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經驗/字裡行間的流露

幾個月前,有間出版社問我能不能接手一份編輯的文字稿?以工作量來說並不算多,再深入詢問為什麼中途換人,了解狀況後,便答應了。

那是一份關於女性成長的文章,而受訪者不論年紀或性別,都與原先派去採訪的人不同。受訪者年約四十多歲,女性,已有家庭,並育有小孩,現在從家庭中走出來,面對職場的挑戰,以及對孩子的期待等心得。而去採訪的人,是位二十多歲,初入職場的男性,未婚。

圖/Pixabay
圖/Pixabay
分享

在看過初稿,和受訪者聯絡上之後,由於有頗多共同的類似經驗,兩人相談甚歡,文稿出來之後,對方很開心我寫出她要的感覺,這件案子就算結束了。雖然我寫的故事和前面那位編輯寫的一樣,但下筆處卻不同。而從這件事中,我突然想起,在創作的過程中,很多時候都會與生命經驗接觸。在這次採訪的時候,我利用女性的觀點切入,並站在她的角度,揣摩她的心理,補捉住她要的感受。當然受訪者不可能全都是女生,也採訪過不同年紀的男性,聽著他們的想法,說出他們的故事,如果可以以類似的經驗誘導,對方幾乎都能夠滔滔不絕。

這時候的「我」就像是個引子,必須將此次採訪的主題,透過自己的生命經驗,帶出他們的故事。就像當我提到家庭、孩子這一塊時,受訪者拼命點頭,也不停的開口,讓我省了事再去追問。另外,像是愛情,不管男生、女生,幾乎都會接觸到感情,不管是單戀、苦戀;相愛、分手,每個人的故事都不一樣,但是喜怒哀樂酸澀,那些心情點滴在心頭翻攪,於是在寫作的時候,就很容易切入,更容易引起共鳴。

又比如職場文章,一個已經在職場十多年,跟剛踏入職場的人,心境大不相同;一個曾經創業,中間失敗,最後又站出來的人所寫出來的文章,跟剛接觸創業的領域,思考層次自然不同;一個失戀、一個失婚,在面對感情、婚姻這些事情時,寫文章的時候,著力點自然不同,所以,以寫作而言,多多去拓展各項事物的接觸,於寫作是有助益的。

當然也有人會問,難道要寫鬼故事,就要碰到鬼嗎?有些事情不必親身經歷,也可以下筆,像我曾經出版過鬼故事,也聽到一些作者在面對他人的問題時,讓他們啼笑皆非。像在這樣寫作的例子裡,至少有件事是肯定,就是--恐懼。當你曾經感受過恐懼,不論是怕狗還是怕蟑螂,在下筆的時候,情節任你顛覆,但在恐懼這件事上,是可以交集的,只是你可以將它放大。況且,一本鬼故事當中,不只有恐懼,更多的是人性的糾葛,而那些,幾乎都曾接觸過。

每個人有每個人的生命故事,有的也許相同,也許不同,想要寫作,可以透過生命經驗去串連,如果你沒有對方的經驗,不管是在採訪,或是在創作小說人物,都試著站在他的角度,去感受他的感受,若只用自己的角度去看,就算完成創作,總有種隔靴搔癢的感覺。

就算你的年紀也許不大,經驗度也還不夠,但生命的寬度卻可以去拓展,不斷的去接觸、去嚐試,接受不一樣的事物,而那些,都會化為你現在或是未來寫作的養份。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