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凌的政治學!到底什麼是霸凌?什麼不是霸凌?

▌霸凌的政治學

長久以來,大家認為霸凌(bullying)可能是日本獨有的現象。有一次,我問了美國在這方面的專家,他告訴我,霸凌不但多得很,在美國更嚴重的問題是校園有真正的幫派分子。有一部分高中甚至必須警告學生不准帶槍上學,並且在校門口檢查,演變至此就太嚴重了。不過,先不談帶槍上學,日本也有人勒索高額金錢,由此可知,在日本,霸凌者也有一部分已經幫派化了。

基本上,什麼是霸凌、什麼不是霸凌,中間必須畫一條清楚的界線。

開玩笑、嘲笑、捉弄、遊戲等全都不是霸凌。界定是不是霸凌最簡單的基準,在於是否具備相互性。

圖/Pixabay
圖/Pixabay
分享

以捉迷藏為例,用猜拳或其他規則決定誰當鬼,這是一般的捉迷藏。如果是一開始就規定誰當鬼,那就是霸凌。拿背包、就連派人跑腿都一樣,只要有相互性就沒問題,沒有,就是霸凌。

捉迷藏,如果變成霸凌型捉迷藏,理論上應該就不好玩了,但取而代之增大的,對一部分人而言是權力感;對多數人而言,則是免於淪為犧牲者的安心感。很多人就會從中學到依附權勢的好處。

小孩的社會具備了權力社會的一面。小孩正因為在家庭及社會中沒有權力,會更渴望權力。小孩在家中權利(譯注:原文為「權利」無誤)受到愈多限制,受愈大權力管束,就愈會加劇他們的渴望。

關於孩子成為霸凌者的研究很少。他們會出現在研究中,是在家中遭到暴力相向的情況。或是想說話卻沒有發言權,受無力感折磨的情況。比方說,不知道有多少小孩,在家庭中,對父母或上一代婆媳之間的不和有話要說,卻說不出口而痛苦萬分。

並不是這樣的小孩都會成為霸凌者,很多會成為被霸凌者,結果應該很多都會罹患精神官能症(按:以過度焦慮、憂鬱、畏懼,及強迫性症狀為主,外表看來和常人一樣,但當事者主觀上卻自認病得很重,會自行求醫治療。

圖/Pixabay
圖/Pixabay
分享

有多種不同類型的疾病,如焦慮症[以緊張和不安的情緒為特徵]、歇斯底里症[以代償性的身體與精神症狀來取代心理衝突]、憂鬱症[心情低落鬱悶]、畏懼症[不尋常的害怕]、強迫症[不可抗拒的荒謬思考和行為]、慮病症[執著認定有身體疾病]、精神生理反應[長期壓力導致身體功能失調]等等;俗稱「精神衰弱」)。

最近,看住院患者的病例,有遭霸凌 經驗的人多到令人生厭。另外,有些人設法克服了霸凌,然後這個經驗會左右他的職業選擇。

大約二十年前,我隨口到處問我的精神科醫師夥伴是否有類似經驗,小時候總是遭到霸凌的人占多數,包括我自己在內,我是不折不扣老是遭到霸凌的孩子。不過,有一位說自己小時候是霸凌別人的那一方,當時害得好幾個孩子拒絕上學,現在幫小孩看診是為了贖罪。

但是,並不是有補習班在教人如何霸凌。觀察霸凌者的手法,你會發現,實在太多都是從家庭內霸凌中學來的,例如配偶、婆媳、父母和兄姐之間的相互霸凌。學到的不只是方法,還有威脅的表情或致命的一句話。還有,一般要說出來會有些顧忌,有些是從某些教師的態度學來的。

一部分的家庭和學校,根本是霸凌學校,親切又仔細地教人如何霸凌別人。

不僅如此,小孩每天都眼睜睜看著很多事情,大人「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內心暗暗覺得不公平。在小孩眼中,當家庭和學校都有大人可以霸凌別人,那麼獨獨小孩不准霸凌,就是一種不公平。他們認為這種事必須設法不讓別人發現;然而,這是得失的問題,跟道德上的情感又是兩回事。

對他們而言,這跟抓學生抽菸的教師,自己的辦公室卻煙霧彌漫,是一樣的意思。

看更多 經濟新潮社 《容身的地方:從霸凌的政治學到家人的深淵,日本精神醫學權威中井久夫的觀察手記》

圖、文/ 經濟新潮社 《容身的地方:從霸凌的政治學到家人的深淵,日本精神醫學權威中井久夫的觀察手記》
圖、文/ 經濟新潮社 《容身的地方:從霸凌的政治學到家人的深淵,日本精神醫學權威中井久夫的觀察手記》
分享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