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line

聯合報社論/亡國感救得了蔡英文,救不了台灣經濟

陸客來台人數大減,中正紀念堂擠滿陸客的盛況不再。 記者季相儒/攝影
陸客來台人數大減,中正紀念堂擠滿陸客的盛況不再。 記者季相儒/攝影

去年地方選舉,國民黨主打「經濟牌」,一舉攻下了十五個縣市的灘頭。今年大選,民進黨主打抗中保台的「亡國感」,這帖毒藥竟讓蔡英文民調扶搖直上,她洋洋得意。一個亡國感,竟救了蔡總統四年的失政,這是台灣民主的弔詭。然而,冷颼颼的經濟,哪來的熱民調?亡國感雖救得了蔡英文,卻救不了台灣經濟,檢視最近的經濟數字已一目了然。

主計總處最近上修我國經濟成長預測,從二.四六%變成二.六四%,宣稱經濟「穩健成長」。對於這樣的「佳音」,學者專家多半表示存疑,認為從資本形成或存貨變動看,政府的成長預測「很虛」。而民眾和業者則對這個數字覺得「無感」:分明景氣冰冷,街頭商店餐廳紛紛關門,旅館民宿門可羅雀,百貨賣場冷冷清清,哪裡感受得到經濟「熱灶」的溫度?

若看看更多的經濟相關數字,交叉比對,就更有助於釐清事實真相。先看國發會四天前發布的景氣燈號,已連續出現十個代表景氣趨弱的「黃藍燈」,且綜合判斷分數連三月下滑,目前僅剩十八分,距離代表景氣衰退的「藍燈」僅兩分之遙。再看經濟部公布的企業外銷接單數字,到十月底為「連十二黑」,即連續十二個月負成長。財政部的進出口貿易統計則顯示,出口是除了六、八兩月微幅成長外,去年十二月以來均是收黑,全年注定是負成長。

從這些數字看來,台灣經濟絲毫嗅不出任何回溫或熱絡的氣味,而主計總處卻選在此際上修GDP成長率,莫非是為了「助選」刻意營造利多?我們不妨再看更多數據:一,今年前三季國內「解散」的公司近三萬家,較去年同期增加三成;這樣,看得出經濟好轉的跡象嗎?二,今年前三季,上市公司的獲利較去年同期下跌十九%,創七年來最大衰退幅度;這項反差,能用台股指數上漲來粉飾嗎?三,去年國人平均每月經常性薪資為三萬八千多元,較二○○一年還低一百多元;國民薪資倒退十八年,蔡政府卻還自誇是「四小龍之首」,這種黑色謊言不可恥嗎?

最諷刺的是,蔡政府近年雖然不斷調高基本工資,但根據主計總處統計,國內仍有三百萬人的月薪不到三萬元。其中,有近五成是卅歲以下的年輕人,而這些人也正是受到民進黨炒作的「亡國感」影響最深的一群。經濟學家早已指出,調高最低工資,對於提升整體國民的薪資助益無多;創造更活絡的經濟,才是根本的解決之道。然而,蔡政府這三年多的政策多數在強調「管制」、「重分配」和「補貼」,甚少有真正的創新。

我們分別來看:「管制性」的決策,例如《勞基法》一例一休的修惡,嚴重剝奪了中小企業的經營彈性和民眾勤勞工作的精神;「重分配式」的政策,例如大幅削減軍公教年金,也因此削弱了社會中間階層消費的意願和能力;「補貼性」的政策,例如選舉期間層出不窮的旅遊補貼、農機補助、老農津貼等,都只有短期的政策效果,並將留下長期的財政惡果。

什麼是亡國感?亡國感是:忙著指控他人加害自己,卻放著自己的經濟體質耗弱不治,這才是亡國感。亡國感是,聲稱外面有一個萬惡的敵人,手裡的刀卻只顧砍向國內民主的競爭對手,這是一種亡國感。亡國感還是,月薪不到三萬的人,還甘當網軍幫有權勢的人抹紅別人,這是亡國感。亡國感還是,政府當紅的部會是斷交七國的外交部,和三年半沒事可幹的陸委會,以及以政治鬥爭為主業的農委會,財經部門則近乎沒有聲音,這是最大的亡國感。

人民必須在經濟體感與意識形態之間拔河,忘卻自己生存的意義,這是台灣的悲哀。「亡國感」也許救得了蔡英文選情,卻救不了台灣經濟,那是另一輪沉淪。

分享
分享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