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又老又持久的,是我們的友情啊!

上個星期六和以前的同事相聚,她們都是我剛開始當上班族的時候認識的,這一晃眼也超過十多年了。

我們見面的時間很少,一直以來都維持著一年一聚的習慣,有的結婚生子,有的享受單身在台灣與國外飛來飛去地工作(現在疫情不明,只能先留守台灣了)。到了生日的時候,大家也不會忘記用通訊軟體祝賀壽星又老了一歲,平時我們則像斷了線的風箏沒有彼此的訊息。但總是在一年一會的時間將近,就會有人發送訊息提醒我們該相聚了。星期天大概從3、4歲的時候就跟著我參加聚會(還好她不會吵鬧),到今年星期天滿八歲了,我問她還想跟著去聚餐嗎,大人講話很無聊喔。

儘管如此,星期天仍然表示興致盎然,於是上週六我們又再度達成一年一度的女人會。

Photo by Matthew Henry from Burst
Photo by Matthew Henry from Burst
分享

一入座,大家輪流報告著自己一年的近況,然後問問共同認識朋友的消息,接下來就是談話重頭戲,每個人大吐苦水困擾著自己的問題,像是婆媳相處的眉眉角角、工作上遇到的瓶頸、孩子教養的問題,今年還多了步入中年之後興趣的培養問題,每年類似的抱怨像是第四台老電影重播一樣地反覆上演,不免俗地大家還是要發表一下自己認為最好的解決辦法,也順便自嘲一下無法改變的窘境,最終我們都會以中年日漸發福的身材困擾做為談話結尾。

今年最大的不同是我們終於決定一起減肥,看看同儕的激勵會不會更有效果一點。

聚會的時間不長,一頓簡便的午餐加上一場豐盛的下午茶,總是在我們聊得欲罷不能的時候得結束聚會,有的接著趕去接孩子、有的繼續處理公事,於是,我們又再次完成一年365天其中短短240分鐘的相聚。每年的聚會內容總像是按照編寫好的劇本一樣,每個參與演員演出平淡無奇沒有火花,但我們沒有一個人想要缺席這場每年都會上映的陳年老戲,我想那是因為這短短的幾個小時,就足夠我們重溫當年的青春正好。

大學畢業後每年固定進行的朋友聚會有兩場,一場是好同事組成的女人會,另一場則是迷你型的大學同學會。

我們在彼此最年輕、最無憂無慮的時光相識,一回首不得不驚嘆,我們認識的時間將近25年,25年是一個嬰兒呱呱墜地到大學畢業甚至當兵退伍的歲月流逝,而25年裡我們見證了彼此從陽光夢想好青年蛻變成對社會冷感對生活平淡的中年人。雖然多數的同學都住在台北,但是我們幾乎不曾在聚會以外的時間相遇過,大部分的時間都在通訊軟體上插科打諢,不然就是省錢資訊好康道相報。

同學群組的特色就是盡可能地報喜不報憂,畢竟憂愁也不想勞煩他人解決,那就報報喜事讓大家開心快樂,此外嚴禁群組裡談論正經事,國家大事更不能碰。當我心情不好時,看著大家極盡搞笑的對話,噗哧一聲笑出來心情頓時舒爽不少,大學同學的歡樂功能在此展現的一覽無遺。

雖然我們力求群組裡的歡樂版面,但是真有傷心處,平常再不多話的同學都會冒出水面表示安慰,大家像是有共同默契地同意彼此都要以最舒服的狀態,維繫著持續不易的同窗情誼。

Photo by Tyler Lastovich from Burst
Photo by Tyler Lastovich from Burst
分享

年年都有女人會也有同學會,可能會讓人誤以為我非常擅長交朋友,這可真是大大的誤會了。

我其實不懂如何主動交朋友,因為與生俱來的尷尬癌會讓我不知道該如何主動開口聊天,一直得等到彼此雙方的認識程度足夠了(所以緣分很重要,千萬不要強求),我才能正式開啟自己的聊天功能,並且聊天話題葷腥不忌,如果聊開了有時連語助都會忘我地用上了(星期天在旁邊的話,媽媽本性還是會有所節制),所以能看見我真實演出的朋友並不多,更多人被我看似冷淡並且機車的外在所矇騙,這也可能讓我錯失不少交朋友的機會。

但是就算自己身為女性,我也不得不坦承和女生交朋友真的很困難,因為你很難搞懂對方真實的心意,之所以我對女性交友有如此嚴重的刻板印象,起因是來自我黯淡無光的高中生涯。我就讀的高中是純女校制(現在好像不是了),把一群青春期心思複雜又很敏感的人種圈禁在一起真的是一場災難。

如果當時我身處的環境有男生也有女生,我真心覺得女生可能會有所節制,不至於在高中這樣一個青春年華的燦爛時光裡,把自己弄得如此張牙舞爪。剛入學面對一個全新的環境,我很明顯就是一副懵懂無知的模樣,帶著些許的擔心和同學們一起摸索這個屬於小大人的高中生活。

