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你凝視議題時,議題也凝視你

當你凝視議題時,議題也凝視你

捷運上的強悍 ● 腿開開

看到一位朋友提到,在捷運上,座位旁一位中年男子,腿大開,超出了個人的位子,碰到了她的腿,她感到不舒服,於是出言提醒,請對方把腿合起來一些,對方卻毫不移動,甚至不悅。

她只好大聲地再說一次,對方依舊不動,甚至還反過來輕蔑地瞟了她一眼,並繼續目空一切望向前方,雙腿依舊不動。她只好提高音量,再說一次。對方氣噗噗地起身,臨去時再瞪她一眼。

我把這篇貼文分享到我的臉書,提醒其他男生,注意捷運禮儀,不要因為自己的不留意,侵犯了別人的空間。沒想到,我驚訝地看到,有人回說,怕被打擾就不要出門搭大眾運輸工具。我當下腦筋有點空白,畢竟,我沒有想過在這文明的國家,會有人用這種話語回應。

我好意地找出之前看到的新聞,印象中,在世界各國多年前便已有發起類似的活動,請大家留意,不要坐下時腿開開,這是善意的提醒。

結果,有網友說,這是局部且過期的運動。我腦中的空白,開始有點接近白熱化。

圖/Pixabay
圖/Pixabay
分享

《紐約時報》報導,全球有許多人都意識到,這行為讓別人感到不愉快,感到稍受壓迫或被冒犯。

二○一四年,為了解決「被為數不少的男性視為不可剝奪的祕密權利的全身舒展坐姿」, 紐約市大都會運輸署(Metropolitan Transportation Authority, 簡稱MTA)公布了一系列公益廣告。其中一幅寫著「夥計,請不要岔開腿」(Dude...Stop eSpread, Please),畫面中是多名乘客被迫站著,而一名男子霸占了兩個座位。西班牙馬德里的運輸公司(Municipal Transport Company)提出請大家盡量不要過分張開雙腿。東京地下鐵株式會社也做出海報提醒男性,過分張開雙腿,是種失禮的行為。在西雅圖,海灣運輸署(Sound Transit)用的則是一隻紫色章魚將八爪伸向鄰座的形象。還有許多地方都啟動了這場乘客禮儀活動,試圖改變乘客的習慣,強調任何性別的乘客都只能占一個座位的空間。

以上都還只是官方所發起宣導的,要知道,官方組織相對被動,必須要在民間對於某一事件有大量的反應後,才會進行規範宣導,也就是說,當官方都提出呼籲時,大家已經被這狀況困擾到白眼翻到天邊去了。

而居然有人說,這是局部且過期的運動?

我不太清楚對方所定義的「局部」,若以宇宙來看,以上這幾個城市,確實只是滄海一粟,但若以人類這物種來說,這幾個地方,應該涵括了不少人,若以世界前十大都市,那麼,就至少有好幾個。當然,若你再進一步去以有地鐵的大城市來做分類,那恐怕這幾個地方占了極大比例的「局部」。

至於「過期」,我也不是很了解過期是什麼,我比較常聽到形容一個概念「過時」。

如果有任何概念,我們說過時,那通常是來自於多數人都已理解,甚至已實踐過,並且認為對於當下這時代的人們來說,已經是無用甚至有害。

不過,以台北捷運的狀況,可能比較接近,大家並不清楚,還需要提醒宣導。都還不知道,怎麼會過時呢?

話說回來,過期到底是什麼意思呀?

如果只是因為這運動早在二○一四年已在紐約發生,就說它過期了,不是有點奇怪嗎? 一般來說,我們會說,要是其他國家提出新的觀念,而我們還沒有思考過,通常會自問是不是還沒跟上時代,我們是不是有點落伍了?

到底過期的運動是什麼呢?

這樣說好了,民主人權觀念早在希臘時代就已經被提出,我們難道會說,哎呀,這概念過期了我們不要用?

或者,禮義廉恥被提出的時代更早,《管子・牧民》:「何謂四維? 一曰禮,二曰義,三曰廉,四曰恥。禮不踰節,義不自進,廉不蔽惡,恥不從枉。」一般認為管仲卒於西元前六四五年,換句話說,我們就算不知道禮義廉恥是他哪一年說出來的,但至少距今兩千六百年以上,如果說過期,那應該很過期了噢?

哈哈哈。我也只是開玩笑,想輕鬆對話。

我想,世界各國有地鐵,都是在這近代,因為都市化的關係,才會產生這種空間密集的大眾運輸工具,過往的人們在日常生活裡,可能都還沒有那麼擁擠的空間經驗呢。而個人空間在這過程裡受到擠壓,情緒上感到窘迫,更可能是這幾十年的事,這樣的情緒累積,隨著這幾年有網路,人們更容易抒發,彼此才發現對方也被這狀況所困擾,因此,聚集而成一個現代的movement。

你當然可以拒絕且不參與這樣的movement —如同一開始在捷運上中年男子一樣—只是,在別人眼裡你可能就是個不尊重他人空間的人。

● 文案的強悍

文案該不該強悍?我覺得答案是肯定的。

你是為了解決問題而發揮創意,你不只是想讓人看見你而已,那樣的目的也太低級,你想要的是,因為你,某些問題被看見,某些問題被討論,某些問題被解決。

你當然背負著商業上的任務,但就算如此,這商業任務必定也是建立在良善的社會價值。除非你負責推廣毒品,否則,你必然會先去檢視自身的道德位置。

圖/Pixabay
圖/Pixabay
分享

當然說道德也許太了不起,但說倫理,可能容易些,或者,很基本的,做為一個人的樣子。

做為一個人,不單單是因為你的染色體在生物學上的判讀,而是你的行為,讓人可以解讀為像一個人。像一個人一樣的,對你在意的議題發聲,有時候用品牌的資源,好讓更多人了解;當然,同時也讓人們在接受到這個良善的概念時,接受這個品牌。

這幾乎已經成為現代行銷的主要競技場了,而這個競技場的水準極高,你得先成為一個人,才能成為一個文案。

因為人們看得清楚,你的底細。

你沒有公義觀念,你沒有公益想法,你就找不到議題,因為你無感。

那人們對你的作品無感,也只是剛好而已。

我所謂的強悍,是面對不公平的世界,你可以看著它,凝視著它,也許無法永遠反抗它,可是,你總不好選擇指鹿為馬,那也太絕對的投降了。

我們都會在某些時刻,壓低身子,但沒人要你就得跪下。一旦當你跪下,你跪的對象也不會尊重你的,也不會認為你是他的一份子。

當然,公義與憐憫必須同時存在,在指陳出錯誤時,也要懷著理解,自己不過是稍稍早點知道,並沒有什麼值得感到優越的,一如文案只是比消費者早讀到產品說明書而已。

那沒什麼了不起。

而這個世界的說明書,不斷地在改寫,假使你同意,我們應該進步,那我們就該互相提醒,並且看見那些不恰當卻存在我們生活中的事物。盡量每天如此,否則,有一天,你突然想寫卻寫不出來,因為你根本沒看到世界的問題,更別提想去解決和面對。

你沒有意識到議題的存在,議題也沒有意識到你的存在。

保持體諒的凝視,有時瞪視。

那是一個文案的眼神。

看更多 有鹿文化《文案是…我不知道.你不知道的東西》

圖、文/有鹿文化《文案是…我不知道.你不知道的東西》
圖、文/有鹿文化《文案是…我不知道.你不知道的東西》
分享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