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愛是幸福,又為什麼,愛人可能會是一種痛苦?

夢境:美人藤與雜草根。

森林深處有一株美麗的藤。

藤的身段曼妙姣好,外貌吸引了所有生物注意,更教大伙兒沒法抗拒的是藤善良的心腸;藤對任何生物都是那樣的和顏悅色、都是一樣的體貼溫柔,因此,藤的周圍成天都圍繞著許多動植物,不論這些動植物目的為何,他們給了藤滿滿的貼心保護。

在藤的身旁有棵雜草也給藤的美好吸引住,但是,雜草知道自己與藤的距離實在太過於遙遠,藤在森林中是那樣的萬人迷:參天老樹會為了藤特地挪移自己的巨大樹蔭與烈陽抗衡、熱情芭蕉會改變自己厚葉的生長方向以迎合藤的身軀、憂鬱古蕨會拉低自己的位置以襯托出藤的高貴、幽默青苔會為了藤特地舖上一層柔和的地毯……雜草呢?/p>

雜草想了好久,想不出來自己有什麼能為藤做的,唯一可以辦得到的,就只是站在藤的身邊、吃力地扶著藤沒注意到的氣根。

雜草只消揚起臉就能清楚地看見藤展露最迷人的風采,對雜草來說,這是全世界最幸福的工作,天天看著自己牽腸掛肚的面容,喜怒哀樂,其他動植物不一定看得到的表情,在雜草眼裡卻不是什麼難事,雜草為此有些得意自滿。

一天,藤低下頭時發現了雜草在自己腳邊站著,藤的嘴角依舊掛著魅人微笑,輕聲詢問雜草為什麼會站在這裡?雜草吞吐了一下,告訴藤說,因為藤的氣根看來並不是那麼紮穩,如果都沒有其他支撐點的話,時間久了很可能會受不住身上的重量而垮下來;其次,自己既沒有老樹的可靠、也沒有芭蕉的情趣、更沒有古蕨的禮儀……甚至也沒有青苔的賣乖,能為藤做的事情實在有限,而替藤支撐著氣根就是那唯一的一件事。

藤聽完雜草的真心之後,不禁受了感動,於是低下頭來輕吻了雜草一下,並對雜草說,從今而後雜草就是最重要的伴侶,不管自己多麼尊美快意,有大部分功勞是來自於雜草的默默付出。雜草很驚訝,沒想到自己看似微不足道的動作,居然能有這樣的回報,於是對藤更是死心塌地。

圖/Pixabay
圖/Pixabay
分享

日子一天一天過去……

剛開始,藤每天都會低頭和雜草說笑幾句,但因為藤每天要應付的動植物實在是太多了,每次的話題都不得不中斷;可是,雜草並不介意,因為雜草已經獲得了藤的承諾,雜草知道自己在藤的內心有著與眾不同的地位與待遇,仍舊靜靜地看著藤與大家的嬉戲。/p>

漸漸地,藤與雜草說話的時間變少了,雜草偶爾喚喚藤想要引起注意,只是多半徒勞,雜草知道藤真的很忙,可是看著藤與其他動植物說話的氣氛態度日益親密,自己卻彷彿仍隔絕在外,心裡不免緊張起來,加上藤受到愈來愈多的照顧而成長,支撐氣根這件事已經快要不是如自己這樣的小小雜草所能負荷的了,雜草為此煩心與不安。

偶然間,藤發現雜草的臉色變差了,藤知道自己冷落了雜草,對雜草說了句抱歉並擔心地詢問雜草是不是生病了?

如果是的話,自己或許可以找到幫手來給雜草看個病。雜草聽見藤這麼說,原先逐漸冷卻的心又熱了起來,雖然藤之前忙得忽略了自己,可是,畢竟藤還是關心著的,雜草立刻催起力氣對藤說沒事,而且硬擠出暖心的笑容。

其實,雜草都明白、明白自己在藤的眼裡已經是一種習慣了。/p>

藤早習慣了落寞時有雜草的扶持、高興時有雜草的分享鼓勵,也習慣了氣根旁有個幾乎不會察覺的微弱力道支撐著,習以為常之後,就容易忽略了那些最簡單的感動以及最原始的初衷,就是如藤這樣的萬人迷也不例外。雜草也很了解在藤的眼裡還有許多比自己更具吸引力的動植物存在,藤可能真的對自己許下那樣的萬年承諾嗎?或許那個當下是真的,可,之後呢?