Photo by 周康 from Pexels
Photo by 周康 from Pexels
分享

約莫是一年級下學期,稍微熟悉的同學A跑來跟我閒嗑瓜子,突然提到了同學B,同學A神秘地跟我說,你知道那個同學B嗎?原來她已經把全班同學的缺點都點評過一遍耶,我好奇的追問同學B的批評內容,同學A看來是有點緊張,她不自覺地再次降低音量,同學A說:喔,她也有說到你喔,她說跟你不熟沒講過幾次話,但是你看起來就是很討厭。

寫到這裡,腦子瞬間回想到同學A說的這句話,我竟然克制不住地大笑了起來,現在的我可以很戲謔地覺得這位女生太有才了,竟然用看的就可以看到我骨子裡就是一個不討喜的女生(她的眼睛自帶X光嗎),因為我跟同學B直到畢業前聊過天的次數一隻手就可以數完了。

但是當時的我其實是有點失落的,並不是因為我想要和同學B交朋友,而是和她幾次短暫的交談過程中,我沒有感覺到對方認為我很討厭,雖然我覺得同學B看來有點距離,但就是一個挺有禮貌也很有氣質的女生(她後來還是音樂系高材生),這是我第一次開始覺得女生的想法其實很複雜,嘴巴上的禮貌讚美不代表著內心的真實想法。

同學C是一個家世背景都很好的女生(老師都超級喜歡這類型的學生),當然這種學生的成績通常也都很不錯。我很喜歡同學C看起來乾乾淨淨的感覺,就是一眼會讓人覺得非常有家教也很有氣質的女生。有一次同學C跟我提到不喜歡同學D的某些行為,私底下還幫同學D取了綽號,甚至在對方桌墊下偷偷把綽號寫上去,天真的我當然相信同學C是不喜歡她的。

後來同學C認為我和她小圈圈裡的部分同學太接近了(唉,有些女生真的會認為所有人都只能跟自己當好朋友),在同學C危機感的驅使下,她開始拉攏同學D,表現出自己從來沒有討厭過對方一樣,和同學D組成另一個小團體排斥其他人,高中女生對小圈圈小團體的遊戲真的是樂此不疲啊!

Photo by @thiszun from Pexels
Photo by @thiszun from Pexels
分享

我不太了解男生和男生交朋友的方式,但是女孩和女孩交朋友真得像是登高山一樣,每走一步都得再多想一點。

女孩眼睛看著你,腦子裡想的、嘴巴上說的、心裡碎念的似乎可以是不一樣的東西,你得仔細判斷好好思考。如果說和女孩交往是戀愛中追求的話,花點心思氣力解析女生的心態是需要的,但只是純粹交朋友的話真的太累了,也許因為這樣導致我的女生朋友真的不多,但是真正能交往下去,友情自然也就長長久久了。

至於男生朋友因為我大咧咧的個性,反而聊起天來輕鬆自在許多,當然這並不表示男生就沒有心思細膩的內在,而是因為我不需要也不想去推敲男生的話中有話,如果談的來就多說幾句,談不來就微笑傾聽囉!

所幸自己年輕時候朋友就不是很多,也沒有特別喜歡熱熱鬧鬧的團體活動,所以步入中年之後,來往的朋友、同學也還是同樣一群,自然不會有特別失落的感受。但是,我相信很多人在步入婚姻尤其生了孩子後,不免覺得自己和朋友似乎越走越遠了些,不再是那個電話一打全員立刻集合的熱血死黨,如果彼此又走上不同的產業,聊起天來似乎會覺得有那麼點不夠盡興。

於是,往日無所不談的氛圍因為忙碌、因為工作開始有了小小的缺口,在我們為生活拼鬥而疏於察覺下,彼此的友誼在這個小小的缺口中一點一滴地慢慢消散去。而心裡的失落感,在自己拿起手機不知該撥出哪個電話號碼閒話家常時漫溢了出來,原本想要講的話又吞回了肚子,於是我們被迫成了那個有點安靜的人。

Photo by cottonbro from Pexels
Photo by cottonbro from Pexels
分享

年紀漸長,雖然臉皮鬆了,但是我們不愛笑的時間變多了;雖然摩托車、汽車都有了,但是我們願意主動出門找朋友的時間變少了,我們都理解這就是人生啊!

年輕時KTV唱歌當分母都無所謂,現在年紀有了,我們會說不知怎麼地現在真怕吵;年輕時摩托車夜遊北海岸不怕屁股疼,現在年紀有了,我們會說今天起床連腰都快伸不直了;年輕時朋友失戀全員當然到齊,現在年紀有了,我們會說其實家家有本難念的經。

走到中年圍繞四周的朋友也許不少,但真能走進心裡的相信不多,如果現在的你身邊還有繼續保持聯絡的朋友,請好好記下他的電話和通訊軟體,逢年過節也別怕俗氣地發個簡訊恭賀一下。也許在某個深夜時分,突如其來的中年失落再度襲擊你的時候,倒杯酒拿起電話打給他吧,打給那個始終在你身邊卻不常聯絡的朋友,相信他也一直在等你,一起回憶當年美好的青春時光。

Photo by Helena Lopes from Pexels
Photo by Helena Lopes from Pexels
分享

想看站長莎拉更多的文章請到:40後的中年復興運動

延伸閱讀:致初戀,終於決定和你好好說再見。

和站長聊聊天:站長莎拉的FB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