弱勢的青少年應該穿甚麼牌子的鞋子呢?

分享

這幾年經常有人或新聞在討論弱勢兒童或青少年該不該穿名牌,多數的人都是從自己的經驗來討論這件事情,同時多數討論者都不是曾經的弱勢兒童或青少年,因此每當我看到這樣的新聞或討論時,心裡總是五味雜陳、心情複雜,也都會讓我的情緒波動,原因是現在我是一個社會工作者,同時以前我更是一位弱勢兒童與弱勢青少年,每次我都會想起國三那一年陪伴我的那一雙「打勾」的名牌鞋子。

剛開始從事社會工作時,看到討論弱勢者穿名牌這個話題時我也不敢表態,更不可能辯駁,因為連我自己都覺得很心虛,為什麼自己小時候也愛慕虛榮、追求名牌,為什麼要穿著跟自己身分不符的名牌鞋子呢?

這些年這個話題時不時就被拿出來討論,我也一直在思考這個問題,慢慢地我好像想通了,我好像找到與理解當時身為一位弱勢青少年的心態與想法了,所以我想將這樣的想法與心態跟其他非弱勢者分享,我不是要跟大家爭辯誰對誰錯(所以請不要挑起論戰,因為我不會回應)。

因為人生很多事情根本沒有對錯,只有各自的信念與選擇,我也不是要為自己與弱勢者找藉口開脫,我只是希望有不同立場與角度的聲音可以被聽見,不希望弱勢者永遠不知道自己到底怎麼了,如此而已!

1990年的初春,陪伴我這個慘綠少年度過國中三年級最後一學期,除了依舊在放牛班保持第一名,遙遙領先讓第二名都看不到車尾燈的成績之外,另外一件讓我覺得不會有嚴重卑微感受的物品,就是我唯一的一雙運動鞋,這是一雙大部分同學都沒有的運動鞋!

因為我當時住在大部分都是客家人的龍潭,絕大多數同學家都很節儉,因此我的「打勾」鞋子是班上唯二的打勾鞋子,如果當時媒體跟現在一樣發達的話,我應該會被當成頭號戰犯一樣鬥爭吧!哈哈哈!

可是你們知道嗎?那雙大部分人認為不符合我身分的鞋子是怎麼來的嗎?他帶給我的是甚麼樣的意義嗎?這些大部分的人都不知道,但是大部分的人卻認為我們這些弱勢者不配擁有這些名牌鞋子,而今天我想請大家聽我的個人經驗,聽完也不必改變你的立場與想法,因為這不是說服,只是希望可以從不同角度看事情,如此而已!

這雙鞋子是我自己存了大概半年的早餐錢,存了一半鞋子的錢之後請媽媽帶我去買的,當然另外一半是媽媽出的錢(因為媽媽能讓我買鞋子的錢是有預算上限的),這雙鞋子是當時我這個人全身上下,除了成績之外,唯一覺得讓我感到比得過別人的東西,當然這是自卑感作祟,我完全承認我有嚴重的自卑感。

但你們可曾想過為什麼我會有自卑感,我喜歡有自卑感嗎?有自卑感是我自己的錯嗎?我自從出生之後我有做甚麼大壞事嗎?我的家庭貧窮,憑甚麼我不該有自卑感,憑甚麼要求弱勢者就要當聖人,就應該委曲求全,就應該認命,就不應該自卑與覺得不公。

憑甚麼有錢人的小孩穿名牌就可以,弱勢者就不行,你們有問過名牌是弱勢者犧牲多大的代價才換取的嗎?如果弱勢者不偷不搶的買了名牌,別人有甚麼資格指手畫腳,憑甚麼一副自以為高高在上的樣子自以為是呢!

有句話說得好:「不要輕易評價別人,因為你沒有經歷過他的人生。」沒有窮過的人就不知道窮的可怕與殘酷,那雙陪伴我度過人生最低潮的名牌鞋子,是我可以站出去抬頭挺胸的倚仗,因為有它,我雖然自卑,但我覺得我不是一無所有、一無是處的人。

因為有它,我才知道原來鞋子可以品質這麼好,可以穿這麼久,打球可以跳這麼高又比較不容易受傷,所以我要努力才能配得上這樣的鞋子,我以後要有能力給自己買這樣的鞋子,同時我希望以後也有能力讓我的孩子穿這樣的鞋子,於是這樣的動力催促著我努力讀書,也讓我暫時忘卻自己的自卑與不足,不接受命運,不甘於現狀。所以,我不該擁有名牌鞋子嗎?

如果我們對待弱勢兒童與青少年的方式是用弱勢的資源與心態,從小就交弱勢兒童與青少年應該認命與認份,不該想要及獲得與其弱勢身分不相稱的物品,應該習慣貧窮與弱勢的思維與心態,這樣真的可以培養出脫離弱勢的孩子嗎?還是應該給予足夠的資源,才能培養出脫離弱勢的孩子呢?

我沒有答案,我只知道弱勢者經常沒有選擇,但是並不代表弱勢者就只能任人擺布。

最後,你認為弱勢的青少年應該穿甚麼牌子的鞋子呢?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