挑戰性別的詛咒與禁忌!呈現隱藏在社會中的痛苦與洗腦

挑戰性別的詛咒與禁忌

接著介紹突顯性問題與社會禁忌的藝術家。首先是控訴藝術界的性別問題與不公義的匿名藝術家團體「Guerrilla Girls」(游擊隊女孩)。她們發表了海報形式的作品《Do women have to be naked to get intot he Met.Museum?》(女性必須裸體才能進入大都會美術館嗎?1989)。

海報上大大地印著「大都會美術館近代美術區的女性藝術家不到4%,但裸體畫中的女性卻有85%」,而海報中戴著猩猩面具的女性令人印象深刻。她們長年來總是持續戴著猩猩面具活動,而最近也在#MeToo運動中再度展現存在感。

《Do women have to be naked to get into the Met.Museum?》Guerrilla Girls, 1989 倫敦V&A Museum。圖文來源: 積木文化《20XX年革命家設計課──夢想、推測、思辨,藝術家打造未來社會的實踐之路》長谷川愛 著
《Do women have to be naked to get into the Met.Museum?》Guerrilla Girls, 1989 倫敦V&A Museum。圖文來源: 積木文化《20XX年革命家設計課──夢想、推測、思辨,藝術家打造未來社會的實踐之路》長谷川愛 著
分享

另一方面,日本也有名為「明日少女隊」(Tomorrow Girls Troop)的第四波女性主義藝術團體。她/他們也被視為Guerrilla Girls的繼承者,戴著混合兔子與蠶的粉紅色面具從事匿名活動。

最具代表性的計畫「Believe - I know it」(2016~),是個對刑法的性犯罪條文修正提出訴求的活動。她/他們從製作活動的logo與網站開始,透過行為藝術獲得主要來自年輕世代的關注,打造深化討論的場域。

這個計畫也採取與相關團體「幸福的眼淚」、「性暴力與刑法思考當事者集會」、「翻桌女子行動」等合作的方式進行。支援團體、當事人團體與藝術家為了社會改革一起合作,在日本是相當少見的嘗試。這個活動奏效,刑法性犯罪確實在2017年實現了睽違一百多年來的修正。

「Believe~我都知道~」明日少女隊,2016~圖文來源: 積木文化《20XX年革命家設計課──夢想、推測、思辨,藝術家打造未來社會的實踐之路》長谷川愛 著
「Believe~我都知道~」明日少女隊,2016~圖文來源: 積木文化《20XX年革命家設計課──夢想、推測、思辨,藝術家打造未來社會的實踐之路》長谷川愛 著
分享

舉例來說,日本的強制性交罪(舊強姦罪)原本只承認對女性性器官的插入,但修法後對女性以外或是對口、對肛門的性交都包含在犯罪行為內;此外,原本只有在被害者提出告訴的情況下才會出動搜查,修法後也可在檢察官發現的情況下啟動搜查。

重新被檢視後,過去的狀況反而都讓人覺得比較不合理了。

「明日少女隊」現在已經募集了五十國以上的成員,主要來自日本與韓國。但她們為什麼總是必須蒙面,也是必須認真思考的問題。「Believe - I know it」也發給參加者羽毛面具。她們與遊說集團的合作活動有許多值得學習的地方,同樣身為女性覺得非常感恩。

呈現隱藏在社會中的痛苦與洗腦

接著討論的是藝術家高嶺格的《木村先生》(1997~1998),這是一件原本以表演形式呈現的影像作品。標題中的「木村先生」是森永牛奶砷中毒事件的受害者,具備一級殘障的資格,當時已經過世了。高嶺格似乎從1990 年代起,實際照護木村先生長達五年。

在這段期間內,他也在彼此同意的情況下進行性照護—手交輔助,而《木村先生》就是以影像記錄當時狀況的作品。我至今依然忘不了那天看到的,高嶺格用手引導木村先生射精的影片。這部衝擊性的作品,展現出身障者也有性慾這個誰也不願正視的現實。

我看的時候是一場校內表演,現場有兩個螢幕,其中一個播放以安裝在高嶺格眼睛上的夜視攝影機近拍的即時影像,另一個則播放高嶺格幫木村先生進行性照護時的影片。我原本就很少有機會在大螢幕上觀看男性的裸體,因此在黑暗的會場中,被螢幕放大的木村先生的裸體與露骨肉體活動,對我來說都是未知的事物。

