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誰精心策畫了這場困局,又步步進逼?

我在這個車廂後座裡,已經等待了差不多一個鐘頭。

為了不讓人察覺,我弓著背,蜷縮著身子,整個人幾乎躺在座位上。

夏天的車廂非常悶熱。即使車子停在室內停車場,沒有被太陽直接照射,那股熱力仍教我汗流浹背。我想車廂裡的氣溫有攝氏四十度以上—雖然我也明白,這熱度很大的原因是發自我的身體。人類的正常體溫有三十七度,密封的車廂就像一個保溫瓶,而我就是當中的發熱體。

我很想打開空調,可是我知道這是不可能的事。開空調要啟動引擎,引擎一開,他人便會注意到我了。

媽的,電影中的殺手這些時候不都是很帥的嗎?為什麼在現實裡實行起來卻如此狼狽?再這樣下去,恐怕我要在這輛陌生的車子裡昏倒了。

圖/Pixabay
圖/Pixabay
分享

話說回來,這車子真是豪華,不愧是德國名車。座椅寬敞、軟硬適中,而且座位外面包的是真皮,觸感舒適,跟我車子的「仿真皮」座椅感覺上有天壤之別。車廂的空間很大—如果換成我家那台小巧的日本車,恐怕我在半小時前就已經悶死了。

「踢躂……」我豎起耳朵,車外傳來腳步聲。聲音清脆,步幅不大,腳步聲的主人應該是穿高跟鞋的女人。很可能是我的目標。

我沉住氣,把身子縮得更低。腳步聲愈來愈近,最後停在駕駛席外。

「嗶。」那個人按了防盜遙控器的按鈕,車子就像回答主人似的,發出愉快的聲音。

我的心裡也同時發出愉快的聲音。

車門喀的一聲打開,那個女人坐進駕駛座。一如所料,她只有一個人。她戴著做作的紅框太陽眼鏡,濃妝豔抹,頭戴一頂白色的寬緣帽子,身穿白色的洋裝,脖子掛著一串明亮圓潤的珍珠項鍊。如果我沒猜錯,光那頂帽子的價值已足夠支付我一個月的生活費,那串珠鍊足夠我買兩輛車子。

女人沒察覺我這個躲在後座的不速之客。我稍稍坐直身體,盯著後視鏡中她那姣好的臉孔。

她關上車門,插進鑰匙啟動引擎。這個蠢女人至今仍未看到我。我再把身子坐直一點,挺起胸膛,雙手交疊放在大腿上。

她繫上安全帶,再調整一下後視鏡……

「哇!」

她終於看到我了。

「你、你是誰!」她嚇得整個人向前傾,一手握著車門門把,卻忘掉自己扣上了安全帶,即使打開門也逃不了。

「別緊張,郭夫人。」我笑著說:「妳忘了嗎?是妳約我的啊。」

「我約你?」她仍握著門把不放。

「我是氣球人。」

「你就是那個……殺手?」她壓下聲音問道。

「沒錯。」

「我不是約你兩點鐘在西區的車站見面嗎?」

「妳認為我會在客戶預定的地點跟客戶碰面這麼笨嗎?就算對方不是警方臥底,萬一被設計怎麼辦?」我說。我知道她今天早上會到美容中心,所以早一步潛入她停在停車場的車子裡。「郭夫人,請妳明白,我們這一行做事必須小心一點,畢竟動手的是我,有些愚蠢的客戶以為只要我完事後被滅口,他們就可以一勞永逸。」

「你怎麼有辦法走進我的車子裡?」

「這些防盜工具只是小玩意,認真一點就能解開。」我掏出一個遙控器,「問題是這小工具的價錢不菲,一般盜匪才不會花大錢買這種東西。」

「那麼,我們現在到哪裡……商談?」郭夫人問。

「就在車廂裡談好了,」我指了指前方,「不過麻煩妳一邊駕駛一邊談,這樣子我們既不會被騷擾,也不用擔心有第三者聽到我們的對話。我想妳也明白,殺人和教唆殺人同樣大罪,我這個殺手萬一有什麼下場也可說是意料之中,可是妳貴為富豪企業家郭慶言的妻子,最後有個不光采的結局就未免太悲哀。」

車子駛上高速公路。週三下午一點多的高速公路上汽車並不多,燦爛的陽光照射下,遠方的山巒呈現一片閃亮的綠色。

郭夫人的心情似乎已平復下來,她脫下太陽眼鏡,氣定神閒地聊著一些瑣碎的事,還不時從後視鏡偷瞄坐在後座的我。

在我潛入車子前,我已調查清楚郭夫人的底細,而事實上,她的底細可說是人人皆知。她原名丁婕雯,今年三十五歲,是企業家郭慶言的第三任妻子,三年前郭氏的第二任妻子死去後,她在翌年嫁入郭家。雖然丈夫比妻子年長差不多三十歲,這場婚姻在當時亦引起不少羨慕目光—女人都嫉妒丁婕雯可以嫁給亞洲二十大富豪之一、全球第二十六位最有影響力華人、家財超過一百億美元的慶鴻集團創辦人郭慶言;而男人則羨慕郭慶言可以娶到選美出身、被稱為二十一世紀性感尤物的影壇美女丁婕雯當妻子。

雖然他們宣稱「愛情與財富、年齡無關」,但任何人都知道,如果郭慶言不是如此有錢,丁婕雯才不會對他看上眼;而如果丁婕雯不是擁有36D的身材和標緻的臉蛋,郭慶言亦不會在對方身上大灑金錢。

圖/Pixabay
圖/Pixabay
分享

我透過後視鏡仔細端詳郭夫人的樣子。她真人比雜誌照片更迷人,即使年屆三十五,外表就像一個二十出頭的少女。不過,她擁有少女沒有的嫵媚,在她豔紅的嘴唇上,流露出一份成熟女性的妖嬈。

我想起一個老套的說法—薔薇都是帶刺的。這麼動人的美女,現在正面不改色地委託我這個殺手,去幹掉一個她討厭的人。

「我想你替我殺掉綺嵐。」

「郭綺嵐?令千金?」

「請你搞清楚,她只是我丈夫的女兒。」

雖然有點意外,但看樣子,又是老掉牙的戲碼吧。

郭綺嵐是郭慶言的獨生女,是郭慶言的第一任妻子所生,而這位夫人在綺嵐出生後不久便因急病死去。郭慶言一直醉心事業,在四十多歲時才得此女兒,疼愛得不得了,媒體都形容她是郭氏的掌上明珠。她今年十七歲,在名門女子高中就讀。由於她青春可人、樣子漂亮、禮儀端正,對人有禮又沒有富豪二代的架子,深受媒體和宅男喜愛。

「妳要我幹掉她,是為了妳丈夫的財產嗎?」郭慶言的親人就只有妻子和女兒,這種猜測雖不中亦不遠吧?

「那……是理由之一,但不是重點。」郭夫人露出厭惡的表情,說:「雖然我入郭家門已有兩年,一直以來我也以為自己是郭家人,但我上個月才知道,對他們來說我還是外來者。那對父女根本就沒有把我放在眼內。」

「發生什麼事?」

「我丈夫……他患上癌症。還是末期的。」郭夫人眉頭緊皺。

「哦?坊間沒有這消息喔?」

「連對我這個妻子也不肯說,你認為他會告訴別人嗎?」郭夫人的聲調漸漸提高。「慶言他竟然只把這消息告訴女兒,對所有人都守密!我這個妻子,他根本沒放在心上……」

看更多 奇幻基地 《氣球人》

圖、文/奇幻基地 《氣球人》
圖、文/奇幻基地 《氣球人》
分享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