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line

民調是否被操縱?2個判斷 讓你不被誤導

本屆總統大選掀起一波民調大戰,民眾無所適從。圖/記者劉學聖攝影、中央社
本屆總統大選掀起一波民調大戰,民眾無所適從。圖/記者劉學聖攝影、中央社

總統大選進入高潮,國民黨參選人韓國瑜11月28日受訪時表示,目前充斥蓄意造假的惡意民調,呼籲支持者,如果接到電話就拒答。隔天他改口,要支持者一律回答:「唯一支持蔡英文!」

此話一出,引起各方議論,有些評論認為,這是韓發現民調落後始然,有掩耳盜鈴之嫌;也有人認為,不失為凝聚支持者向心力,避免士氣被衝擊的辦法。

到底在台灣的選舉史上,民調準不凖?

●早期民調 多半用來造勢

1990年代,台灣進入解嚴後,每次公職選舉前,必然出現各候選人的民調。也幾乎一開始,民調就變成各方的造勢工具。

1994年台北市長選舉,國民黨黃大洲、新黨趙少康、民進黨陳水扁三強鼎立,面對陳水扁民調多半領先,國新兩黨都竭盡全力說服泛藍選民:如果投給對方,就是支持陳水扁。

1994年台北市長參選人陳水扁、趙少康與黃大洲舉行電視辯論。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1994年台北市長參選人陳水扁、趙少康與黃大洲舉行電視辯論。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黃大洲陣營刊登廣告宣稱,在蓋洛普機構未公布的調查中,趙少康支持度已經跌到12%,引發蓋洛普負責人丁庭宇(前台大社會系教授,也是趙重要智囊)對黃提告。另方面新黨也宣稱:李登輝領導的國民黨中央,鑒於黃大洲大勢已去,已決定「棄黃保陳」,說什麼都不讓趙少康當選。

最後陳水扁以44%當選,趙少康與黃大洲分別獲得30%與26%選票。

1998年台北市長選舉,陳水扁雖然市政民調滿意度高,但面對國民黨的超級戰將馬英九,兩位政治明星的對決,引發全國關注。聯合報於11月26日公布的民調,顯示馬英九的支持度領先9個百分點,投票結果,馬英九以不到8萬票差距、51%比46%贏得選戰。

●2000年民調3腳督

敗戰的陳水扁,立刻成為綠營中代表民進黨角逐2000年總統呼聲最高的人選,國民黨方面呼聲最高的,是因凍省而無法連任的前省長宋楚瑜。不過李登輝自然不會讓宋楚瑜接班,推出副總統連戰參選。

扁、宋都是人氣名星,連戰則擁有黨政資源全力挹注。就民調而言,三方差距不大。3月6日,TVBS電視台公布最後一次民調,扁、連、宋三人分別為26%、25%、24%。同一天,陳水扁競選總部公布:扁25.8%、宋25.1%、連22.4%。

3月7日,宋楚瑜總部的「封關」民調,宋23.1%、扁21.1%、連17.6%。同日,民意調查基金會的數據則是:連23.9%、扁23.8%、宋21.3%,看好度則以連戰的37.2%奪冠。

最後開票結果,陳水扁以31萬票打敗宋楚瑜(39.3%對36.8%),連戰的得票率僅23.1%。

當年的陳水扁(左)與宋楚瑜。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當年的陳水扁(左)與宋楚瑜。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2004年兩顆子彈 影響超越民調

2004年的總統大選,在國親攜手、連宋搭擋參選後,民調一度遙遙領先。但「很會選舉」的民進黨。選前一天,陳水扁與呂秀蓮在台南遭到槍擊,藉著對外發表曖昧的資訊,扁政府成功製造支持陣營內的悲憤氣氛,隔天投票結果,以不到3萬票之差(50.11%比49.89%)驚險連任。

319槍擊案的真相如何,至今諱莫如深,不過多數看法都承認,對選舉結果發揮了臨門一腳影響。

聯合報民調中心在3月20日投票當晚調查發現,有5.0%受訪者因為槍擊案發生,改變了原先的投票意向。其中4.2%「由不投票轉為投票」,0.8%「由投轉為不投」。

除了拉高投票率,雙方得票數也產生微妙轉移。受訪者中94.8%表示支持對象沒有改變,2.2%改投陳呂,1.3%改投連宋。以1291萬張有效票來看,約有28.4萬票改投陳呂,16.7萬票轉支持連宋,一夕之間消長近12萬票。

連戰2005年拿出一支槍和兩顆子彈的道具,諷刺民進黨用爛劇騙選票。圖/聯合報系資...
連戰2005年拿出一支槍和兩顆子彈的道具,諷刺民進黨用爛劇騙選票。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馬英九「9.2%聲望」怎麼來的?

馬英九總統剛連任,就因油電雙漲、證所稅、美豬進口等事件重挫聲望。2013年9月,爆發當時的立法院長王金平替民進黨團總召柯建銘關說司法,馬英九開除王金平黨籍,但卻在法律戰中敗北,灰頭土臉。

9月15日,年代電視台發布民調,調查民眾對馬王政爭看法。其中第8題是馬英九的施政滿意度,調查顯示僅有9.2%。這個數字從此與馬英九如影隨形。但不知何故,在年代民調中心網站的「歷次民調結果」,卻未看到這次調查的紀錄。

馬英九(左)一直被人拿9.2%支持度來作文章。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馬英九(左)一直被人拿9.2%支持度來作文章。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要怎麼判斷民調是否為誤導,有兩個方式:

●判斷一:機構效應可觀察立場

專家指出,民調當中有一定「機構效應」,就是受訪者聽到調查來自與己立場不同的機構,往往會拒答。因此各機構調查的結果,常呈現「政治正確」,符合該單位平常的傾向。

●判斷二:是否具有很強引導性

但從去年九合一之後,政壇突然出現許多以往鮮少涉足民調的機構,紛紛對熱門時事公布調查,有的調查結果常有很強的引導性,其中有無放風向的民調?耐人尋味。

韓國瑜號召支持者故意在民調拒答或說反話,研究大數據分析的學者多半認為,如果是設計良好的問卷與訓練有素的訪員,沒有那麼容易上當。

不過這種號召支持者誤導民調的招式,韓國瑜可不是第一個,但以往都是「可做不可說」:除在選戰中製造「煙霧」擾亂對手判斷,更好的方式是直接介入敵營初選,讓對方推出比較「好打」的人選。

韓國瑜指目前充斥蓄意造假的惡意民調,公開呼籲支持者拒答的作法,在選戰進入最後40天的階段,能否會為他選戰加分?答案恐怕會是個謎。

分享
分享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