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採訪幕後

●幕後

「可是如果對空姐有非份之想,會被航警抓起來耶!」
「只是想想,有什麼關係?又不犯法!」

聯合報/李承宇、袁志豪 製作
圖/本報資料照片
2015.07.18

空姐制服:要引人遐想

「空姐的身分,難免讓人有點情色的遐想,如何才能拿捏制服設計的尺度?」台北文華東方五樓咖啡廳,我故作靦腆拋出了這個問題。

坐在我斜對面的,是去年以電影「一代宗師」獲奧斯卡最佳美術指導提名的香港服裝設計師張叔平,也是華航新制服的設計師。

空姐制服如果無法引人遐想,就是設計師的失敗。」張叔平原本就又圓又大又有神的眼睛,睜得更大了。

牛仔褲、藍色運動外套、一雙麂皮休閒鞋,張叔平有些慵懶地舒適倚在文華東方的沙發上。三明治佐薯條的主餐未食,咖啡已經喝了幾口。這是他當天第二場訪談,人還是很精神。

之前聽人說張叔平不好訪,我沒太放在心上;倒是在報社照片資料庫裡搜尋,十年內,他的資料照片不超過五張,很令人頭痛。

我劈頭就把這種挫折告訴他,好博得他讓我拍幾張照片的同情。他也不禁莞爾,欣然答應,說這次照片中的衣服,可能跟五年前的資料照一樣。眾人一片笑聲中,大家好像忘了他是個服裝設計師。


要讓作品說話

我覺得要讓作品說話,比人講話要好。」這是他低調的理由。

每個人做一件事,都有人喜歡或不喜歡;自己要想透徹,只要過得了自己這關,拿得出去,我覺得就可以了。」這是他對外界指他設計的華航新制服像無敵鐵金剛,淡然、自信的回應。

「可是如果對空姐有非份之想,會被航警抓起來耶!」我又把問題拉回來。

只是想想,有什麼關係?又不犯法!」張叔平半帶打趣的快速反應,讓我無法招架。

他說,幫華航空姐設計的新旗袍制服,右前左後的開衩,要等空姐坐下來,才顯性感。站著時,由於他將裙長設計得比一般空姐制服來得長,所以其實衩開得並不算高。

以上是張叔平的說法,他的用詞是「含蓄的性感」,除了旗袍開衩,還有胸線、腰線……,但你也是知道的,關於性感這回事,永遠都是只能意會不能言傳。

若讓我來詮釋,就是一種「微性感」,一種「看得到吃不到」的吊人胃口境界,最美。


60年代風格

「華航以前的制服太低調、太悶。」張叔平是慢熱型的採訪對象,只要聊開了,是個有趣的人,講話也直。或許這種印象,是他設計讓不少人難接受的對比、強烈色彩制服的原因。

矯枉,必須過正?我不知道他內心是不是這樣想。但有趣的是,問了幾個美術專業人士,他們都很欣賞華航新制服的設計感。

其實,這趟訪談,最震懾我的倒不是聽張叔平講設計華航制服的想法,因為這種「考古題」,華航早就跟他對好了標準答案,沒有驚喜。已經忘了怎麼起頭,張叔平開始聊他對旗袍的想像。

從電影「花樣年華」的張曼玉,到「一代宗師」的章子怡,「旗袍」,已是張叔平的招牌。

「有人說我設計電影花樣年華中的旗袍,屬於20年代風格,其實不然,應該比較傾向60年代風格。」張叔平出去抽了根菸,回到座位主動開始聊旗袍,我知道,這才是他想聊的話題。


傳統中國的張叔平

他說,自己對旗袍的設計基本上以50年代的風格為基礎,當時西方設計的剪裁、立體感開始展現在旗袍上,讓當時的旗袍風格,相較於20、30年代旗袍的「平與鬆」,更顯貼身、優雅、性感。

張叔平接著分析起大中華區服裝的發展:大陸未經歷50年代西方時尚的洗禮,因此旗袍摻入西方設計思維、變化,主要出現在香港、台灣,待80、90年代中共改革開放後,大陸的時尚界才跟上來。

「我喜歡旗袍,覺得象徵中國的航空公司,以旗袍做為空姐制服是很恰當的。」這才是張叔平第一次設計空服員制服的原因,他骨子裡相當的「傳統中國」。

「雖然華航這款新制服有現代感的部分,但我想以立領的設計,讓其更符合傳統旗袍的意象。 」張叔平覺得外人眼中相當「前衛」的這套制服,比華航之前的改良式旗袍制服「更旗袍」。

「我覺得只要是中國人,穿旗袍都會好看。」不知為何,張叔平的這句話,深深打動我心。

聯合報數位製作人/李承宇

蝸居台北,文字堆裡打滾十年,篤信「新聞是倉促間的文學」。

延伸閱讀:華航空姐制服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