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友宜提逾65歲免健保費 督保盟:50歲以下民眾更辛苦

民間監督健保聯盟發言人滕西華說,不能只有年輕人是健保贊助戶,也應讓有能力繳交健保費的年長者負擔一部分,否則50歲以下民眾負擔更重,更辛苦。本報資料照片
民間監督健保聯盟發言人滕西華說,不能只有年輕人是健保贊助戶,也應讓有能力繳交健保費的年長者負擔一部分,否則50歲以下民眾負擔更重,更辛苦。本報資料照片

國民黨總統參選人侯友宜提出政府補助逾65歲健保費政策,民間監督健保聯盟發言人滕西華說,保費改革關乎「世代正義」,目前健保費繳交為採用薪資所得計費,很多退休老人的資產可能是年輕人薪資所得的很多倍,但繳交保費卻比年輕人少,就有年輕人說父母為公務人員退休,兩人每月退休俸達10、20萬元,自己每月薪資僅2、3萬元,但所繳健保費、補充保費都比父母高。

「現有健保費,就已經世代不正義。」滕西華指出,國家負擔健保貧窮者健保費,沒有問題,但現在許多縣市或侯友宜提出以年齡作減少或不繳健保費的條件,對老人家來說沒有什麼不好,但政治人物便宜行事,反正用的是全民納稅的錢,不是從政治人物自己口袋掏錢。

滕西華說,政府近年來提倡使用者付費,年齡愈大使用健保愈多,因此不能只有年輕人是健保贊助戶,也應讓有能力繳交健保費的年長者負擔一部分,否則50歲以下負擔更重、更辛苦。

滕西華表示,六都目前補助65歲以上長者健保費,一年約支出10億、20億元,建議地方政府應把這筆錢,投入更好的長照、社會福利等政策,才能減少年輕人負擔,但執行不易,「直接給錢是最快的方式」,可得到立即的政治利益。

滕西華說,侯友宜提出此政策後,相信其他政治人物也可能提出相關政策,但人民應該拒絕,因為現金補助政策,均為世代不正義,補助經費都是年輕人勞務納稅而來,「把年輕世代的錢都花光了」。政治人物應該思考,在健保費率未調整前,增加政府對健保的公共投資,挹注健保費讓全民受惠,這是唯一的正途。

滕西華說,現在最荒謬的是政府不但沒有增加健保投資,反而讓許多應編列公務預算的支出,都納入健保總額,包括癌症早期篩檢、新陳代謝症候群防治計畫、健保署行政費用等,而公務預算部分都拿去落實政治支票,因此健保經費中政府目前負擔36%,應再往上提高。

至於,侯友宜提出排富條款。滕西華說,此排富條款僅有排到極富的人,如果不是低收、中低收、家有3歲以下孩童的家長,國家為何要補助?一個要做總統的人,應該要站在世代正義、資源分配正義,看到更遠的未來,減輕年輕人的負擔。

醫療改革基金會表示,健保費課徵基礎大多來自青壯年的受薪階級,即便編列公務預算,也是全民買單,其在世代公平、政策正當性上皆有疑慮。尤其,就業人口支持退休人口的保費機制,近年在公平性上備受挑戰。國內學者統計,若我國社會保險等制度沒有改革,約在2040年時,各項社會安全制度將占去整體薪資的4成,以薪資為主要收入來源的年輕族群,自然衝擊最深。

醫改會指出,健保開辦初期,國家有7成的人口在工作,因此設計繳納保費的對象,是以受薪階級為主。但台灣正在面臨超高齡化、少子女化的社會轉型,健保也因人口變遷等因素,自2017年起收不抵支。支出面上,約4成的醫療費用支付於高齡人口的慢性病照護;但主要繳納保費的年輕族群卻正在減少。全民健保設計之初的考量,至今已亟待改革。

針對健保的未來,健保署在「111年度全民健康保險財務評估報告」預估,2028年保險平衡費率將達6%法定上限,這會是下屆總統任期內的重要課題。醫改會認為,一位負責任的總統候選人,不應只有拋出政策牛肉,更要提出健保改革及財務困境的解方,這才是全民期望所在。

侯友宜 健保 保費 滕西華 高齡化

相關新聞

準總統高雄廟宇參拜謝票 賴清德:提振經濟 傾聽年輕人需求

賴清德今高雄謝票 市長陳其邁陪同

柯文哲辦「小草」見面會 考慮設黨內民調中心

藍喊組織輕量化 賴蕭今啟動繞台謝票

FB討論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