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ic & Tony's love story(1)

教室裡突然傳來一陣對本系生而言非常熟悉的斥罵聲。

「真是的!你們上課到底有沒有在聽啊?!平時上課講了不知多少遍的遊戲規則都聽不懂還給我做錯,要麼就是找不明來源的參考資料敷衍了事,是因為沒有期中期末考和平時作業分數太鬆了是嗎?!如果你們再這樣的話這科的總成績請你們自行承擔後果。」

必修寫作課的老師徐文山緊皺眉頭地高聲斥責兩位正在報告的學生,一雙燃著熊熊怒火的眼睛直瞪著他們,嚇得兩位站在台上的報告者臉色通紅,低頭直看地面。

眼尖的同學發現其中一位演講者的眼角裡流出了淚水。

班上瞬間陷入一片肅靜,剛剛在交頭接耳的同學也不再說話,滑手機的同學反射性地抬起頭來看著老師,打瞌睡的同學瞬間退去睡意抬起頭看著講台前方。看到這一幕的艾瑞克(Eric)心裡對這兩位報告者備感同情,眼前的景象讓他的思緒跌進了時光之河:上上禮拜在與自己的搭檔上台做報告時,也因為方向完全弄錯而被徐文山罵了整整半節課,而且比現在站在台上的兩位要更難聽得多。從他們所做的精美且詳細的簡報檔可以看出他們是很認真在準備這次報告的,報告時緊張謹慎的神情和一字一頓的話語可想而知他們準備了多長時間,可能是他們跟自己一樣很忙過於疲勞才會聽錯而搞錯方向,沒必要罵得那麼難聽吧?艾瑞克心裡是這麼想的。雖然他們事前沒有問過同學報告的正確做法也是一個問題。

隔了一禮拜後的禮拜一下午,寫作課,中途休息。艾瑞克坐在位置上安靜看自己的書,正看到精彩的部分時,他的耳邊突然傳來一個羞澀的男性聲音。

「請問…我可以跟你請教你一些唸書的方法嗎?」

艾瑞克轉過頭與跟自己講話的男生眼對眼,他赫然發現站在自己身旁的男生就是上禮拜的其中一位報告者,他是沒有流眼淚的那一位。

艾瑞克和氣地說:「好啊,希望我的方法能夠幫助到你。」他停頓了一下,帶著靦腆的微笑對著報告者說:「其實你的程度不差,口條清晰,可惜你太緊張了,要是你整個放鬆就更好了。」就這樣,他倆開始有了交集。

這位男生叫阿威,標準愛情發電機,無論個子還是長相都符合女性求偶的標準,還有結實的八塊肌。清澈敦厚的雙眸足以迷倒一群女生。唯一的不足就是皮膚黝黑。內向寡言的個性使他變得更安靜、也更引人注目。艾瑞克則是截然相反,瘦削白淨的身材、濃密烏髮、濃眉大眼、雙眼皮、鷹勾鼻、薄嘴唇、尖下巴,戴上一副黑框眼鏡後從文青變身宅男。個子不算高的他卻手大腳大。他的雙眸除了清澈外還相當地炯炯有神,但也多了一絲堅定和兇悍,加上又不常笑導致原本有意願想要跟他進一步相處的人望而卻步,不熟的人則敬而遠之,標準異性絕緣體。個性外向開朗也很健談,這是他的朋友被他吸引的一大因素。

阿威喜歡艾瑞克的隨和,艾瑞克喜歡阿威的沉穩。

前者教他西洋拳後者教他英文。隨著時間推移,在長時間的相處下他們發現他們有許多的共同之處: 喜好運動、動漫、喜歡日本文化、都學日文、擅長數理(在進該校的艾瑞克之前可是數理資優生)等。兩人從一開始的課輔關係逐漸進化成了好友關係,兩人時常一起唸書、一起運動、一起吃飯,甚至艾瑞克還會為了阿威從原本選的日文系的課改選跟他同一堂的課。在彼此的耐心教導下,阿威的英文程度突飛猛進,艾瑞克的身手也愈漸敏捷。

艾瑞克不知道為什麼,隨著日子一天一天地過去,他對阿威的感覺逐漸產生了奇妙的化學變化,每次一看到他原本白淨的臉突然變成火紅色,還會發燙,在他面前說話變得支支吾吾但卻想把自己知道的所有事情和緊鎖在心底的秘密全都一併告訴他,而且是第一個;阿威表達出對自己的關心內心欣喜若狂,但表面上卻很平靜;一旦阿威沒有出現就會有一種突如其來的強烈失落感湧上心頭,這種失落感就會促使他對阿威奪命連環call,一直到他回復為止,即使是已讀不回他也可以接受;上課時不一定要坐在一起但上課時有看到他的身影就夠了,因為艾瑞克還得去其他朋友聊天哈啦,但在上課前都一定會找阿威聊個幾句再回到自己的位置上。阿威因為艾瑞克的關係也認識了與後者關係很好的同屆同學;他喜歡阿威身上的氣味,只要聞到他的氣味就知道他已經從外面進來教室了;跟阿威長時間在一起就有一種久違的歸屬感,他的微笑、他的聲音、他的雙眼、他的氣味帶給他足夠的安全感,即便自己班或隔壁班的同學不理他都沒關係,但阿威不行,其他人放學不跟他一起走沒關係不是自己一個人走要不就是單獨跟阿威同行;艾瑞克捨不得阿威替他做甚麼,但阿威的一個要求艾瑞克隨即有求必應,跟他同行時會不自覺地碰到他的手掌。心裡真實的感覺足足地表現了出來但臉上卻始終沒寫著,因為阿威完全沒有察覺到,依舊把他當哥們兒一樣看待,當弟弟一樣照顧疼惜,與往常一樣看到臉蛋漂亮的女生就來精神,不逗一下不撩一下可不痛快,看到這一幕的艾瑞克燃起了內心的妒火,從心裡直衝腦門,好險沒有爆發出來,衝到腦門的怒火到最後都會被心裡的悲傷所澆滅,化成水後一滴一滴囤積在淚腺裡,成為一顆顆的眼淚,雖然在背後但一直盡可能努力壓抑著,一直壓抑喉嚨會越痛。

自己外表與內心不成比例的艾瑞克痛苦萬分,沙文主義思想和對阿威的感覺一直處於膠著狀態的緣故導致他的腦袋和內心都很疼,從一個單一的個體無形之中變成了一個矛盾的個體,他完全不知道自己應該要何去何從。

既不想毀了自己也不想毀了阿威,更不想破壞他們之間的友誼。

諷刺的是,艾瑞克越想,心裡越亂。

上述都是艾瑞克對愛情的第一次經驗。可惜他從小到大都沒啥桃花所以完全不知道自己現在內心的感覺叫什麼,更不曉得要怎麼去追一個人。之前都是別人追他,但卻不曾開始過,因為他都委婉地拒絕了。


有一天深夜,坐在電腦前面打報告的阿威突然收到阿威的訊息。

艾瑞克:「阿威?」

阿威:「嗯。」

艾瑞克:「我......好像喜歡上一個人了。」

阿威:「誰啊?」

突然陷入一片肅靜。

(未完待續)

唯美的大學校園
唯美的大學校園
分享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