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親媽媽勒死二子女判死刑,是法官歧視「單親悲歌」?

新北某吳姓單親媽媽因生活壓力太大,下藥迷昏6歲兒和7歲女兒後勒斃,新北地院調查後發現吳女行凶時見兒女反抗仍執意動手,犯後又未能悔過,因已達兩公約「情節最重大之罪」而依殺人罪判她死刑

對此,立委王婉諭說「這場人倫悲劇下,母親的無力應被看見」。隋棠怒批「法官用行動搧了拼命的母親一大耳光」,婦女新知則聲明「哀痛法院判決文字與量刑不見單親困境 政府不該漠視單親家庭自生自滅」,本文繼「長照悲歌是一種「慈悲殺人」嗎?」後,必須指出這種以個人思維困境任意剝奪他人生命的行為,非常惡劣也沒有絲毫正當性。

臺灣社會在談長照悲歌時,往往說殺人的行為人有莫大苦衷,他們無論身心都有千斤重擔,但被害人「被殺」乃至「被自殺」的意願,則非旁觀者所問。為何大家「旁觀他人之痛苦」時,對加害人有過度旺盛的「同情心」,卻不對被害人有絲毫的關懷,或是認為「被害人之死」其實是一種「解脫」?

圖/Pixabay
圖/Pixabay
分享

本文必須公開質疑立委王婉諭、隋棠、婦女新知,當妳們談到「單親困境」,為什麼沒有看見6歲男童與7歲女童「生之慾望」掙扎求生呢?外界如何知道這兩個小孩未來的境遇必然「比死更慘」?

我在十五年前曾寫下「別再帶孩子自殺了!」一文,父母殺小孩或帶孩子自殺,就跟那些自認幫長照「解脫」的人一樣,都覺得自己有主宰他人生命的「權力」,並且覺得「捨我其誰」,除了自己以外,沒有人可以把小孩或失能者「照顧的更好」!但事實是怎麼樣都比「死」好吧!

我們當然不否認單親母親或父親的無力感,正如長照背後有一個個沉重的負擔,但單親父母用個人困境去「解決小孩」,使這6歲男童與7歲女童從此無法享受「生之喜悅」,她/他們的未來從此消失,根本毫無道理可言!正如蘋果公司的聯合創始人之一賈伯斯,被人領養的他如果當初就被單親媽媽剝奪未來,有沒有蘋果公司是一回事,但他的人生呢?

想要殺害子女的父母,是否該思考「放手」?如果你/妳們撐不下去,套句日劇「逃避可恥卻有用」,就這樣走開也比剝奪子女生命好上億萬倍,或許正如婦女新知聲明所言「在缺乏公共托育資源的狀況下,單親媽媽如果缺乏人際網絡的支持,無法放下孩子去找工作,再加上租屋市場及勞動市場對單親的刻板印象和歧視,不難想像處處碰壁的她所萌生出來的絕望」。

但如果這位單親媽媽真的「不負責任拋棄孩子丟給別人照顧」去過她的新生活,6歲男童與7歲女童不就不會死了?這些沉重的「責任感」變成殺人的「原因」,難道不是太諷刺,「不負責任」反而對被照顧者是「最負責任」!?

以前看日劇時,經常會看到旁人對主角說「你已經很努力了」,要他們不必再獨自承擔這一切,當這一切已經無法承受,不要太負責到連被照顧者的生命「也負責」才是「正解」。紀伯倫的「孩子」有句話「你們是弓,你們的孩子是被射出的生命的箭矢」,怎麼可以弓的弦出問題了,就想把箭也折斷?

無論是「單親悲歌」或「長照悲歌」,並非無可避免,只要這些痛苦照顧者「懦弱的逃走」,就可以一口氣救了自己也救了孩子或失能者。承認自己是一個在命運前無能為力的「弱者」才是真正的「慈悲」,因為你除了救了自己也救了你的小孩與家人。

自殺,不能解決難題;求助,才是最好的路。求救請打1995 ( 要救救我 )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