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就能說完的八月,換取一種捨得,像極了愛情。

也許不用到月底,我就能說完整個八月。

每年八月底,我習慣寫篇文章來記錄一下這個月發生過的事情,對我,這不是有無比意義的月份,我也沒在依循類似的情結,就是那麼一首歌教我開始寫起這個月份的心情,也就那一首歌,給我那麼多惆悵與遐思。

而我曉得,今年八月會是重大轉變的開始,日子是這樣,無論你準備與否,無常才是正常。

分享

炎夏才剛來,這番熱透人心的天氣好像已經過了很久,Google日曆上的事項一條條完成、又一條條新增,我是愈來愈習慣在新增與挪動與刪除之間游移,那種好像被填滿又開了坑的感覺,成為我生活中的一項動力,我無法拋棄過去每件發生的事情,只好靠這方式一件件記錄下來。

而八月的開始,就是一場變動。

分享

回顧七月,我好像每天都在數日子,忙碌久了就愈看不見接續的生活還有什麼事情即將發生,很多事情都是到了將發的前一天才察覺,準備匆匆,就像呼吸,也像愛情。

我不願捨下的,最終還是會離我而去,即使那般離去依然可見。

可我怎麼只想趕緊知道右手前臂的痠疼究竟何時能好?

那也像愛情,在溝通與衝突中流洩,也同時堆積起更堅固的堡壘。我不是因為最近大家流行用像愛情的造詩,而是生活本身就是愛情,失去了某些、會從別處得到某些,然後不斷失去再不斷得到,緣份是這樣累積來的,把不把握得住,要看有沒有善緣。

也像工作,有沒有得繼續或改變,也要有善緣。

分享

我是有太多的捨不下了,所以無法想像沒有誰的日子,太長時間的堆疊,一旦拆除,可能鬆垮自以為堅實的城堡,然後被殺個片甲不留。

如果這是八月的寫照,寧可跳過這個月份不要來,當世界仍被漫亂的疫情襲捲之際,跨不過這時,也許還是會有明天。

少一天就少一天了,多的,是逐漸加深的遺憾。

分享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