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izabeth 娘娘:惠妮·休斯頓教會我面對這個世界

惠妮·休斯頓教會我面對這個世界

我沒有崇拜過什麼偶像,除了一個人:惠妮‧休斯頓。

國中的時候,當時我們非異性戀群體都很喜歡歐美女歌手,而且大家還會分陣營,有布蘭妮派的,或瑪丹娜派的,還有凱莉‧米洛、瑪麗亞‧凱莉……而我是走實力派的,最喜歡惠妮‧休斯頓。

圖/Pixabay
圖/Pixabay
分享

在當時,非異性戀的人都超瘋狂這些女歌手,而且男校中的直男很少像我們這麼喜歡這些人。或許是因為她們散發出來的特質,舞台上的自信,還有性感的模樣,讓非異性戀的人想模仿吧!我們每天就在那邊幻想自己是這些女歌手,在走廊上我會跟喜歡瑪麗亞‧凱莉的朋友一起合唱〈When you believe〉,我當然是負責惠妮‧休斯頓歌詞的部分。

我算是比較少數喜歡惠妮‧休斯頓的人,她不像其他唱跳女歌手,會穿得很少在台上熱舞,她當時最耳熟能詳的都是一些大歌,什麼〈I will always love you〉、〈Saving All My Love For You〉、〈I Have Nothing〉之類的,都是那種飆高音的歌曲。當我第一次聽到她的歌,心想:怎麼有人這麼會唱歌,而且那麼好聽,當下立刻被圈粉。

我到底有多喜歡和欣賞她?

我的藝名「Alizabeth 娘娘」的Alizabeth也是取自惠妮‧休斯頓的中間名「Elizabeth」,差別在於她的是E開頭,我的是A開頭。沒什麼理由,就是想像她,又不想全部一模一樣。每次被問Alizabeth的名字怎麼來,我解釋的時候都覺得很無聊,可是透過這個故事,至少可以讓大家感受到,她的影響對我有多大。

我生來不是為了被擊敗

國中的時候,我的性別特質已經非常明顯,我在直男的眼中就是個娘娘腔,但我並不掩飾,跟我那一群娘娘腔好朋友每天想像自己是那些女明星。不過,那時候我對自己的性向很迷惘,覺得自己跟別人不一樣,也覺得自己對父母很不孝,變成一個有病的人,還深信不疑這種性傾向可以被治癒,娘娘腔是可以被醫好的,所以才有叫我媽帶我去看心理醫生這件事。

在我對自己的性別氣質產生迷惘之際,我聽了〈Greatest Love Of All 〉這首歌,她告訴我,自己的生活方式,自己選擇,無論結果是對或錯,至少有活出自我,要愛自己,無論別人說什麼,都不要活在別人的陰影下,無論別人說什麼,都沒辦法影響到自己的尊嚴。

“I decided long ago

Never to walk in anyone's shadows

If I fail, if I succeed

At least I'll live as I believe

No matter what they take from me

They can't take away my dignity”-The Greatest Love of All

她的很多歌帶給我很大的力量,也支持著我面對同儕的惡言惡語,可能沒辦法一點名出來,甚至她生前最後一張專輯的其中一首歌〈I Didn't Know My Own Strength〉,告訴我自己是非常堅強,經過攻擊、霸凌和歧視後,仍然屹立不倒,因為我生來並不是為了被擊敗。

“I didn't know my own strength

And I crashed down, and I tumbled, but I did not crumble

I got through all the pain

I didn't know my own strength

Survived my darkest hour, my faith kept me alive

I picked myself back up, hold my head up high

I was not built to break

I didn't know my own strength” – I Didn't Know My Own Strength

人是灰色的

到後期,大家發現她的聲帶出了狀況,同時也被爆料了很多負面新聞,有人問我儘管如此,我還是喜歡她嗎?曾經,她對我來講,就像是一個遙不可及的偶像,無論是在電視上出現,還是在報紙雜誌裡,都是一個很遙遠的人,而且讓我覺得很不真實。

可是當她傳出吸毒、酗酒這類的負面新聞,我才瞭解到,原來人不是白色的,人是灰色的,人類不應該是非黑即白的生物,每個人都有不為人知的一面,再怎麼完美的人,都還是會有瑕疵,就像惠妮‧休斯頓一樣。

所以,問我是不是依然喜歡她,我當然喜歡她,她至今依舊是我唯一的偶像,因為這就是她,要吸毒、酗酒都不干我的事,因為我並不會去做,但是,她的音樂影響了我很多,也帶給我很大的幫助,是不變的事實。而且她有權利選擇自己的生活方式,也沒有必要活出符合我們這些粉絲的期待吧。

除了音樂帶給我很大的影響,她的表演方式也讓我知道,做好自己該做的事情,把自己的專業發揮到極緻,有多麼重要而且理所當然。

許多女歌手都很會唱歌,可是她們現場表演往往千篇一律,同一首歌每次的唱法都一樣,好像照著某套公式在進行,有的人甚至還會對嘴。可是惠妮‧休斯頓不同,同一首歌,就有好幾種唱法,每次現場演唱的都不一樣,她還會即興加入一些轉音或飆高音,這讓我覺得很真實,每一場演出都把當下的情緒,完美地表達出來,她的表演方式對我現在的影片創作有很大的影響—盡量展現出自己最真實的樣子。

知道她過世,我很難過,也很震驚,明明前一天還看她出席一個派對,人還好好的,結果隔天就走了。她的精神影響了數百萬的人,包括我。我相信她的音樂還是會繼續給像我一樣曾經迷惘的人一點方向,謝謝惠妮‧休斯頓,讓我找到自己。

看更多 時報出版《不被認同才與眾不同》

圖、文/時報出版《不被認同才與眾不同》
圖、文/時報出版《不被認同才與眾不同》
分享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