彼此身分落差如此之大,怎麼能讓自己的卑微抹去了藤的華麗呢?

當然,雜草更清楚自己能力極限在哪裡,可以預見那不久的將來,憑自己這般小小的力量將會再也無法扶持住藤的氣根,當自己放手以後,藤該怎麼辦?當自己鬆手以後,藤會怎麼辦?雜草哭了,可是並沒有表現在臉上,雜草心裡很不捨這些將來都會發生的事,更不捨得必須放棄藤的美好,只能痛恨自己就是這麼一棵小小又不起眼的雜草,眼淚也僅能藉著早晨的露水一併發洩。

到底是為了什麼而那樣無怨無悔地付出呢?雜草還是哭泣。

只是愛著藤而已,不是嗎?雜草的淚就要乾了。

藤知道自己向來忽略了雜草,心裡想著,雜草就在自己身邊,現在可能暫時無法和雜草說話談心,可是未來有時間後一定會多陪陪雜草,當作是彌補過去的冰寒。芭蕉又來獻殷勤了、青苔又來說笑話了,藤不得不和他們繼續和著上次未完的話題;老樹又帶來甘露、古蕨又飄來神秘氣息,藤又繼續同他們笑鬧天南地北點點滴滴。

雜草微微地搖頭,已是力盡了、也都知道了,沒什麼好怨人的,誰教自己不是成熟可靠的老樹?誰教自己不是自信熱情的芭蕉?誰教自己不是思想充實的古蕨?誰教自己不是逗趣好玩的青苔?誰教,自己只是一棵渺小的雜草,隱沒在森林一片生意盎然中,不出聲絕不會受到注意…也難怪藤分神不了。

沒有半點後悔,曾經那樣地在藤的生命中留下印象,足夠了,雖然藤還是忙著與森林中的潑墨綠意交談,不過,至少在自己的最後一眼中還瞧見了藤的身影,那已是否為無限的幸福?

雜草的嘴角是掛著笑意的,因為雜草看見藤那抹最動人的臉孔,永恆地烙印在自己逐漸模糊的腦海中,失焦再失焦、模糊又模糊……

***

被愛是幸福,又為什麼,愛人可能會是一種痛苦?

我們都在愛情的叢林中遊蕩著,決定去愛一個人之後,要為自己的愛情負責,沒有決心定力的人贏不了這場賭局;將愛情看作賭局或許低俗了些,只是,要真的愛了下去才會知道這是不是一場豪賭,輸贏難免,只怕自己無法從中脫出,因為陷入情感溪流時,人往往是沒有理性的。當初曾那樣甜蜜溫馨,之後卻怨恨自己的抉擇,要愛卻不敢愛、不想恨卻只能恨,多麼諷刺。

我們是藤、也都是雜草。

當我們受到異性於感情上的注意時,不免給眼前的花花綠綠迷惑去心神,如藤那樣,習慣了雜草一直在身旁的支持,時間久了卻認為那是本來就該要有的,也一直認為總會有時間去補償過去的冷淡,卻沒想過,很多以為中的永遠是可能在一夕之間生變的;當我們如雜草那樣付出時,想到的都是希望對方能夠投以相同的回報,可是,卻忘了彼此之間原來就有的習慣與差別,雜草沒有習慣嗎?不是的,其實,雜草也早就習慣以那樣的心態對待藤,以為自己置身事外,卻還是套了一個圈圈。

靜下心思索一下,是否該珍惜我們已擁有的人、事、物?別像藤,失去了才要感到懊悔;也別如雜草,付出到底卻只能拿一抹微笑當作賠禮。畢竟這個世界,沒有什麼絕對也沒有所謂的永遠,有的,只是我們那份誠摯感動的心情……

愛人好累,被愛,何嘗不會疲憊?多替對方想想,也多給自己一點空間,希望在這片充滿混亂濁流的叢林裡,我們都可以找尋到真正屬於自己的藤、以及雜草。

愛,不就是一種回報無求的真心而已?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