經路程,足足走了兩年多,在家人無怨無悔的關愛下,他才漸漸重新接受自己,面對新的生活,回顧過往,他感到幸運,也學會以微笑面對自己和每個人,他說,更生人沒有悲觀的權利,想重新走進家庭和社會,得先學會接納自己。

小時候曾是父親劇團小跟班,耳濡目染,長大憑著對父親操偶演劇的模糊記憶,勤加練習,許家誠不僅練就一身好手藝和好口技,布袋戲生、旦、淨、末、丑、雜各種角色,演得如靈如活,從演劇中他體會到掌中世界的奧妙,也看透人生的悲歡離合,他開始學習回饋、感恩。

他應雲林第二監獄邀請擔任偶戲教師,組成的劇團更在幾年的雲林國際偶戲節當中發光發亮,他無私任教,不少更生人出獄無處去,第一站常到他的劇團來幫忙,他更以過來人心情,分享經驗,讓剛出來的更生人縮短適應社會的期程,他笑說,今日劇團像更生人海上迷航的燈塔,稍作入港再出航,可減少觸礁的危機。

只要能幫的,許家誠都樂意去做,但畢竟生活的現實總要面對,他每年公益演出全台跑透透,家扶、育幼院、養老院義演,無私付出,還常把自己的人生故事與生活趣事融入歷史劇中,客製化劇情,自娛娛人,演得格外生動,他說,從布景舞台道具到編劇操演,他一手包辦,一台發財小卡車,真的跑遍台灣。

多年努力下,演藝事業略漸成長,去年所接的戲已突破百場,但他義演腳步仍未歇止,他說,目前仍以廟口戲為主,企業社團的商演場數幾乎掛零,這也是時下偶團難以發展的盲點,想突破很困難,說實話,公益義演除了積德,還希望能多少打打知名度。

廟口戲是支撐劇團生存的主要活路,不少重要廟會都可見今日劇團的大型舞台。

只是國內布袋戲的畸形發展,削價競爭很嚴重,一些偶團只要一部小卡車搭上簡易布景,再買塊錄音帶,不必懂得操偶或口技,沒觀眾也無所謂,一天2、3千元,一個人照樣在廟會中討生活,許家誠說,大棚戲成本高,搭景演劇至少得3、4人,光吃飯薪資基本開銷,一場戲價沒萬元起跳,根本不划算。

戲場漸多相對也縮減了家庭親職,尤其廟會高峰期一天都有5、6場戲,連他的好搭檔、好太太許容慈也不得不和他分場演出,使得兩個才上幼兒園的孩子,也只能請假跟著父母跑場,一人帶一個,邊演邊照顧,但他總會苦中作樂,有時深夜收場在回家顛簸的路途,看著心愛的寶貝安睡身旁,一天趕場的疲憊也全消。

舞台是許家誠幸福的棲所,他笑說,戲台像牧人的大帳棚,不論風雨烈日,吃睡全在裡頭,裝滿他的戲劇人生和家人滿滿的愛。至於何時才能闖出頭,給妻小一個安定居所,他不願多想,認為既已踏上這個人生舞台,只能以包容和愛一步步往前走。

許家誠說,台灣布袋戲文化底蘊深厚,但許多演者卻只能在社會底層討生活,除了廟會節慶演出,偶戲演藝須要提升,這有賴政府或企業伸手扶持,讓用心向上的劇團,有更多發展舞台,期望政府或更多企業能支持用心的演者,給予更多機會空間「讓小卒仔也能變英雄」,為台灣戲劇培育更多優質劇團。

楊婕妤從愛滋病患照顧到移工之子,將援手愈伸愈遠。

去年聯合報70周年許願系列報導之後,雖然關愛之家每個月的小額捐款人數略微增加,卻又面臨了新的考驗。面對記者詢問,關愛之家創辦人楊婕妤說:「因疫情關係,非營利組織募款都很困難,有點不好意思再提我們的需求」。

楊婕妤表示,由於系列報導的「許願」機會,關愛之家增加民眾小額捐款的支持,有助推動兒少機構執行兒童照顧服務。畢竟來自政府的補助仍無法全面滿足,大部分經費缺口仍需要靠基金會募款。

不過,屋漏偏逢連夜雨,今年初連續的大雨,關愛之家在文山區的一處安置據點附近,於3月中發生頂樓女兒牆倒塌事件,關愛之家一夕間失去100到200坪的空間。楊婕妤感嘆地說,先前發現建物裂開時已希望進行修繕,且請土木工程與結構技師前往鑑定。發現問題嚴重、修繕難度高,粗估修繕費用大約需要500萬元。

楊婕妤表示,事件發生後,基金會迅速地將原本短期安置於此的孕產婦、落難外國人,分散到另外數個額外承租的公寓,每個月增加約20幾萬元的房租支出。現在兒少機構和各個小家,共協助照顧187個孩子,各年齡層都有,包括愛滋受影響之青少年、移工之子、家暴或高風險家庭的失依兒童。

楊婕妤表示,不論租屋或修繕,都是極大支出,經費又變得吃緊,但關愛持續照顧大人和小孩的心未曾中斷。若有善心人士願意捐款幫忙,可指定用於「房舍興建」以及「租賃場地」用途,對關愛之家而言是相當重要的。

孩子們生活與活動都需要足夠的空間,楊婕妤表示,若有約150至200坪的房舍能夠釋出、借給關愛之家緊急使用,就能透過此空間持續照顧這群6歲以下的關愛寶寶們。◾

需要協助的不只有移工,雇主也有需求。
— One-Forty創辦人 陳凱翔

去年One-Forty創辦人陳凱翔在許願70時許下願望:「希望每一個從異鄉來到台灣工作的人,都能在離開時留下對台灣的美好印象與回憶,讓台灣的友善形象能夠在全世界發光」。

