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腳板骨裂,能學會什麼?

我的天残脚
我的天残脚
分享

晨起如常想喝咖啡,以比平常慢兩倍的龜速掙扎到廚房,泡了一杯啜了一口,才驚覺自己竟無能把咖啡拿到書房。我原來習慣在書桌邊用電腦邊喝咖啡,這下居然連這麼簡單的事也辦不到,著實讓我叫苦。為什麼呢?因為我是扶著拐杖才千山萬水地來到廚房的,就算能多騰出一隻手,也無法平穩的走路,熱咖啡必會打翻。

我左腳板骨裂。前晚難得發奮做運動,躍起著地之際腳板角度偏了,頓時聽到巨大的格列一聲,我疼得倒地。我心知不妙,80公斤的重量加下墜的衝力,這腳板關節怎承受得了?更讓我懊惱的是,原本我想約朋友練鏢,後來才逼自己改變主意,做對身心更有裨益的事。怎麼如今「戲有功,勤無益」了?

意外發生了就是發生了。先學會用拐杖,以手代腳還真吃力;到醫院求救時學會操作輪椅,推左邊輪子轉右,推右邊轉左,兩側還有剎車器讓輪椅固定在原地。等候醫生時電視正好播放我喜歡的摩托車賽,當時正揚黃旗,意思是賽道上發生意外,所有車手都必須放緩跟在安全車後,不許超車。不料就在這個最安全的時段,居然有一位選手自己失控翻車。

意外啊,陰溝裡真的會翻船。醫生後來也這麼跟我說:「這就是人生!」

我至少也該把咖啡從水槽旁移到飯桌,飯桌這端堆了雜物,要移到遙遠的彼端。先把咖啡放在這端,然後扶拐杖走一步,把咖啡往彼端挪半尺,再走一步,再挪半尺......我終於能在飯桌享用咖啡,儘管已經涼了些。喝完咖啡到書房,在辦公椅坐了好一陣子才猛地想起,這椅子有滾輪啊!能當輪椅用。辦公椅從未離開過書房,若非受傷,也不會有輪椅的聯想。於是我興致勃勃的乘「輪椅」到廚房,這回和平常走路一樣快,再泡一杯咖啡,平穩地端到書房。那感覺好開心,儘管我知道那是一件再小不過的事情。

拿破崙希爾在著作《與魔鬼鬥智》中說,人要遇到逆境才能改變,改變才可昇華。我可以選擇積極地看待這次受傷,說不定能學會些什麼。比方說,我被逼取消參加許多活動,才發現許多活動原來未必需要我;我待人的態度可能被磨得更客氣些,因為現在連開關門這等小事都需要別人幫忙。這腳傷,是小麻煩,那麼我從人生的大麻煩中,又能學會什麼呢?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