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輛車,它承載著我們的速度與激情。

圖/V&T Photography
圖/V&T Photography
分享

如果講到玩命關頭(The Fast and the Furious)這部電影,每每推出新的續作,總是引起話題。這部電影從2001年第一集上映後,故事一路進行到2019年都還尚未結束,僅管中間有角色領便當、也有不少不合邏輯的誇張動作場面,但還是不減影迷對它的熱愛,不論是充滿個性的演員角色,還是在這其中扮演畫龍點睛的「車子」這個元素

要說著墨在車子競速上的電影並不少,充滿視覺速度刺激感的橋段,輕易讓人融入充滿速度的世界裡。這類電影除了競速這個重要的訴求之外,也強調人與車之間的微妙情感。像是2000年由尼可拉斯凱吉(Nicolas Cag)領銜主演的驚天動地60秒(Gone in 60 Seconds),除了限時內偷竊經典名車的緊張刺激橋段之外,主角對於見車如見人的奇妙情愫與愛憐,也頗能引起愛車人們的共鳴。當然,這實際上多數也反應在愛車人的生活中,比如那種無意識對著車子打招呼的莫名反射動作。

汽車就現實層面,對於把它定位成工具的人來說,它就是個方便通勤移動的四輪物件,哪壞了修哪,修到不能修就換一台。但對於界於玩車人和愛車人這兩個族群來說,車子接近某種擬人化的存在,有人笑稱它是小老婆、有人會幫車子取上外號。不同的定位,也讓它可能單純只是工具,或從工具昇華到帶有夥伴意義的存在。

前些時候參與了朋友邀請的車聚聚會,看著在場皆是堪稱「年事已高」等級的舊式車款一字排開,有種回到過去的時光隧道的錯覺。雖然每個廠牌的車子隨著年代風潮的改變,在外觀與設計與現今都大相徑庭,但舊時代裡誕生的車子,除了款式,也保留著那個年代的模樣。即便加上了尾翼、鈑上了漸層豔麗的顏色,染上一抹現代風格的流行感,仍舊帶著幾分抹不去的舊時光氣息。

這些車子,遠遠不只代步的功能,更陪伴著這些車主經歷歲月,並刻畫下深深的痕跡,在彼此的生命裡。

圖/V&T Photography
圖/V&T Photography
分享

我們在玩命關頭裡看的,是速度與激情,但電影畢竟是電影,那些熱血沸騰我們只能留在電影院裡,那一兩個小時的時光裡,盡情放任我們骨子裡頑皮的靈魂,要怎麼橫衝直撞直至頭破血流都可以。回到現實,此刻腳上踩的油門,決定的可能是副座的妻子、和後座熟睡的孩子們的安全;或是塞在每天通勤必經的車水馬龍的路上,手放在方向盤上發呆的我們自己。

車內音響傳來喜愛的歌曲或熟悉的廣播主持人的聲音,這一分一秒,它陪我們度過,此刻不管外面刮風下雨,它都給了我們絕對的保護。它像個無怨無悔的情人、也像熟知你習慣的多年老友,它將方向盤交給身為車主的我們,任由我們主宰它今後的道路,是前進、或後退;是日復一日的無聊街道、還是上山下海的路郊野外。

耳邊傳來朋友聊天的嘻鬧聲,一瞬將我拉回現實。我看著眼前這些車子,一輛一輛的車頭燈像炯炯有神的目光,精神翼翼的想對我訴說主人與它的每個故事,帶著它上山下海都去了哪些地方。好似能夠感覺,那些歷歷在目的回憶,正像跑馬燈一樣在眼前展示著。

日後科技或許有一天能夠進步到人與車間足以對話,就像1982年霹靂遊俠(Knight Rider)電影裡的霹靂車與李麥克一樣。當交通工具不再只是交通工具、當我們願意賦予它靈魂,它也將成為我們生命中的一部份。因為它承載的,不只是你靈魂裡的速度與激情,還有與你的生命連結著的,每次共度的回憶。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