裹著糖霜美麗夢想 棉花糖是孩子心中快樂的回憶

小時候,每當在夜市、公園看到熟悉的棉花糖小攤時,總忍不住停下腳步,帶著渴望的眼神垂涎著拉著身旁長輩的衣服:「我想吃棉花糖。」

Image from freepik
Image from freepik
分享

幾乎是每一次的得到的都是拒絕:「賣呷嘿啦!那都是糖和色素,不好不好。」

什麼是糖和色素我不知道,只知道在我眼裡那是夢幻的象徵,看起來軟綿綿的,好像摸一下就會化去;那夢幻般的粉紅色和淺藍色似乎只有公主才配拿在手上。

極偶爾的偶爾會有那麼一次幸運。身旁的大人-可能是久違的親戚、或其實自己也想吃的表哥表姐--會答允買上。最喜歡看那細細的絲神奇地捲上細長的竹棍,棍子轉啊轉的,一圈又一圈,轉成了又圓又大的棉花糖。

幾分鐘後,我手上會多一隻純白的棉花糖,裝在鼓鼓的塑膠袋裡,神聖不可侵犯。「可是人家想要粉紅色的那個!」手上拿著、眼睛依舊飄向小攤上那粉紅色淺藍色淡綠色鵝黃色的夢幻糖隻,貪心地嘟囔著。

「哎呀!那個都是色素,賣啦!吃這白色的就好!」得到的永遠是是千篇一律的拒絕。

好吧!沒魚蝦也好,有得吃就滿足的小女孩很快就把粉紅色棉花糖拋諸腦後,小心翼翼拆起園鼓鼓的塑膠袋來。

棉花糖,果真糖如其名,軟綿綿的,放到口中還來不及咬就化了,於是一口接一口,試圖在口中留住些許餘韻;撕開糖花的手偶爾用力了些,糖花被沾了口水的手溶化,變成一團的團糖粒,吃起來更過癮了。

然後就在兩手被糖霜弄得黏答答、嘴巴四周全是糖液後,突然驚覺棉花糖剩不到一半了!「吃完了怎麼辦?」捨不得吃完的小女孩驚慌地想,試圖把剩餘的糖隻塞回包裝用的塑膠袋,再用力捆綁起來。

「留一半明天再吃!」不捨的小女孩心想………。

誰知道到了晚上,棉花糖竟又消失了一大半!「是誰偷吃我的棉花糖???」小女孩又驚又怒,哭喊著想要找到「兇手」………。

直到很久很久以後,長大的小女孩自個兒有餘力買棉花糖了,才終於明白什麼是糖和色素。於是不管經過再多次那神奇的棉花糖製造機,也不曾再為自己買過一根棉花糖、一根裹著粉紅色糖霜的美麗夢想。

Image from freepik
Image from freepik
分享

當了媽媽後,總在公園廟會上看到熟悉的棉花糖製造機,「媽媽,我想吃那個!」熟悉的哀求彷彿多年前的那個我;可、「不要啦,那都是糖和色素,對身體不好。」身為媽媽,理所當然地拒絕,就像多年前拒絕我的長輩。

分享

沒吃過的孩子於是對棉花糖懷抱了好大的美麗幻想,我懂,因為我也曾這麼期待過。

終於替孩子們買上了一根,花花綠綠的,還有造型呢!是三十多年前的小女孩不曾碰過的神聖領域,是滿滿的糖和色素,也是小女孩心中美麗的夢想、和柔軟。

或許、棉花糖吃的不是糖和色素,是孩子心中快樂的回憶。也或許、偶爾的偶爾吃上一根滿溢著糖和色素的棉花糖,能帶來滿滿的幸福感也說不定。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