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迫性寫作的必要

每次工作之前,我總是得先釐清一下自己的情緒,因為心情如果浮躁,那寫出來的東西,有時候完成之後,反而得花更多時間去修改,效率不高。

問題是,身邊總有太多的雜事,一直困擾著我,有時候我會戲稱家裡如果一塵不染、窗明几淨的話,根本寫不出東西,背後的原因則是,當我把太多的時間全都擺到現實生活當中,將家事做到盡善盡美,相對的,寫作的時間就會減少,那麼,自然無法產出太多內容,因為過多的雜務將時間搶走了。

除了家務,還有其它的事情,像是突然電鈴響起,或是一通緊急電話,傳來不同的訊息,這些訊息有時候難免惹得我心情浮躁。可能帳單的繳款日期明天到期,後天才算逾期,但現在的我可能就開始焦慮起來,因為牽掛著這事,情緒也開始不好起來。這只是舉個比較小的例子,如果像是客戶有哪邊不滿意,需要重新修改;或是明明排定的出版進度又要延期,這些並非自己所能控制,或是無法處理,但得另外特別花時間跟心力去應付,這時候的心情就無法定下來。

圖/Pixabay
圖/Pixabay
分享

這些讓人感到懊惱或不悅,又並非自己所能控制的事,會讓我在一大早收到訊息,或是正在工作中的情緒遭到打斷,心情低落無法持續寫作,那種感覺有點像是原本在高速公路上順暢的開著車,這時候突然被拉下來,拖著石頭在地上走,寫作的感受是不一樣的。

這些事件不一定是突如其來,但因為它而帶來的情緒低落,有時候會困擾我。其實跟一般的上班族一樣,如果在跑業務的時候,老闆突然打電話過來責罵早上開會時的事情,心情也會不好受,但又不得不去見客戶。我想,心情是差不多的。

但這時候,仍然無法放棄寫作,因為可能一個月後就是截稿期,而在這之前,每天都有進度必須完成,如果停滯的話,工作進度就受到影響。所以在寫作的時候,都得想辦法切割自己。就像是有兩個自己,一個是寫作時候才會出現,另外一個則是現實的自己。因為這不得不的寫作,所以得把自己關起來,讓寫作的自己活在當下,而那個懊惱或是沮喪的自己則踢在門外,等到手中的工作做完之後,才能讓他進來。有點像是強迫自己進行人格分裂,但又不算是真的人格異常。

情緒一旦受影響,沒有辦法掌握,不像電視頻道,可以任意調整切換,而在這當下,又必須寫作時,只能逼自己從那個討人厭的情緒抽離,不是自然而然調整到所謂的最佳狀態,是一種「強迫」,「強迫」才能讓我維持每天安排的進度,沒辦法隨心所欲。如果只是自己愛寫,要寫不寫都可以,但如果寫作是得擔起責任,像是得讓後續的編輯或排版能夠按時接手,寫作就無法任性了。

有時候我也挺羨慕那些想寫什麼,就寫什麼的人,不過,我知道他們有必須另外擔當的責任和義務,例如他們原本的正職,那份收入使得他在寫作方面可以隨心而欲,那麼,其實大家都是一樣的,用著80%工作上的強迫,來換取那20%的自由寫作,如此一想,倒也釋懷。

在情緒浮躁的狀態下,想要完成文章或作品,得帶一點強迫性,雖然不是很好受,但至少可以完成事情,所以,任何事情的完成,其實也是得用「逼」的才能誕生呢!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