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報社論/金孫留給台獨,和平留給台灣,國家還給人民

全球政治風險諮詢機構稱民進黨總統候選人賴清德是「美國的危險朋友」。圖為賴車掃時與國民黨競選看板擦身而過。記者潘俊宏/攝影
全球政治風險諮詢機構稱民進黨總統候選人賴清德是「美國的危險朋友」。圖為賴車掃時與國民黨競選看板擦身而過。記者潘俊宏/攝影

賴清德九日舉行國際記者會,大剌剌宣稱他若當選總統,「中國就有機會檢討他們的對台政策」;傲慢之情,溢於言表。當天下午,蔡政府發出國家級警報為他助選,卻將衛星誤為「飛彈」,成了國際笑話。次日,全球政治風險諮詢機構「歐亞集團」發表報告,把賴清德和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以色列總理內唐亞胡並列,稱他們三人都是「美國的危險朋友」。

和澤倫斯基、內唐亞胡並列,賴清德或許十分得意,覺得自己是「世界級的英雄人物」。但人們切勿忽略「危險」和「戰爭」這兩個關鍵詞:澤倫斯基看似英勇,但烏國軍民在俄烏戰爭中死傷近廿萬人,經濟活動停滯倒退;內唐亞胡在加薩的屠殺報復造成兩萬巴勒斯坦人死亡,讓以色列飽受世人譴責。賴清德若當上總統,極可能把台灣帶向戰火第一線,選民希望那種事發生嗎?

這次競選,賴清德的表現可謂「原形畢露」。他多年來享受「台獨金孫」的光環,又自命「務實的台獨工作者」,還誇稱台灣總統可以「走進白宮」。在引發美方的疑慮後,他被迫一路改口,聲稱台灣已是主權獨立國家,毋需再宣布獨立,企圖洗掉自己身上的「台獨」金光。然而,他終究難掩自己內心的躁動,又在政見會上說出中華民國(憲法)是「神話」、「災難」等語。無論他如何自圓其說,都難掩他對國號及憲法的厭惡,但他卻在借中華民國元首之殼上市。

賴清德聲稱他將追隨「小英路線」,但以其國家體制認知的粗疏,對外交事務的暴衝,和他對蔡英文一向的不滿,他或許連「小英路線」為何物都搞不清楚。因此,他遺漏的拼圖,還得靠蔡英文親自幫他填補。這樣一位內心台獨、行事傲慢、卻臨陣作出「非獨告白」的人,如果出任下屆總統,兩岸僵局勢將加劇為行動硝煙,對岸各種報復將相繼湧至,台灣還會有寧日嗎?

不僅如此,賴清德在應對內部施政乃至他個人相關議題時,更表現出一副「吃人夠夠」的傲慢態度,完全不顧社會輿論的批評。例如,賴皮寮的違建及欠稅爭議延燒三、四個月,他卻想用「礦工之子」的悲情一舉將之合理化。即使後來宣稱要交付「公益信託」,也遲無行動,只是在拖。一旦他當選總統,賴皮寮即可堂皇掛上「總統故居」的招牌供人瞻仰,民眾還能向他追討公義嗎?

包括高端合約應該公開的問題,賴清德在辯論會上親口承諾沒有問題,但行政院、衛福部和高端之間大打太極,每天都想出新的理由拖延遮掩。高端疫苗是政府以公帑採購的合約,若連這點小事都無法透明,將來賴清德當選,人們想要一窺蔡政府任內種種弊案的真相,豈非難如登天?或者,屆時真相都會被碎紙機吞掉!

兩岸目前是兵凶戰危景象,被評為「全球最危險的地方」。年輕人的兵役已為此延長,蔡英文竟能聲稱「中共目前不太可能犯台」;而如果賴清德當上總統,以其傲慢、挑釁的作風,加上他不時暴衝的台獨本能,兩岸要如何維持和平,雙邊經貿關係要如何維繫,在在都是大問題。

說穿了,賴清德本質上就是一個「台灣民族主義者」,他缺乏國際觀,缺乏發展經濟、民生為先的思維。除了否定兩岸的血緣和文化關係,他根深柢固的台獨情結,顯然認為民主制度也應該為台獨尊嚴而彎腰犧牲。這樣的台獨金孫,應該把他留給台獨在民間工作;如此,台灣未來四年才有和平的機會,被民進黨竊據多年的民主和國家資源才能還給人民。

社論 賴清德 台獨 國家級警報 違建 選情評論

相關新聞

綠明立委共識營 賴清德親赴喊話

朱立倫:「韓江配」會堅定往前走

藍喊組織輕量化 賴蕭今啟動繞台謝票

新國會臉譜/謝龍介說到做到 一生監督賴清德

FB討論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