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論後來如何,在你心裡總佔一個重要位置,像初戀。

你的第一輛車,無論後來如何,總在你心裡佔一個重要的位置。像初戀。

初戀的結局,多是分手。(比較戲劇的,可能對方死了。)無論怎樣,你都會深深記著。

有時候 有時候

我會相信一切有盡頭

圖/Pixabay
圖/Pixabay
分享

我的第一輛車是掀背式的黑色Nissan Sentra,手排,布質車座感覺粗糙。

那時剛考到駕照,爸爸希望我把手排練好,從公司調來這輛Sentra。父母總是不放心孩子,爸爸先派司機Segar 監督我試開,我的表現果然就像Kopi-O License,開到T字路口時完全忘記停車,直衝出去。Segar 好好一個大男人嚇得卷作一團尖叫「STOP!STOP!」,所幸其他車子來得及閃避。我讓Segar 在公司下車後,得第一次獨自開車回家。 Segar還滴著冷汗:「You sure huh? Drive slow. Remember to STOP!」

我小心翼翼地開,順利安全到家。媽關切地問:「你自己一個人開回來哦?」我驕傲地點點頭,沒有告訴她忘記stop的事。

還沒為你把紅豆 熬成纏綿的傷口

然後一起分享 會更明白 相思的哀愁

和Sentra相處久了,便得心應手。我不知道它的操控算不算好,當年也沒有其他車比較。

我隨那卡帶唱機唱著王杰,駛過許多地方,載過我的初戀女友。她喜歡王菲,我不喜歡,在車裡不知爭執過幾次。有一回吵架後我怒氣匆匆地開快車,在狹窄的雙向道超車未遂,迎面又來了一輛車,我無法左閃,只好右避,衝到馬路旁的沙地才停下。

引擎空轉的聲音漸漸把我安撫下來,我這麼執著為什麼呢?

還沒好好的感受 醒著親吻的溫柔

可能在我左右 你才追求 孤獨的自由

後來和女友和解了,Sentra 繼續是載我們去拍拖的伙伴。開手排車左手很忙,不能牽手,她會把手擱在我扶著排擋杆的左手上。偶爾頑皮,我會讓她幫我換擋,我踩離合器,她推換排擋杆,一副合作無間的樣子。

還沒跟你牽著手 走過荒蕪的沙丘

可能從此以後 學會珍惜 天長和地久

Proton Wira 推出的時候,爸爸動念為我換新車,Sentra 得還給公司。我沒有拒絕的理由,也沒有拒絕的權利,心想自排的新車也許自有其方便吧!送走Sentra 的前一天,我主動提議幫媽媽外出打包午餐,其實是想最後一次好好開Sentra。我慢行於城市間,頻頻換擋,好好感受和變速箱的對話。我加速,最後一次聽Sentra 的轟隆。

新的自排Wira、Kia 都很糟糕,完全比不上老Sentra,當時我應該盡力留著Sentra 的,但我錯過了機會。就像當時女友說分手的時候,我應該勉力挽留的,但我沒有。後來的女友都像Wira和Kia。

路上很少同款的老Sentra 了,前幾年我有緣遇到一次。若問我還會再開Sentra嗎,大概不會了。

曾經滄海,過去的人事物且讓它藏在記憶裡就好。

我的初戀女友,後來過得十分幸福。

可是我 有時候

寧願選擇留戀不放手

等到風景都看透

也許你會陪我 看細水長流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