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下鐵的約會

捷運裡,莫名的情緒流動......
捷運裡,莫名的情緒流動......
分享

我發覺她偷偷注視我很久了。

每天我在地下鐵,就見到她遠遠的望著我。

「是在看我嗎?」心裡不禁嘀咕。顧左右而擺頭,並無旁人。再回望她,已低下頭,雙頰似乎泛紅,嬌羞狀。

短短時間,每日不出十分鐘。我想起陳百強《幾分鐘的約會》唱的幾句歌詞:

每天幾分鐘 共你心聲已互通

旅程何美麗 如在愛情小說中

驚出冷汗!別鬧了,認識那麼久,她不是我的菜,我不是她的菜,碰到面了不起打打招呼,連話都不想多說,怎麼忽然會透露出這樣的訊息?現在是連招呼都不打了,光用眼神,是……?我搖搖頭,人最怕就是會錯意,要多糗有多糗,在情況明朗前,我還是不要打破這僵局。

但……她的眼神又飄過來了!

難道是我臉髒了?不會吧?真想撈把鏡子起來照一照──總不可能天天髒吧?哎唷!都說了你不是我的菜,別再偷看我了。

其實,她長得也還可以,如果眼睛再大一點、鼻子再高一點、頭髮再長一點、走路不要那麼外八、動作稍微秀氣一點……。其實,感覺如果對了,這些也不是太重要,說不可能,好像也不是那麼不可能。

細細回想我們認識以來的點點滴滴,或許也有那麼點蛛絲馬跡:有時候她無端地請大夥兒喝飲料、沒事到我們這兒來晃啊晃、愛說一些會讓人冷到結凍的乾笑話……,種種怪異,莫非只是為了吸引注意?人往往越在意,才越顯得笨拙不是嗎?越想,越好像有那麼回事,我忍不住也把眼偷瞧她,嚇!四目相交,她竟然鼓起勇氣迎上我的眼神了!我忙撇開眼,卻感覺她直盯著這裡。

不要啊!我們真的不合適。

眼角餘光,發現她走過來了,來了,來了,竟真的一步步接近了。

算了,該來的總是要來,該說清楚的總要說清楚,深呼吸一口,我轉頭面對她以無懼。順便挑起一邊眉毛當詢問:「幹嘛?」

「你,」她終於開口:「今天的Subway吃什麼口味?」「蛤?」

她說:「我問你今天Subway吃什麼口味?」

Subway潛艇堡
Subway潛艇堡
分享

我看了一下手上的Subway潛艇堡,「嫩切雞肉啊,怎樣?」

「好,嫩切雞肉。」她態度粗魯,咄咄逼人:「我注意你很久了,你不知道6吋的93塊,12吋只要的163元,買12吋的比較划算嗎?」「去,我當然知道,買12吋的是要我撐死嗎?」

她叫:「你是不會找我合夥喔?」

「我哪知道你要吃?」

「厚!要死了!我每天吃你都沒發現?」

「虎(台語)什麼虎?虎在深山啦!」我沒好氣:「管你吃什麼!」

「怎麼樣?要不要合夥?一句話。怕喔?」

笑話!我笑:「好哇,誰怕誰,烏龜怕鐵鎚,可以便宜幹嘛不要。就怕你不守信用。」

「哼!」竟然冷笑,「我要把所有的口味都吃過一遍。」

「好啊!」我回她冷笑,「先說好,不加青椒和橄欖。」「OK囉。」

敲定,每天吃Subway,以所有口味先都吃過一輪為期。

不怕肥的儘管來,上次第二套半價期間跟我合買麥當勞的小胖妹已經被我害得體重直線上升了,現在又來個不怕死的。我專業在害人家變胖的,多你一個不多,少你一個不少,你等著腿變更粗吧!

Subway 的約會……靠腰咧!攆走她,我忽然沒胃口了。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