螢幕上的高嶺格與木村先生,以自然的距離感與平淡的氣氛從事手交行為。至於背對著影片的高嶺格,則表演用頭撞破桌上玻璃般的物體,我記得他在螢幕上的虹膜,配合著他的動作一下放大,一下縮小。

高嶺格的作品雖然也有觸碰政治性問題的面向,但人類肉體的真實反應也是其重要元素之一。

《到海邊》(2004)也是這樣的影像作品。他的妻子想在海邊生產,這部作品以固定攝影機記錄了妻子躺在床上承受陣痛的表情,影片中只拍到妻子臨盆的臉。雖然妻子的臉面對著攝影機,但我們卻不知道她在看什麼。

生理性化學物質的波浪在她體內一陣陣地作用,讓人聯想到屋外的海浪也同樣一陣陣地拍打。個人性的對外連結其實很廣大,不受自己想法控制的肉體反應向我們襲來。這部作品讓人感受到社會性的性與生命,以及野性的性與生命同時存在。

德國的女性表演藝術團體「The Agency」(中間代理)則透過表演對抗由現代的消費文化、性別、媒體、廣告等經濟系統生產、規定的價值觀。她們自稱為「劫持網路社會的後數位原住民時代的廣告代理商」。譬如《Quality Time》(高品質時光,2019),這是受日本「出租男友」(扮演朋友或情人的服務)啟發的沉浸式劇場表演作品。

她們根據事前諮詢的內容,將「出租摯友」、「出租孫子」等角色分配給觀眾,由演員針對每一位觀眾的個人問題進行對話。儘管體驗的是虛擬關係,而且30分鐘轉瞬即逝,但有人哭泣、有人的喜怒哀樂被強烈撼動,而參與的人都對自己的反應感到驚訝。

此外,她們還有一件嘲諷最近健康熱潮的舞臺作品《Medusa Bionic Rise》(仿生梅杜莎崛起,2017)。這件作品將人們沉迷於健身房或馬拉松等運動的狀況看成一種邪教,認為人們對於「保持健康」帶有強迫性的慾望,或許是遭到消費廣告洗腦的結果。她們透過這件作品,對現代的資本主義社會進行尖銳的批判。

《Medusa Bionic Rise》The Agency, 2018 攝影:Nico Schmied。圖文來源: 積木文化《20XX年革命家設計課──夢想、推測、思辨,藝術家打造未來社會的實踐之路》長谷川愛 著
《Medusa Bionic Rise》The Agency, 2018 攝影:Nico Schmied。圖文來源: 積木文化《20XX年革命家設計課──夢想、推測、思辨,藝術家打造未來社會的實踐之路》長谷川愛 著
分享

同樣控訴數位原住民時代的性別問題的藝術家,還有來自蘇格蘭的瑞秋.麥克林(Rachel Maclean)。她透過奇幻的影像世界,展現在社群網站與廣告服務中產生的外貌主義(lookism)問題—年輕女性因外表好壞被品頭論足、因社群網站的按讚數而患得患失的狀況。

她將王子拯救公主的童話故事刻板印象與社群網站文化重疊,創作出新的現代寓言故事。她自己扮演所有的角色,或許想要藉此傳達「作品中出現的每個角色都可能是你」的訊息。我們都既是被害者,也是加害者。

利用科技改寫身體的形象

藝術家當中,也有人利用改變肉體呈現性別問題。譬如法國籍藝術家奧蘭(ORLAN),就從1990年代開始持續進行將自己的臉部五官一一整形的計畫,這項計畫名為「Surgical Operation Performance」(外科手術的表演)。

她將自己接受美容整形手術的過程稱為「肉體藝術」(carnal art),還曾將手術過程當成行為藝術,透過衛星公開播出。奧蘭雖然是一位使用自己的身體對美容整形普及的社會提出質疑的藝術家,但另一方面,她每次整形就變得更美的容貌也讓人感到異樣。

現代女性的審美標準深深受到西洋文化影響,所以現代的我們難以從中逃離。因此她的作品也讓人感到矛盾──她不也無法擺脫這種西洋美感的規範嗎?另一方面,她也接受了相當高風險的手術,譬如在額頭植入類似角的填充物。

她的肉體藝術崇尚麻醉用嗎啡,將肉體當成改變也不會帶來疼痛的媒材,否定一切的痛苦。這或許源自於她否定基督宗教的態度,因為基督宗教將耶穌受難那種精神上與肉體上的疼痛,視為一種信條。

