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line

請告訴我們…如何可以不害怕

民進黨強行通過反滲透法,國民黨不分區立委候選人、陸配牛春茹(左一)等人日前現身,...
民進黨強行通過反滲透法,國民黨不分區立委候選人、陸配牛春茹(左一)等人日前現身,質疑該法讓人心生畏懼。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無論總統大選結果如何,輸的都是台灣媒體。

媒體並非不曾有過只有一種聲音時代,但現在走到了最嚴重、囂張又不以為恥且理直氣壯,明知被執政者與網路刻意操控還心甘情願的荒謬時代。新聞報導與意見觀點全部混為一談,以閱聽眾搞不清楚的談話性節目讓新聞專業意理喪失殆盡;許多言論不但是非不分,還不見良心與反省,令人匪夷所思,既憂且懼。

曾經,我用自己的媒體經驗告訴學生,這是個媒體最壞的時代,也是最好的時代。因為沒有壞,不會知道好的重要;沒有腐敗,不知必須重生。當朋友要我別在LINE上批評時政時,我想起自己也告訴過學生,新聞自由或言論自由並非理所當然且永遠存在。沒想到,一言成讖。

現在我們害怕,因為腐爛的根被遮掩,被改以貌似繁茂的塑膠花樹裝飾著,讓人分不清真假,看不見病徵。這個謊言漫天的時代,如果每句話都是欺騙時,究竟該拆解到哪一個為止?謊言與否的認定主體是政府,而非民眾憑藉多元報導自行判斷,看到許多聲明都是表面客觀卻暗藏技術犯規、只說對己有利而非全部事實的炫目文本,簡直令人嘆為觀止。

戒嚴時代令人恐懼,是因為匪諜就在你身邊,你不知何時會被牽連。那時要抓的是共匪,現在要抓誰呢?開放大陸探親超過卅年,現在要抓的是與大陸往來的企業與一般民眾嗎?如果不是,那要抓誰?當犯罪與否由政府界定時,誰能掌握往來的分寸?本來指望媒體為人民發聲,現在呢?

我們害怕,白色恐怖之恐怖,是由於人們不知道什麼可以說或不可以說。

我們害怕,因為我們被國民黨時代「要有獨立思考能力」的公民課教壞了,我們被「從前的民進黨」教育出來的民主觀念所害了,如今不能說自己主張的時代來臨,請告訴我們如何可以不恐懼?

大學畢業上班第一天就碰上蔣經國到當時蘇南成主政的台南市政府。那是個記者會只能吃梅花餐,而被現在的政客說是威權的時代,凡走過那個時代的人,現在都尚未失憶;走過說話戰戰兢兢,到嘗過民主自由滋味人生,讓我們清楚知道什麼是真正的民主與自由。

英國歐威爾的小說「一九八四」裡頭,人民被老大哥監視控制並廣用媒體編造假新聞內容的恐怖,竟在我們還活著時眼看它噩夢成真,太令人恐懼了。

請告訴我們:如何可以不害怕?

分享
分享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