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寫,人生】路程漸漸。

走訪台灣各地公所的路上
走訪台灣各地公所的路上
分享

應該是焦躁。

很多時候覺得台灣就這麼點大,怎麼跑也就是在島上,但隨著公所收集的數量愈來愈多,愈來愈覺得自己渺小,也愈來愈覺得有些惶恐,倒不是害怕目標終有達成的一天,而是對一直這麼做的自己存有疑惑,然後,覺得漫長的收集過程其實也只是對自己說話的經過。

要能跟自己說話,其實不簡單。

走訪台灣各地公所的路上
走訪台灣各地公所的路上
分享

每次前往不同鄉鎮市區途中,我都會想,現在網路圖片那麼容易找到,為什麼還要自己跑這一趟?Google map街景早都那麼發達,幹嘛還要加滿汽車的油親自走那一遭?害怕的是,每次想到最後,我都覺得自己只是頭已經洗一半下去了,不做完好像會被笑,但被誰笑?我答不上來。

看著自己做的紀錄,某年某月某一天到了哪個公所,無論是否獨自走訪,都覺得那僅是我的旅程,旁人很難體會也很難窺見之所以這麼做的緣由,何況,來到公所面前,手機螢幕一點、照片就留下來了,跟網路上找到的圖片一模一樣,到底堅持個什麼勁兒?

有時我想,這或許不算堅持,而是認定一件事的態度,在這塊土地上我到處遊走奔波,為的是拼湊心目中完整的輪廓,哪怕是小到認定一個人、大到認定一個時代,都是給自己的課題,而這課題,除了我以外的人都很難理解,遑論信服。

走訪台灣各地公所的路上
走訪台灣各地公所的路上
分享

但生命中得到一個人的信服,那很珍貴。

就像,走在不同縣市、不同鄉鎮的公所路上,尤其發現公所而停靠路邊時,那種興奮。

這種興奮之所以珍貴,完全是因為初次發現的唯一性,台灣確實不大,但也有三六八個鄉鎮市區,每到一個地方的第一次看見,都是這場生命之旅的唯一一次,即便,後來有些公所會有整修或重蓋或拉那幾乎看不出來的皮,不過那都還是新的期待。

走訪台灣各地公所的路上
走訪台灣各地公所的路上
分享

我就在這麼一次次的唯一一次之間,一次次地跟自己說那是別人難懂的旅程,但在一次次的難懂之際,又會有人一點一滴觸及我想說的話語,所以有趣。

走訪台灣各地公所的路上
走訪台灣各地公所的路上
分享

除了鄉鎮市區公所,漸漸地,在這條路上我也發現除了現今的公所,台灣其實還有各種不同時期的地方政府機關,像是日治時期前中後都有不同的計畫,也慢慢地開始在這個部分著墨,要是路過碰到或想到,我也會找一下當地日治時期的公所,那時稱為市役所或街役場之類,相較於鄉鎮市區公所,役所場的收集速度就更慢了,那或許會是我下一個十年地圖計畫的目標,而今,我開始前置作業。

走訪台灣各地公所的路上
走訪台灣各地公所的路上
分享

大概是發現自己原來多麼渺小也多麼不重要,所以焦躁了,或許還有某些部分是察覺自己看到的現實在不同人、不同地方原來是不同感觸,那種跟自以為的連結脫節的感覺,我得慢慢用更寬闊的視野看待,要說在台灣各地跑拍公所有什麼長進,大概就是發現真實不需多言,它就一直靜靜候在那裡吧。

走訪台灣各地公所的路上
走訪台灣各地公所的路上
分享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