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line

聯合報社論/蔡英文藉亡國感取勝,但內政恐更形棘手

蔡英文總統(中)連任成功,繼續完全執政。記者余承翰/攝影
蔡英文總統(中)連任成功,繼續完全執政。記者余承翰/攝影
大選揭曉,蔡英文一掃前年九合一的慘敗,贏得另一個四年的執政江山,民進黨也囊括國會過半的絕對優勢,得以繼續完全執政。民進黨過去三年多的執政弄得民怨四起卻仍能保住政權,主要是操弄「亡國感」的「抗中保台」策略奏效,贏得了多數年輕選民的力挺,有效抵銷了其他世代民眾對蔡政府的不滿。當選舉的激情過後,蔡英文必須珍惜這樣的民意託付,謹慎彌縫社會裂痕,在下一個四年把台灣帶向更健康的發展方向。

台灣的選舉形勢,屢屢在「主權牌」與「經濟牌」之間往復擺盪,每隔數年便改變方向往另一端傾斜。前年的九合一選舉,是藍營的「經濟牌」發威,一夕橫掃了十五縣市。但僅事隔十四個月,鐘擺立即又盪回了「主權牌」的主場。之所以變化如此急遽,關鍵因素是去年習近平提出「一國兩制台灣方案」,如此突兀的舉動,為民進黨提供了反中及反藍的強大砲火;其後香港反送中的動盪,又增添了民進黨「亡國感」的炒作火力。遺憾的是,藍營始終未能根據形勢變化調整腳步,仍反覆重彈九二共識的基調,缺乏更積極的論述,反留給民進黨不斷「抹紅」的空間。

蔡英文這次把選舉主軸拉高到「主權保衛戰」,利用「亡國感」充分浸潤了台灣年輕世代,而香港抗爭者的年輕化更增加了本地青年的同儕感,因而召喚出年輕族群的踴躍投票。然而,對曾經身歷或聽聞冷戰對峙的中壯以上世代而言,把台灣的地位比擬為香港,顯然不具說服力;對這些肩負養家活口的世代而言,經濟的好壞、社會的公平正義、民主政治是否遭到侵蝕,才是更重要的事。這次選舉過程中,社會上明顯出現了「世代衝突」現象,不少家庭發生代際間的對立,即因抗中態度不同所致。這些裂痕,未來將有待社會共同修補。

弔詭的是,當民進黨指控中共「介選」,批其暗助在野黨時;事實上,中共每一次出手都是在為民進黨提供彈藥,幫綠營助選。北京當局如果無法理解兩岸間這種微妙的三角拉扯,並謹慎行事,它只會離台灣的民心與現實越來越遠,就和它處理香港問題一樣如出一轍。

許多人好奇的是:這次民進黨的勝選,比起它二○一八在九合一的大敗,執政情況幾乎沒有變化,為何兩次選舉結果會如此南轅北轍?合理的解釋是,二○一八的選舉是地方選舉,選民對於自己切身的問題比較關注;但這次是中央政府的大選,焦點就被拉到更抽象的主權議題。事實上,民進黨雖靠著「主權牌」贏得選舉,但在野黨所提出的種種國政質疑,包括經濟停滯、民主倒退、環境汙染、東廠橫行、肥貓分贓等,無一不是真實而具體地存在。當選戰塵埃落定後,蔡英文仍得回到現實面對問題,逐一設法解決;畢竟,這些才是真正關係人民福祉的大事,也是國家領導人不容推卸的責任。

這次韓國瑜雖然敗選,但得票較四年前的朱立倫增加了一百七十萬票,且召喚出不少原本非屬藍營的支持者,將國民黨重新接回地氣,仍功不可沒。問題在,國民黨從初選提名到不分區提名不僅缺乏全盤謀略,甚至不斷出現郭台銘暴進暴出、吳敦義的私心盤算、菁英階層反韓、地方首長推託不前等內部干擾,留下惡劣的印象。這些失分,都遠比韓國瑜被抹黑為「草包」,要嚴重百倍。吳敦義為敗選請辭,遠不足以補償其領導失能之過;國民黨如果不加速使中生代接班,前途堪憂。

蔡政府過去三年半其實造成許多民怨,施政缺失也非常多,這次竟然還能大勝,主要是選舉策略奏效。但民進黨切勿錯誤解讀民意,以為民心易於操弄,而變本加厲。畢竟,亡國感容易販售,卻難以開花結果。民進黨唯有認真面對內政,才是為政之根本。(《二○二○大選》系列之一)

分享
分享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