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動享生活
「你現在塞在哪?」似乎變成這幾天台北人的問候語,台北大塞車引爆民怨,聯合報新媒體中心於2/3晚間6點到7點根據台北市交通管制工程處台北市道路速率,監測北市各路段的平均車速,現在讓我們用數字告訴你,台北市哪裡最塞車。

聯合報/郭逸君、蔡欣潔、楊政勳、李怡欣、李承宇、陳皓嬿 製作

2/3 1800-1900下班尖峰時段,平均速率最低前10道路

No.1 瑞光路(基湖路~港墘路) 平均時速13.2公里
No.2 松江路(南京東路~民生東路) 平均時速15.7公里
No.3 瑞光路(港墘路~陽光街) 平均時速17.7公里
No.4 忠孝東路(建國南路~中山北路) 平均時速18公里
No.5 林森北路(長安東路~長春路) 平均時速18.3公里
No.6 長春路(中山北路~新生北路) 平均時速18.9公里
No.7 環河快往北 市民下匝道 平均時速19.2公里
No.8 羅斯福路(新生南路~舟山路) 平均時速19.4公里
No.9 南京西路(重慶北路~承德路) 平均時速19.6公里
No.10 研究院路(四段~三段) 平均時速19.7公里

最塞道路時速 比阿伯跑馬拉松還慢

你知道塞車第一名的路段有多慢?和2015台北馬拉松成績為例,排行第一的塞車路段每小時13公里,這種速度只能在全馬排行第94名,甚至比一位50-59歲組的阿伯還要慢10分鐘。

十條最塞道路,民眾都很有感。常經過忠孝東路的通勤族林小姐表示,上下班時間,公車跟計程車都在搶快,尤其遇到下雨,整段交通根本就是癱瘓。機車族如果騎在外側車道很容易被包夾,但在外側又很怕被快車撞。

騎經林森北路的舒先生則說,林森北路一帶由於娛樂場所多,相對人潮及觀光客也多,有時用路人會不遵守交通規則,影響到交通,相當困擾。

居住於研究院路的開車族施小姐說,就是家就在眼前都永遠也到不了的感覺,綠燈了又紅燈了,又綠燈了都沒有動,就這樣一路塞回家。

內湖塞車原因:內湖科技園區

數據顯示,內湖瑞光路兩路段就高居最龜速路段1、3名,到底內湖為什麼這麼塞?

開車族林先生表示,內湖會塞的原因就是內湖科技園區,因為現在各公司的辦公大樓都被集中到這裡,但其連外交通卻不方便,因為跟市區隔了一條基隆河,大家要到內科上班,都只能經由民權大橋、環東大道、復興北路大直橋,但這三條橋梁根本無法容納這麼多車流量,最後就造成台北市大塞車的結果。

救內湖交通 擬收取「擁擠費」

交通局長鍾慧諭表示,早上進入內湖車流量大,交通局擬定尖峰時間進入內湖,收取擁擠費,加重車輛通行成本,收取方式擬透過eTag收取,針對內湖交通問題,也規畫公車專用道、高乘載管制或是單雙日單雙號管制車牌,針對這些方案,將陸續與民眾做溝通,二月中會提報告給台北市長柯文哲。

「超龜速」路段:跑步都還比較快

北市路段中,忠孝東路、瑞光路和復北地下道榮登尖峰時間「超龜速」路段,瑞光路最低車速4.6公里/時,復北地下道最低2.9公里/時,忠孝東路最低2.8公里時/時,相較於人走路時速5公里/時來計,當時塞在這三條路上的司機們,連用走的都比開車快。

瑞光路和復北地下道在1830下班時間後,平均車速降低至15公里/時以下,低於人的跑步時速。卡在超龜速路段的車陣動彈不得,讓開車族怨聲載道。

北市大塞車跟「三橫三縱」有關嗎?

