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百態,幸不幸運很難講。每個人都該為自己人生負責

先前媒體報導,有一婦人戴著口罩,於國中放學時刻,攔下國一男學生,說明自己沒錢可以為機車加油,希望同學能資助。善心的同學掏出50元給她,豈知婦人貪心不足,想索取更多金額,國中生表示不願意,婦人原本動手硬搶,適逢附近有工廠守衛巡視至此而作罷,但竟尾隨學生至下一個路口,強奪錢包裡的300元得逞。

學生失財是一回事,受驚嚇是必然,可惡的是這個大人,給了小孩子對人性失去信心的負向教育;也為這個社會人情越來越淡薄埋下伏筆!

今天我在蔬果賣場結帳的當下,聽到二位店員互相提醒:又來了!原來,是上個月在這裡抓到的一個女賊,今天又出現了。我心想,這未免也太大膽了吧!

那是年後不久,這個賣場傳出抓到一個當場行竊的女慣犯,因為我跟這裡的店員熟識,忍不住打聽一下當時的情形。

店員告訴我:「那個就是行不知道路的白目啦,已經來過好幾次,每次都拿最貴的水果,監視器都錄下來了!那天又來,一直走來走去、東張西望的;老闆還刻意廣播:請顧客拿了水果記得去結帳,不要直接放到自己的包包裡,沒想到她還是將二顆超大的洋香瓜放進自己的手提袋,轉身想走。老闆其實一直在辦公室盯著監視器看,忍不住出來當場逮她,竊賊一聽到老闆要報警,馬上下跪求饒,一直拜託千萬不要報警;一旁幾位婦人見狀,都為她求情,說這樣很可憐,放過她吧!這些人只會說風涼話,不知道別人損失多少!」

我問她「後來有真的報警嗎?」她說:「其實我們老闆自己心裡盤算著,報警很麻煩,哪有時間一直跑法院哪!所以最後那婦人願意賠錢,很爽快地從包包拿出450元來賠。就不是沒錢啊,幹嘛要偷!」

哇塞,今天重回這失敗過的戰場,也太令人匪夷所思了,難道又要說是精神狀態不佳惹的禍嗎?

圖/Pixabay
圖/Pixabay
分享

我居住的社區裡常有不定期、不同時的三個人出現,一個弱智的中年人,一個寡言寡語的中年人,還有一個八十幾歲的退休國小校長,他們都是辛勤的拾荒者。弱智者總騎著腳踏車、載著回收物品在街上獵尋寶物,我只聽過他跟對面的阿婆說話,但完全聽不懂他說什麼,拾荒算是他的職業也好、休閒也罷;或者說是家人讓他有一件正當的事做更貼切,至少他有寄託、有收入。

那個寡言寡語的中年人客客氣氣的,但十幾年來,我從未聽他說過話。

每次回收完,總把現場整理得乾乾淨淨的,住戶喜歡把回收物集中,刻意打電話請他過來收。

據說校長任內因幫學校蓋活動中心,但因補助款與配合款有落差,貿然動工興建,縣府要他自己負責,於是他提出退休申請,並從退休金扣留一百萬元賠償這件工事。退休後,街頭巷尾總看到他推著手拉車走來走去,退休校長來當個拾荒者,自然是引起不同的評價,想當然耳負評與酸評大於正向肯定。甚至有人猜測他是心裡受傷了,才會來撿破爛。他在繁華的街道上其實是有店面出租的,根本不缺錢。

不知道是否心裡真的受了傷,才轉而拾荒弭補,但可肯定80歲的身軀看起來是硬朗的,以健康的身體慰藉受傷的心靈,那麼他天天「走」的路程應該是很值得的呀!

監視器畫面顯現,搶學生錢財的婦人,手腳也算俐落;賣場偷水果的婦人不過30來歲。他們都是可以賺錢養活自己的人,為何以不正當手段來過日子呢?

很多事情的確不能強以二分法來論之,但所謂可憐之人必有其可恨之處,很多家屬總以犯者精神狀況不佳來脫罪,或祈求減刑,但易地而處,如果該國中生被婦人這舉動嚇得不敢上學,走在路上都要疑神疑鬼的精神崩潰呢,要找誰理論?如果你的包包裡明明有足夠的金錢,卻總想不勞而獲,平白取走別人的物品,那有何立場求別人原諒?如果人家滿足了你的困境所需,你卻想掠奪更多以滿足自己的私慾,何來原諒之請?

人生命運的幸運或不幸運,其實很難講!

如同創業與就業的選擇,自己才能決定適合或不適合,我們所需要的是決定適合自己的路後,不比較、不懷疑的勇往直前,每個人都應該為自己的人生負責。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