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經國紅境一遊:關於蔣經國的第一任女友

蔣經國的第一任女友

蔣經國對於中山大學生活中隻字未提的,是一件最轟動的事,就是十五歲的蔣經國有一段政治不正確的戀愛關係,對象是「基督將軍」馮玉祥的女兒馮弗能。這場戀愛並不是中山大學校史上以及中蘇關係史中的一個趣味小故事,反而是在中山大學校園生活中,具有歷史性的意義。

中山大學校長拉狄克在職時,正處於他一生中最浪漫的一段戀情中,而校園風氣也受了他的影響。

拉狄克是有婦之夫,但他戀情不斷,此時深愛著拉里莎.芮斯娜(Larissa Reisner)。據稱芮斯娜是一位迷人的革命者,她的美貌能使托洛斯基和列寧等人予以盛讚,也引來史達林的惡語嘲諷。拉狄克為芮斯娜拉里莎在校內安排了一份教職,教授俄語和俄國文化。

其實校內許多俄羅斯老師都是頗為年輕的女性,她們的「態度和教學方法既溫暖又積極」,就如一名學生所回憶的,這代表「俄語能夠進步很快」。

前總統蔣經國。(本報系資料庫)
前總統蔣經國。(本報系資料庫)
分享

這些日子對拉狄克來說或許是一段甜美的插曲,主題就是中國革命和芮斯娜。拉狄克全心投入中山大學的校務,大量學習和中國相關的事情,學生們都對他廣博的學識和即興演說的技巧印象深刻。有了拉狄克,學生們彷彿自己就像有了專業革命家的領導,覺得這位老師是真的關心中國和中國革命。

在政治上,拉狄克與托洛斯基走得非常近,這件事對中山大學的學生影響甚鉅,導致其中有些人成為了忠實的托派分子。

拉狄克還鼓勵學生在個人生活中效法他的身教。起初校內沒有男女混住的宿舍,所以拉狄克指定了一個特別的房間,據稱是為了給校內的夫妻檔學生使用。但很明顯任何情侶都可以進去談情說愛。後來有一位反對「特別閨房」的學生抱怨說,中山大學的學生變得「有傷風化」。

即使回到中國之後,這些革命者也將愛情與革命混為一談,探索新的男女關係,同時也實驗新型態的政治。在中國學生出國前,就已經把革命典範俄羅斯高度浪漫化。一到俄國,他們發現人們爭論著在共產主義下愛與性的適當定位,這個問題在共青團會議和蘇聯媒體上都被頻繁討論,話題從獨身主義到自由戀愛不一而足。

中國學生在莫斯科所發生的愛情故事很快就傳回了中國,讓還在家鄉的年輕革命者可以用具體的文字,把「莫斯科」與「刺激的戀情激動人心的浪漫故事或隨便的性關係」聯繫起來。

中山大學就是中蘇戀情最鮮明的原始起點。儘管中國男性和俄羅斯女性之間有發生戀情,但許多時候中國學生也彼此墜入愛河,或者隨性發展一段情。而蔣經國與馮弗能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兩人看似是在共產國際戰略會議當中被撮合起來的,因為當時正全力拉攏馮玉祥加入國民黨陣營。

一九二五年間,馮玉祥花了好幾個月在莫斯科和共產國際打交道,他帶著女兒馮弗能同行,然後把女兒留在當地就讀中山大學。

馮弗能在莫斯科念書時年僅十四歲。她既貌美又很會調情,當蔣經國不在她身邊的時候,她寫信給蔣經國,在信中嘲笑蔣經國「失戀」,又提到許多男生對她有意思,和她「鬼混」,並建議蔣經國學一下她的朋友,交個外國女朋友。比起政治,馮弗能對於與蔣經國的戀情更感興趣;比起政治或學校的功課,她對於和蔣經國出去吃飯,或聽他介紹他看過的電影,總是感到更加興奮。

圖說:在莫斯科的蔣經國。國民黨中央黨部文化傳播委員會黨史館提供。(出自:《紅心戀歌》,遠流出版)
圖說:在莫斯科的蔣經國。國民黨中央黨部文化傳播委員會黨史館提供。(出自:《紅心戀歌》,遠流出版)
分享

然而在中山大學,這段關係卻難以維持。就如馮弗能所回憶的:

入學之初,不管我父親送我來此所為何故,我的重點不在學習政治,而是達到我自己設定的目標(學習俄語和其他事物),但是學校生活都方方面面都與政治脫不了關係,不管你多想擺脫政治,你連睡覺的時候都會夢到它。

馮弗能在中山大學的經驗以及她與蔣經國的關係,突顯了蘇聯關於中國統一戰線的概念,在先天上就是很緊張的。

儘管馮弗能和其他的年輕女性都不是政治人物,但她們出現在中山大學裡,代表蘇聯為了務實,只能接受一些禁忌。同時這些女性也感受極大的壓力,必須屈從於政治。有位年輕女性記得,她隨父親初抵莫斯科時,留著長髮及腰的辮子。

開始上學之後,其他頂著共產主義式鮑伯頭的短髮女性常對她竊笑,而她也忽然覺得,要整理那麼長的頭髮相當麻煩。於是在獲得父親同意後,她將辮子給剪了。

但女性在那裡只是陪襯罷了,校內的男性才是蘇聯真正的目標。雖然共產國際並不一定想要讓她們改信共產主義,不過校內的氣氛卻讓她們感到喘不過氣來。

連她們在個人事務上都能體會到統一戰線的模糊標準:可以閱讀小說嗎?可以留長髮嗎?可以讓男生追嗎?還是該剪頭髮並閱讀《真理報》?當蘇聯承認中國革命必須以中國的國族優先之時,蘇聯是認真的嗎?抑或這只是一種話術,想要掩飾明顯的國際共產主義進程?

如果後世的歷史學家在閱讀了大量晦澀難懂的文獻和意識形態鮮明的廢話之後,仍然無法判斷蘇聯是否是認真的,那麼在一九二六年時,天真爛漫的馮弗能才十五歲,真誠老實的蔣經國才十六歲,他們怎麼可能會了解?

文:伊麗莎白.麥瑰爾(Elizabeth McGuire)/遠流出版提供

看更多 遠流出版《紅心戀歌:20世紀兩場革命中的跨國愛情體驗》

圖、文/遠流出版《紅心戀歌:20世紀兩場革命中的跨國愛情體驗》
圖、文/遠流出版《紅心戀歌:20世紀兩場革命中的跨國愛情體驗》
分享

延伸閱讀
回應