新生南路 和平東路~辛亥路 21.2公里/時
新生南路 辛亥路~羅斯福路 31.2公里/時
復興南路 仁愛路~八德路 37.9公里/時
復興北路 民族東路~民生東路 36.4公里/時
註:2/3 1800-1900下班尖峰時段,三橫三縱施工路段平均速率
北市又見交通黑暗期,市民把矛頭指向三橫三縱自行車專用道工程。

三橫三縱路網包含仁愛路、信義路、南京東西路、中山南北路、松江路-新生南路以及復興南北路。北市交工處管制設施科葉志宏科長表示,新生南路及復興南北路正在施工,部分路段拓寬人行道,增加行人空間並增設自行車道。除了考量車流紓解效率不拓寬的路段,其餘拓寬2公尺至6.5公尺之間。

觀察2/3下午六至七點,現正施工的新生南路、復興南北路數據資料,除了新生南路的和平路-辛亥路路段平均速率為21.2公里/時偏低,其餘施工路段平均速率介於30~40公里/時之間,與17條重要道路平均車速相近。

葉科長表示,為了不影響交通,已請施工單位避免於上下班尖峰時段施工。施工中平均速率會略微降低,但完工後就會恢復近施工前水準。

柯P啟動交通CPR 能治標兼治本?

年前塞車造成民怨四起,市長柯文哲祭出「交通CPR」措施,出動交警嚴格取締北市17條重要道路違規臨停,紓解交通。

我們取得「交通CPR」實施前後車速數據,17條重要道路車速平均下來從原本的34.25公里/時增加至35.06公里/時,提升了2個百分點。但其中六條道路:市民大道、民權東西路、長安東西路、新生南北路、瑞光路與舊宗路在實施交通CPR後,車速不增反減。

塞車的原因太複雜,大至政府單位交通工程的規劃,小至油價漲跌、天氣狀況,都有可能牽一髮動全身。只取得一兩天的數據資料,不足以證明措施能否見效。但接下來三橫三縱自行車專用道工程、忠孝橋引道拆除這些大型工程,除了短期的交通CPR措施,怎麼樣的中長期交通改善計畫才能讓北市市民度過交通黑暗期,柯市府團隊的考驗才要開始。

北市交通局:定點偵測 不一定代表整個路段的路況

北市交通局表示,記者採用的數字是單點偵測,也就是在路段的某個定點放置偵測器,若碰上車禍、紅綠燈,可能會導致速率變慢,所以不一定能代表整個路況的狀況。

製作團隊的想法

台北市最近塞車塞得很兇,交通工程阻礙、天氣不好、油價太低、快過年了,種種理由都說得通,但也都說不通。

台北市長柯文哲對內湖塞車很有感,但他的交通局長鍾慧諭認為,內湖交通是十幾年的問題,且5年內不會有新的軌道、新的橋進入內湖;簡言之,就是5年以內,大家別想動進出內湖交通方便的念頭,難怪柯P想要找手下官員開鍘。

市民選出市長,在追求一個政治明星之餘,不也是在試圖追求一個更好家園的夢想?台北市民都知道,台北市的交通黑暗期,不可能在過年前的這兩三天突然好轉;但台北市長能為市民擘畫出一個交通願景嗎?

哪位市府官員能告訴台北市民,幾年之後,台北市政府會規畫什麼措施,讓交通可以順暢到什麼程度?

面對民意,交通問題的治標、治本方法須雙管齊下。在等待柯市長為市民擘畫交通治本願景之際,我們試著根據台北市交通管制工程處的台北市道路速率公開資料,只簡單取一天的一個下班時段,告訴台北市政府,台北這幾天的塞車狀況可能會是什麼樣子,市民下班會遇到怎麼樣的「龜速」。

我們呈現現象,希望拋磚引玉,讓北市府能針對這幾條「黑暗路段」,哪怕只是提出短期治標的方法都好。

身為堵在車陣裡的台北市民,你看完之後,有感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