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童人權之父最後的回憶——猶太隔離區日記:戰後我要怎麼活 ?

戰後我要怎麼活

〔一九四○—一九四二?〕

圖/Pixabay
圖/Pixabay
分享

差不多有十五個人在寫日記。我知道,其他人也想寫。我知道,這會對他們有好處,日子也會比較容易過。我還知道,他們覺得不好意思,不知道怎麼開始。

不過,幾乎所有寫日記的人,一開始都不知道怎麼寫,都會經歷一段尋找的過程。 一個人從他今天做了什麼寫起,然後他問,可不可以寫自己在想什麼。另一個人從戰前的回憶,或華沙圍城的記憶開始寫。還有人寫了很多關於孩子、朋友、整個家的事,但是關於自己則寫得很少,或是隻字不提。

只有一次,他寫了:戰爭結束後我要做什麼。 我感覺,不是所有人都相信戰爭會結束。年輕人甚至不太記得戰前的日子是怎麼過的。 他們也不是很相信,自己會長大,會變得真的很大、很成熟,就像盧佳小姐或菲列克先生一樣。 這真奇怪:菲列克先生也曾經是個小男孩,會玩耍,上三年級,去上課,有人會給他理髮,幫他洗頭。

但是有時候想想未來的事,而不只是過去的事,不是也很好嗎? 在談話中,常常聽到,這個人想要賺大錢,另一個人想當鎖匠或電工。 想的人一定更多,只是他們不好意思說。 以前我常常會問孩子,你很高興你被生下來嗎?等你結婚,你想要有幾個孩子?你想要給他們取什麼名字?你想要當有錢人,還是有名的學者? 我覺得,從這個主題開始寫日記,會是很令人愉快的。

戰爭過後我要做什麼?我要住在波蘭嗎?還是出國?要去哪裡?我要住在鄉下還是都市?小城還是大城?我想要一天賺多少錢?我的公寓、房子、院子、花園要長什麼樣? 我會在工廠工作還是自己當老闆?我要在商店裡還是作坊工作?在城裡還是家裡? 我未來的家人是什麼樣?我想要一個人住還是和妻子一起住,和兄弟姊妹住,還是和朋友一起住?

我會結婚嗎?我要等很久才會找到老婆嗎?她應該要是什麼樣?和我同年,比我大還是比我小?我想要有錢,還是非常有錢?我會一夕致富,還是得一分錢一分錢慢慢累積?我要先買什麼、後買什麼?還是全部一起買? 我會吃什麼?穿什麼衣服?我想要有多少衣服,又是什麼樣的衣服?我會讀什麼書?我工作閒暇要有什麼休閒娛樂?

我週五晚上會做什麼?週六我會做什麼? 我希望我的兄弟姊妹(如果有的話)還有我的媽媽及阿姨(如果還活著)過得怎麼樣? 我希望我的願望一下子就實現,還是我寧可耐心等待,讓它們一年一年地逐步實現? 我和我的家人夏天要如何度假?我會回去探望「孤兒之家」嗎?我會寫信給遠方的朋友嗎? 我人生最好的時光會是什麼時候?是我二十歲的時候,還是三十歲、四十歲? 人生中,我會和什麼樣的困難纏鬥?我想要有冒險嗎?還是平淡度日,不換公寓、鄰居,也不改變生活方式?

圖/Pixabay
圖/Pixabay
分享

這樣思索未來的時候,有人會把他的想法當成計畫,有人會當成夢想。 夢想比較有趣,但計畫是一定會實現的事。 因為我會長大,我會終於成為一個成人,我會工作、賺錢,我一定得買些東西,找地方住,有衣服穿。

在基輔的幼稚園,有個老師給孩子出過這樣的作業:「當我長大,我要當什麼?」 有一個男孩寫:「我想當巫師。」 其他的孩子開始笑,但那孩子很有智慧地回答:「我知道,我不會當巫師。但是老師叫我寫,我想要當什麼。」

看更多 網路與書出版《柯札克猶太隔離區日記:兒童人權之父最後的回憶錄與隨筆》

圖、文/網路與書出版《柯札克猶太隔離區日記:兒童人權之父最後的回憶錄與隨筆》
圖、文/網路與書出版《柯札克猶太隔離區日記:兒童人權之父最後的回憶錄與隨筆》
分享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