創辦7年來,One-Forty致力於打造一個「友善移工」的台灣社會。他們為移工開課程,幫助移工學習台灣語言、文化,支持移工想要回家鄉圓夢的想法,3年前還推出給移工的學習包,每年固定發出1千份,讓移工能透過學習包認識台灣的節日、文化、生活等,融入台灣生活。

過去One-Forty的服務對象一直是移工,而今年,他們擴大服務的觸角到雇主,開啟「雇主學習包計畫」,陳凱翔說,這幾年他發現,需要協助的不只有移工,雇主也有需求。

陳凱翔認為,若移工和雇主能夠相處融洽,家裡不只是多了一個幫手,有時候也像多了一個家人。圖/One-Forty、陳凱翔提供

One-Forty開始課程的那幾年,陳凱翔會接到雇主的來電或來信,語氣充滿防備,甚至懷疑One-Forty是人力仲介;去年One-Forty在學習包裡加入了一張給雇主的信,還有一小本「雇主友善指南」,跟雇主介紹印尼的打招呼方式、生活用語、美食料理、文化宗教等,此舉加上去年聯合報許願70的報導,讓來電或是透過粉絲頁傳訊息來的雇主更多,但態度卻轉變了,他們好奇One-Forty做的事、好奇學習包的內容,甚至是表達需求。

「很多雇主問我們,能不能提供給雇主的教材?他很想多了解家中的移工」為回應這個需求,One-Forty將陸續推出給雇主的小短片,也將在今年推出雇主學習包,讓雇主也可以認識移工的家鄉與文化,促進彼此間的理解。

除此之外,One-Forty也希望認識移工、移民、多元的文化可以向下扎根,他們回應新課綱中全球素養、多元文化、移動能力等概念,發展給國高中學生的議題教學包,裡面包含教學簡報、教師手冊、課堂活動等。甚至有針對此的教師培訓,讓有興趣的教師也能透過One-Forty的故事,帶學生認識在台灣的移工,以及這些移工豐富的世界及文化。◾

福興文教基金會文化長林宜錚認為,企業有責任回饋社會,為移工、學子分享資源。

坐落於高雄旗山區的福興工業,生產的門鎖產品坐擁世界第一市佔率,可謂台灣隱形冠軍。在低調經營背後,福興長年資助在地學童,主辦多個學生運動競賽,為廠內移工舉辦跨年晚會、理財及才藝班,甚至和民間團體合辦移工攝影展,反倒成為它們的聲名來源。

福興文教基金會連兩年和移工倡議組織One-Forty合作,在高雄駁二藝術特區開辦移工攝影展,主題即為移工眼中的台灣。福興基金會文化長林宜錚年輕時曾赴澳留學多年,深刻感受過身為「異鄉人」的辛勞,因而大力關注移工議題,並對人文領域產生濃厚興趣。

去年林宜錚為台灣許願,期許創造更友善、包容的台灣,對她而言,企業有責任回饋社會,為移工、學子分享資源。林宜錚認為,福興資助的活動包羅萬象,看似分散,其實都指向同一個美好終點。

福興文教基金會連兩年和移工倡議組織One-Forty合作,在高雄舉辦移工攝影展。圖/林宜錚提供

半年後,福興更響應歐美廠商,加入了「RBA責任商業聯盟」行列,為移工支付全額機票、住宿等「入境生活費」,助移工不必再「背債追夢」,可在台灣放心養家。為員工著想,既是人權,更是當代商業競爭力的基礎,林宜錚認為,移工補足台灣勞動力缺口,是我國發展的一大助力,福興不只要保障移工權益,也是在各國「搶人大戰」中提供來台誘因,「如此兼顧現實與理念」。

「從最常見的淨灘、隨手關燈開始,我們不斷思考,如何進一步『用自己的產品』貢獻社會」林宜錚分享,去年福興協助岡山區壽天國小,免費更換近百組老舊門鎖,今年再擴大規模,公開募集十間高雄市的高中以下各級公立學校,展開「公益換鎖計畫」。

前往壽天國小時,林宜錚在工廠號召數十名志工,不乏菲律賓籍移工參加,更有不少成員的兒女就讀於此。眾人一天迅速完成工程,親手組裝自己製造的產品,林宜錚發現,他們因而對這份職業產生更多「使命感」,也透過助人得到「價值感」。

福興廠內逾6成員工是岡山人,林宜錚曾邀請他們,為公司內部刊物「TOFU誌」寫下在地美食、文化的故事。近期基金會以「地方文史」和「門鎖」為出發點,進行《打開岡山的記憶箱子》計畫。他們訪談長者、蒐集老照片,重溫岡山那些消失的老車站與景象,帶著孩童探索歷史、訪談居民,甚至是福興廠內的移工,用人物故事連結當代。

對CSR不設限,勇於跨界合作,林宜錚驕傲地說:「門鎖讓我們成為世界第一,但做好企業文化,才會讓我們成為世界的唯一。」◾

他們也正在為SDGs努力

許願未來 點亮角落微光

聯合報71周年 | 2022許願成果報告

統籌
林秀姿
製作人
蔡佩蓉、林雨荷洪欣慈
採訪記者
張曼蘋、蔡維斌邱宜君、張瀞文許詩愷
影像
曾原信、黃仲裕報系資料照
視覺設計
許瑋琳
工程師
顏傑、周融聖
協力團隊
羅國俊、應翠梅熊迺祺、蔡惠萍魏忻忻、唐秀麗何雅玲、許君吉陳易辰
監製
蕭衡倩、林秀姿潘如瑩、董谷音
製作單位
聯合報新聞部
2022.09.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