雖然我最初不太理解她主張美容整形是「反抗」舊有社會的論點,但她的行為至今仍有讓日本保守人士皺眉的一面。

臺灣籍藝術家顧廣毅,也同樣透過整形技術,給出反抗西洋審美觀的提案。他在作品《陰莖口交改造計畫》(2014)中,假設男同性戀口交時,擁有能夠含住巨大陰莖的嘴巴較受歡迎成為一種文化,並依此提出男性的整型建議—進行鼻子下方的削骨手術,使上顎前突,形成類似鳥喙的長相。

他具備牙醫背景,擁有改造顎骨的知識與技術,因此根據嘴巴周邊的骨骼與牙齒的3D資料,製作新的「受歡迎長相」的骨骼模型。雖然這個提議看似荒誕無稽,但我認為這件作品相當有趣,揭露了大家較少接觸的西洋審美價值觀。

西方認為連結下顎與鼻子的美觀線(e-line)必須端正才是美形,但真的只有這樣才算美嗎?美的價值觀應該更多樣吧?像這樣運用科技,提出擺脫西洋中心價值觀的美也是一種方法。

提倡DIY生物學與公民科學(citizen science,公民運用自己的科學知識解決問題的活動)的藝術家曾瀞瑩(Mary Maggic Tseng)及拜倫.瑞奇(Byron Rich),發表了「Open Source Estrogen」(雌激素開放資源,2015)計畫,以開放資源的方式,向跨性別的人公開性荷爾蒙—雌激素的製作方法。

很多跨性別的人就算想要接受變性手術,也因為美國高額的醫藥費而放棄。於是他們提出以DIY方式自行製作低成本雌激素的方案。他們經過反覆的調查,將方法SOP化,並以類似料理節目的影片將步驟整理出來。

同時他們也認為這項技術不該只對跨性別的人開放,也應該對所有人開放。畢竟隨著年齡增長導致荷爾蒙平衡產生變化的人也有需求,而且最近也出現「性別流動」(gender- fluid)的觀念,認為性別可以像流體一樣移動,平常可以同時擁有男女雙方的性徵,也可以視不同的日子改變想要強調的性別。

當人們不希望自己的肉體形象與性別遭他人支配時,能不能以成本低廉,任何人都能辦到的方式決定自己的性別呢?當然藥物都有副作用,但大家邊學習邊一起開發能夠謹慎、安全的使用方法,不就好了嗎?

《Open Source Estrogen》曾瀞瑩及拜倫.瑞奇,2015。圖文來源: 積木文化《20XX年革命家設計課──夢想、推測、思辨,藝術家打造未來社會的實踐之路》長谷川愛 著
《Open Source Estrogen》曾瀞瑩及拜倫.瑞奇,2015。圖文來源: 積木文化《20XX年革命家設計課──夢想、推測、思辨,藝術家打造未來社會的實踐之路》長谷川愛 著
分享

最後想要介紹的是冰島籍的音樂人碧玉(Bjork)。雖然她是大家都認識的世界級歌手,但我覺得她同時也是一位持續將豐饒未來的想像傳達給全世界的女性主義者。有趣的是,她的活動一年比一年激烈。

譬如在最新專輯《Utopia》(烏托邦,2019)的封面裡,她的額頭上戴著仿照陰道形狀製成的面具,就如同這個封面所象徵的,最近的視覺發展相當具有衝擊性。這是由藝術家詹姆士.馬利(James Merry),與變裝皇后Hungry合作的系列,解放在現代社會中被壓抑的美與身體的價值觀,給人野性挑戰的感覺。

此外,碧玉過去的作品也曾創造出喚起沉睡於人類心中的野性與生命觀的意象,譬如配合第七張專輯《Biophilia》(愛生,2011)開發的App 能夠看見細胞內的蛋白質如何移動,或是VR MV〈Notget〉(2017),則發展出將「克蘇魯神話」*1 中形狀極為不可思議的生物與她自己融合的視覺影像,藉此讓人預見全新的世界形式。無論何時,碧玉都是開創未來的革命家呢!

看更多 積木《20XX年革命家設計課──夢想、推測、思辨,藝術家打造未來社會的實踐之路》

圖、文/積木 《20XX年革命家設計課──夢想、推測、思辨,藝術家打造未來社會的實踐之路》
圖、文/積木 《20XX年革命家設計課──夢想、推測、思辨,藝術家打造未來社會的實踐之路》
分享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