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車隱形危機 0.6秒生死關 主動預警是解方

看不見你!
大車與我們的距離有多近

主動預警守護用路人安全


每個人每天走在馬路上,與成千上萬的駕駛人交會,短短一瞬間,彼此對安全距離的警覺,卻可能成為最遙遠的生與死距離。


根據警政署統計,全台因大型車肇事而造成的死傷人數連年攀升,當用路安全的警鈴響起,行人走在斑馬線上,因大型車轉彎的內輪差,或行人走進駕駛的視線死角而釀成憾事,該怎麼辦?


2020年元旦起,政府推動大型車強制加裝行車視野輔助系統,防止視線死角或內輪差,但新政策對用路人是保障?或造成駕駛更多負擔?透過產官學界剖析大車盲點,找出解方,避免危險。



警政署資料顯示,台灣108年有1849人因交通事故死亡,創近五年新高,其中大型車事故件數5143件,受傷和死亡人數約6千人,是近三年新高。消基會交通組副召集人李克聰指出,台灣的混合車流太嚴重,有大型車、轎車和一千五百萬輛機車,各種車輛頻繁變換車道,交通壅塞,加上駕駛者的年紀反應及車速不一,導致交通事故比先進國家嚴重。



從數據來看,大型車事故案件頻傳,與其他車種相比,肇事率居高,據警政署資料,以「視線死角」和「內輪差」是大車肇事的前三名,究竟都是駕駛問題,抑或他們根本無暇顧及?



開大貨車多年的YouTuber「大車蒟蒻」,緩緩道出駕駛人的心聲,有時大車駕駛寧可被開單也要走內側,因為行駛在路上,外側摩托車鑽來鑽去,內側小客車也想超車,兩邊夾殺,視線死角又多,不仔細看真的很容易出事。



據統計,駕駛從看見危險到終止危險,平均反應時間僅0.6至1秒,往往等意識危險時已來不及,生死就在一瞬間。擁有八年經驗的桃園客運駕駛潘建豪透露,最常在馬路上遇到行人或機車騎士為了搶時間,突然跑出來,此時公車上坐著或站著很多乘客,突如其來的煞車,衝撞力道大,對車內外民眾都是傷害。


潘建豪也說,一般大客車車長約十二公尺,車身長阻擋視線,即使有後視鏡,仍有許多死角看不見,尤其轉彎時,遇到突然竄出的人車,根本無法立即判斷。


不要以為大車駕駛一定看得到你


請點選從這6處找出大車死角


明志科技大學機械工程系副教授黃道易說,大型車因駕駛座較高、車身長,導致「視線死角」,不容易發現車頭旁或車後方情況,容易造成其他用路人傷亡。即使大車後視鏡兩側裝上攝像鏡頭防死角,視野角度約120度至150度,但部分可能被帆布或不規則的軟性車身飾板擋住,實際視野剩100度。


此外,當大車轉彎時,內側的後輪也會向內偏移,偏移的軌跡與前輪軌跡間的距離叫做「內輪差」。小型車輛的內輪差一般為前後輪軌跡相差五十公分,大型車輛的內輪差軌跡能達到150公分到200公分,「死亡彎月」範圍足以容納數輛機車或多名行人。



0.6秒生死關
大車加裝視野輔助系統能預警嗎?


為了降低視線死角和內輪差導致的意外事故,政府規定107年1月1日起新出廠大型車輛應設置行車視野輔助系統才能領牌,並明訂109年1月1日起將該設備列為大型車定期檢驗項目,若未裝將限令一個月內加裝,否則可吊扣牌照,但真的能預防嗎?第一線的大車駕駛、交通學者及立法委員剖析三大因素,使用者習慣、系統限制和精準度可能影響成效。


按現行法規,大車須在車身兩側裝視野鏡頭及車內螢幕,右側裝設近側視鏡與雷達警示系統,或可顯示車輛四周影像的環景顯示系統。雖然視野輔助系統的選擇多元,但使用上因駕駛行為,有其限制。



此外,行車視野輔助系統並非百分百偵測準確,黃道易說,以超音波雷達為例,容易受障礙物如垃圾、空氣中的懸浮微粒影響,一旦這些障礙物進入盲點偵測區,便頻繁發出警報聲響,疲勞轟炸之下,駕駛寧可關掉系統,失去防死角意義。



對於新政策,立法委員陳素月肯定利用科技設備,保障行車安全,但並非加裝系統就完全無任何事故,以歐洲為例,路上有很多腳踏車和行人,道路環境與台灣類似,但在行車視野輔助系統的選擇上,採取更人性化的設備。



她也指出,如同目前很多小客車裝有盲點偵測,一旦感測器偵測到盲點區內有物體時,透過燈光圖示與聲音來提醒駕駛,大客貨車未來可透過科技技術,改善盲點問題。


綜合用路人及專家觀點,大車加裝行車視野輔助系統,受限於使用習慣、系統限制和精準度等因素,可能影響預防成效,建議行車視野輔助系統多具有主動預警,偵測範圍涵蓋內輪差與視野盲區,以及降低受惡劣氣候影響等功能,才能守護用路人安全。



製作人:張益華、陳思瑜
文字採訪:張益華、陳思瑜
平面攝影:陳軍杉
後期剪輯:李翎
網頁設計:李翎
網頁製作:賴冠宏、李翎
議題行銷:張乃文、陳欣媛、張淑婷、洪郁真
監製:蔡幸怡、董谷音、蕭銘志、林筱穎
202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